10月15日,中共新党魁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北京文艺座谈会,72名为中共“舔屁股”的文学及艺术家参加,从中宣部的媒体报道规格和各地贯彻学习习讲话的规模,大有超过1942年毛泽东发起的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势,习近平似乎有毛泽东的派头。当然,这样的座谈会除非加强洗脑作用之外,毫无价值。而幕后具体承办这一座谈会的则是中宣部指导,文化部具体操办,包括把中国作家协会主席铁凝从出国访问的半途中叫停,把冯小刚、陈凯歌、莫言、陈道明等名人找来,甚至还有网络作家周小平、花千芳入围,中宣部副部长、文化部部长蔡武功不可没。本文对此次所谓的文艺座谈会不予评价,而是对中共洗脑工具第一部——文化部的洗脑功能进行剖析,让人们一识文化部的真面目。

中共文化部是怎么样的一个“怪物”,听我娓娓道来:你要去的图书馆,归文化部管;你要去的博物馆、文化馆、展览馆、美术馆、文物馆,也归文化部管;你要去的网吧、画廊、书店、影院,也属于文化部的审批范围。至于文联、作协、戏剧组织,歌舞团、歌剧院、京剧院、评剧院、艺术院等文艺表演机构,电影学院、戏剧学院、美术学院、音乐学院等各种艺术高校,统统归文化部主管——连中共办公场所中南海,以及故宫等文物的所有权,也都属于文化部所有。

如果说,发改委是小国务院,那么,文化部就是国务院的另一个发改委。文化部还有自己的一支执法队伍——主要针对政治异议图书的所谓扫黄打非执法总队、支队、大队,其基层职能主要集中在各地县的文化局文化执法大队,是文化领域的文化警察,够张狂的吧。

我认识的一群老右派,自印一些内部交流的《往事微痕》小册子,到邮局作为印刷品邮寄,印刷品每一百克重邮费约为两元钱,比较便宜,可邮局对邮寄印刷品都要开封检查,发现内容有江泽民如何如何祸国殃民字样,就禁止邮寄,并举报到文化局文化执法大队,于是执法人员到邮局找老右派们扫黄打非来了,扫黄是假,打非是真,即打击任何有不利党国统治的非法言论、非法出版物。正如医院妇产科和计划生育执法局捆绑在一起一样,邮局也成为文化局扫黄打非的一个监控窗口,一旦有反动出版物,一律查扣,甚至罚款,严重了不但移交公安拘留,还会被判刑。针对非法出版物的罪名是非法经营罪,广州异议人士郭飞雄曾作为民营书商与出版社合作出版图书被当做非法经营罪判刑,基督教信徒蔡卓华曾因自印《圣经》送人而被扣上非法经营罪的大帽子,判刑六年。当局对待政治反对者、异议人士,要么是非法经营,要么是寻衅滋事,当局轻易不用颠覆罪、煽动颠覆罪来对付政治犯,因为一般刑事罪名是为了证明这些被控之人本来就是坏人,不是好人,严重污名化和丑化,可见其用心良苦。

最早的文化部,是中共重要的意识形态部门,统管文化、艺术、新闻出版、图书发行各环节,由小说家茅盾(沈雁冰)出任部长,后来茅盾被洗脑了,识时务,以少说话、说好话为俊杰,比如茅盾公开为共产党的党文化辩护,他说“中国的革命艺术从来就是反对帝国主义的强有力的武器”,“文革”后他还为《毛泽东选集》的发行赋诗歌颂,美其名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讴歌“文艺的春天已经到来了”。但是,当中共需要反对所谓资产阶级自由化时,他又代表党说话,“我们有许许多多的人言论自由,但是如果有人想反对社会主义、为我们的敌人说话和散播资产阶级思想,这就意味着他们是为敌人讲话,就要对他们加以限制”。还有著名的作家曹禺、巴金、艾青等等,以及后来的部长王蒙,都是被党文化洗得服服帖帖的,王蒙也说过在共产党领导下,“文学的黄金时代到来了”,他这样说因为他们害怕被党遗弃,“当官不为党做主,立马回家卖红薯”。有人说王蒙1989年“64”后借口生病不去慰问戒严部队,或许是他的良心发现了,装病,结果还是被党抛弃了,王蒙后被免去文化部长职务,换一个更老更左的中宣部副部长贺敬之接任——但至今王蒙都没有说明自己当年是真生病还是假生病,至今他都是中共党员,都在享受文化部专车、专职秘书的党的高级干部待遇。

当然,文化部就是中共的洗脑部,不但给别人洗脑,还给自己洗脑,“文革”期间由江青、张春桥的“上海帮”控制文化部,弄出一些“革命样板戏”:“文革”后的文化部长由武官黄镇和“党的喉舌”新华社社长朱穆之出任。王蒙之后,几乎每一任部长都不外乎是党的忠仆,比如最近几任部长,都是中宣部副部长兼任,部长也不再是作家出身,而是改为政客出身了,如刘忠德、孙家正、蔡武等,文化部其实早已是中宣部的另一个牌子。

我记得文化部有一次换届,是在2008年3月“两会”上,原部长孙家正退二线,升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山西省长于幼军调任文化部出任副部长兼党组书记,等换届时接任部长职务。没想到人大表决前一晚,出事了,于幼军被举报到政治局常委会成员的案头——这不是一般人干的,其缺位由中宣部副部长、国新办主任、原团中央常委蔡武出任。事发突然,于幼军的部党组书记随后也被免去。大约有一两年时间内,被暗算的于幼军不问文化部的事务,一个人躲在北京图书馆即国家图书馆看书,国家图书馆由文化部主管,正部级的于幼军在图书馆有自己的专门办公室,有自由的活动范围,他想看什么书,都有人为他送来,简直是国王的享受。要知道,国家图书馆向来狗眼看人低,北京某高校教授为了到图书馆借书、查资料,图书馆百般刁难,要介绍信,要查阅费,要复制费,甚至快到下班时间还不予接待,原因只有一个,图书馆是为领导服务的,不是为读者服务的,这名教授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奈写成读者来信发表在南方周末报上。被舆论监督了,国家图书馆挂不住面子,相应作了一番诚恳的认错,结果还是我行我素,你要图书馆复印资料,依然高收费,为了高收费,不让读者复印,要扫描,说是复印破坏书的纸张,可是扫描更是通过电子设备高温处理,难道就不怕破坏图书纸张了吗?纯粹是为了高收费而巧立名目而已。

这还算小事,假如你是部长的秘书,陪部长来到图书馆,大小馆长都会蜂拥而来,秘书也跟着沾光,官员可以享受机场般美女接待的服务,若想在中国的图书馆享受到体面、有尊严的服务,若想一路绿灯,只能先当官,否则他们给你的折腾够你受的。

再说文化部系统的作家协会,它并不是真正的作家组织,而是政府的第二个机关,养了多少名作家,经费每年都有几个亿,网上都有实名举报反对国家财政养养一群没用的作家,却没有下文,因为这些都是洗脑经费,余秋雨等作家们乐于说出“替党分忧”、“党疼国爱”这样肉麻的话,不都是烧钱烧出来的吗。

还有,文化部下属中国艺术研究院,当莫言还没有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这里没有他的位子,一旦获奖,机会来了,艺术研究院成立了莫言一个人的文学院,仿佛他获奖是文化部艺术院的功劳,李长春纷纷发表贺信,部长、院长马上很有面子。由文化部副部长兼任艺术院院长的王文章,更是面子很大,出门开会带着莫言撑场子,莫言的关系也正式由检察日报社转入该院,不知多少经费是打着莫言文学院的旗号拨下来,恐怕只富了几个人,但对于文化艺术繁荣无丝毫真正的投入。

莫言来了,余秋雨也来了,范曾也来了,余秋雨在该院有了秋雨书院,范曾是该院的终身荣誉教授,可是那些敢于直言的人呢?结果很惨,如《零八宪章》首批签名人、艺术院研究院吴祚来、张耀杰等专家、学者,著作一本比一本分量重,文章越写越精彩,可却因为政治异议的缘故被离职、被除名、被下岗。对于王文章院长来说,大家一起相互洗脑相互发财可以,但不能一起反洗脑,反洗脑的结局就是被扫地出门。王文章本人在艺术研究院一把手位子上掌握实权十五年,其间兼任文化部副部长,任满五年后又继续专职当院长,仿佛艺术院就是他的私家家产,他说了算,张耀杰被下岗就是因为2006年某次会议上在言语上说了真话被认为冒犯了王院长,停职至今,七年工资损失至少在五十万以上,现在只能领生活费,还不能恢复上岗。当然,王文章经营确实有一手,地方政府热衷文化获奖,所以中国艺术研究院每年都有大批进账,年年超额。为了拉拢部里的关系,或者是保住职位延时退休——因为快到退休年龄了,王文章出面为文化部纪委书记、中纪委委员李洪峰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反腐败的纪委书记业余爱好画画,还能举办个人画展,花费多少钱,买卖了多少画作,有多少利益输送,若说出全部真相来,恐怕是新版官场现形记中的“天下奇闻”吧。

文化部和发改委一样,权力失去监督,腐败一样突出,一样严重,网上可查的文化部系统的举报铺天盖地,更有甚者,艺术研究院内部员工举报该院一名副院长,却是院里开车出身,从一名驾驶员混成了副院长,为什么呢?因为能创收,能经营,是个弄钱好手,是文化部最稀缺的人才。

文化部艺术研究院生财有道,除了各种书画院招生、博导、培训之外,还有哪些权威甚至垄断的“经营项目”呢?该院的另一个牌子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心办公室,某些地方为了荣誉和旅游、宣传、广告的需要,常常攀比,以进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列为荣,而该名录必须由该院命名。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利益输送,恐怕一言难尽,因为某些地方政府以获得国家认可的牌子为荣,如中国书画之乡、中国民间艺术之乡、中国黄梅戏之乡、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所在地等等,还有各种全国性的戏剧奖、民间艺术奖,比如代表长篇小说的茅盾文学家,和代表各类文学作品的鲁迅文学家等等,都与文化部有关,也与中国艺术研究院相关,文化部的另一个牌子就是中国艺术研究院,所谓跑部钱进就是这个道理,发改委是主管经济项目的立项,文化部则主管文化项目的立项,不打通关系,怎么会有好的回报?

这样说来,文化部文化腐败更为惊人,可因为“上面有人”的缘故,因腐败被抓的官员几乎没有,而发改委就不一样了,副主任抓了好几个,该委价格司几乎全军覆没,这是因为上面失去了保护伞。那么,谁是文化部的保护伞呢?只能靠拼图了,现任文化部长蔡武曾任团中央常委,主管文化部的国务院总理和分管副总理李克强、刘延东都是团派,现任中宣部部长刘奇葆也是团派,前任总书记胡锦涛也是团派,前任中办主任令计划也是团派,国家副主席李源潮也是团派(曾任文化部副部长),政治局常委中还有主管意识形态的前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也是团派,这样拼图就可以理解了,不是团派的于幼军最后没能出任文化部长就容易理解了,上面有靠山,腐败就是自热而然的事情,俗话说,兵倒倒一个,将倒倒一窝。一旦靠山失势,那个结局就不妙了。这就是中共文化部被称为“怪物”的一个真相。(完)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4年10月2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