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也许无双

Share on Google+

当人们固执的认为世界只需要一个梵高,而他就是人们眼中的那个只会模仿既没创意更没价值的第二或第三甚至第一百个梵高,他的画注定一文不名;当一次画展他会.,女友的画一幅不剩的被人买走,而他唯一展出的一幅他认为的天才作品却无人问津;当整个世界无情的对他说不,当所有的结局都不指向未来,只有他女友说不清为艺术还是为爱情还是什么都不为的在风中凄凉的徘徊,在夜晚孤寂的守候,在梦中无望的漂浮??于是在一个念间,他用打火机点燃了自以为不可一世的画。

这把火烧毁了一幅可能成为未来名画的天才作品,也烧毁了青年艺术家的天才梦,同时烧毁的还有他和她脆弱的爱情。火光熊熊烈焰黄昏,他女友的唇在颤抖,心在滴血,泪水倒流。

当颓废的他告别天才性创造去临摹世界级传世名画,当一幅幅完美无瑕的仿制品调戏了所有品画师,当这个世界已没人敢对他的真实性想到怀疑,终于另一个天才发现了天才的他:于是手绘美钞:他俩心照不宣一拍即合立即滚动。就像探险家发现了颠扑不灭的真理,思想家发现了生死不顾的主义——于是上帝装睡,美人离场。

能把500年前丢勒的作品仿制的让整个历史望而却步的一定亳无争议的天下无双;能把美钞从图案到油料再到水印仿制的甚至验钞机器都读不出未来的,早已脱离凡胎凌空涅槃;能让一个女人的风月无边单飞,至于这女人是真她还是假她,这张床上的她是不是曾经梦里的她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眼前的美人客观真实风情万种,我们水乳交融绝地欢情。

男人: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女人:你觉得我能拒绝你吗

当这个世界一切都是假的,梦中的情人也可能造假,当这个世界一切都是真的,所有的罪恶全是真的。许多时候我们看到的真实比虚假的蜃楼可靠,但有时,一个不真实的旧情人会比梦中的真佳人更加解渴。

也许吧,这世界只剩下也许了。

2018-11-02路上

阅读次数:51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