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所谓影子及其他

Share on Google+

进入21世纪的中国电影自“英雄”一片首次使用剧场型离间效果,弱化情节淡化故事,大尺度强化视觉声浪重视场景喧染,运用表现主义多层次泼墨,植入当代存在主义艺文观??中国电影从“英雄”开始便告别僵硬教条的现实主义走向主题的模糊性和结局的可参与性,所谓英雄怎么定义如何佳人不重要,现代电影重在演绎,一如抽象主义绘画重在表现,邂逅的情侣只认当前。

和那年的“黄金甲”“夜宴”题材相近演绎迥异,今年的“影”和“无双”都涉及到替身影子。前者的主题即“影子”,最后是影子主宰真身直到君临天下,后者对“影子”闪烁其辞,却在隐含他界有道。其实所有的影子都在暗示并饱含象征甚至图谋未来,只是不小心闪了腰的,往往是月光下的迷情。

曾经的败军之将依靠自己的影子去挑战对手,就像一个人输了王道却寄情于山水以为天下归心,诸葛孔明一生的差不多所有胜算都离不开阴阳八卦,整个三国史就是一部装神弄鬼的阴损史,包括阴招连连最后一统天下的司马家族。

如果敌方是无边的烈火女人就是漫天的雨水,以女人妙曼的身形可以化解敌方的盖世阳刚,以沛伞的娥娜多姿尽可横扫千军,当一个败军之将战无可战时,女人的阴柔可为他遥指江山收复失地匡扶未来,如果天地造化神秀有望,如果未来可指或者梦走麦田。

当年的自由主义信徒吴晗为了一个女人去相信激进革命最后客死草场,而他的那个女人为了心中的主义相信了战火中的爱情最后为她的激进革命以殉艳情。然这部电影里的一个男人让自己的女人和自己的替身影子肌肤相亲幽通衷曲,为的是一洗昔日的败军之耻——在美人和江山之间,中国男人更多的选择是后者而不是前者,除了老酒葫芦和老酒葫芦们。

当影子是影子时,影子只是影子,当影子成为真身时,真身就是影子。女人或者属于真身,或者属于影子,或者都属于。而男人,貌似他的身后有许多个女人,真实能用的也就一个,其她的都在风中摇曳,所谓水墨归隐红颜堪扶,人间待妖。

在色彩斑澜的年代拍出黑白电影,在多维的奇幻世界这部电影黑白有道,张艺谋开了个头,一幅幅水墨大写意,还没泣鬼神就已卸了盔甲乱了纲常,这片黑压压的云很低,这个故事总在意外,以及意念的暗火和静静燃烧的风,还有昼夜肃杀的企图。

2018-11-07美兰湖

阅读次数:7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