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情况通报

Share on Google+

2018年11月7日早上约10点前,谢阳律师、常伯阳律师、卢廷阁律师、许艳,到达徐州市看守所。

因一直不让辩护律师常伯阳、谢阳律师会见。起诉澎湃新闻的代理律师卢廷阁律师和我签了辩护律师的授权委托书,去要求会见。警号030919的警察,看了手续后不予卢廷阁律师会见。理由是已经有二个律师去会见。

三位律师拿出可以会见核实的法条给工作人员看,也不予律师去会见核实。努力再三,卢廷阁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依旧不予会见。

卢廷阁律师然后拿出起诉澎湃新闻的民事代理委托,要求会见余文生本人签民事代理授权委托,徐州市看守所也没同意会见。见一下余文生只是民事委托签个字,也不涉及案件情况,为什么也不让见?

下午,律师和我到达徐州市检察院,查询余文生律师案件情况,因为不让律师阅卷,我想与余文生案办案检察官与公诉处处长见面,也没见到,所以案件内容不知道。只能问了问案件程序。检察院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查询后得知,余文生律师案件延期至11月20日,让我11月20日再查询。

这次,工作人员给我写了一个检察院电话,说到时打电话查询就行,不要再跑一次现场查,给我的感觉是,他们也发现我和律师这边为了得到一点点余文生案件情况,每次花数千元开支去徐州,他们有些不忍心了,所以给我留了个电话。对此心里还有点“小温暖”似的!

11月7日,我也在徐州市看守所给余文生存了1000元钱。希望可以让余文生律师花钱。

在徐州市检察院,我们也向徐州市检察院工作人员说明,二个官派律师的委托手续是徐州市公安局转交的,也是在公安阶段签的,余文生律师是公安抓的,又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过,他都遭到什么情况?有没有酷刑或酷刑威胁下签订?不得而知。而且余文生律师在自由状态下时录过视频,不会解聘我请的辩护律师。

我和律师对之前余文生律师在公安阶段签的委托官派律师的行为,是否是余文生真实意思表示?是否在酷刑或酷刑威胁下签?表示怀疑。所以为了展示法律,公信力,请具有监督职责的徐州市检察院,在案件已经到达检察院阶段的现在,让余文生重新签委托官派律师的授权委托书,否则,之前的公安局阶段行为根本不可信!徐州市检察院工作人员没有回复。

最后感谢所有对余文生律师案件给予关注与帮助的大家,谢谢。

709家属许艳
2018.11.8

阅读次数:12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