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港人治港”新品种:爱国港人以干部思想治港?

Share on Google+

2018-11-15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近日会见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明有四点要求,其中香港要更积极主动参与国家治理实践,如果意思是以大陆施政模式治港,治港方针就十分简单,不外是政治收紧再收紧,发挥维稳的功能,同时经济规划再规划,加强政府的作用。

其实特区政府早已归心,不断朝集权的方向走。政治上,林郑政权尽心尽力,取消刘小丽参选资格,甚至她表明效忠《基本法》,选举主任单凭感觉,不提证据也不让她辩白,总之要拉她落马。又如踢走香港外国记者协会副主席马凯,不怕国际传媒炮轰,也不惜损害国际声名,以报马凯坚持*主办“港独”论坛的一箭之仇,并起杀鸡儆猴之效。

由此足见,执政者用尽现有法律权力,甚至有可能超出权限而被当事人司法覆核,也在所不计,以杜绝政治不正确的声音。

在政治体制上,小圈子推选行政长官确保北京可钦定人选,而保护小圈子利益的功能组别代表占立法会一半议席,加上比例代表制的直选制度,让社会上少数人的代表占去议会的多数议席,成为替政府保驾护航的保皇力量。

更可恶是,特区政府在人大常委释法的护翼下,以宣誓就职不符要求为由,取消了多位民主派议员的当选资格,使民主派议员占地区直选议席由多数变成少数,从而轻易改变议事规程,令议员对政府施政的质疑受到诸多限制,政府自此予取予携,财政拨款、法律制订一一通行无阻,立法会已沦为橡皮图章。

经济治理方面,中国模式是做大国民生产总值,其中大搞基础建设更是指定动作,有时明知是政绩工程亦在所不计。

特区政府其实早已有样学样,由港珠澳大桥到高铁,都是高估需求、低估成本的大白象工程。到了林郑,不但不甘后人,更是变本加厉,提出更大规模的跨年代计划。上月她宣布填海造地1700公顷,不顾气候变化,不计成本效益,也欠缺具体规划,不作财政预算,亦不作公众谘询,便一锤定音,仓促上马,深得大陆式治理的精粹。

尽管过去一个月来,政府及亲政府团体用尽九牛二虎之力宣传,出动天皇巨星刘德华为政府填海站台也于事无补,支持率仍然停留在四成以下,反对者近一半,而支持以其他方式开发土地,如收回棕地、发展粉岭高尔夫球场等,则继续高企不下,达到七成左右。

可以说,四成人支持填海已是十分难得,原因简单不过:一是填海只流于空洞的口号,它对市民有何好处,根本无法说明,与港英当年新机场十大核心工程计划不可同日而语。二是政府没有解释何以不先行发展棕地和高尔夫球场,日后又如何,是否一切保持现状,还是另有所图,亦欠缺一个说法。总之,政府眼中,填海计划要么支持,要么反对,政府重视的是宣传,不是说理。

空洞无物的内容,加上贱视民意的态度,填海注定是不受欢迎的计划。但她要硬闯又如何?民望民心都不见得重要,林郑只要继续保住北京对她的信任,就能取得建制势力在议会内外的支持,到时要法律有法律,要公帑有公帑,当然还有对林郑不会哼半声不是的警队支持,政权紧握手中,大家莫奈之何,这岂非正正是大陆式治理的实践吗?

林郑虽然在政治和经济都逐步大陆化,但习近平看来还不满意,所以才要求她更“积极主动参与国家治理实践”。

眼下中国的治理实践,是政治上彻底消除异见,巩固思想控制,经济上加强国家监督企业,增加中央对经济的操纵力量。因此,林郑进一步大陆化还大有空间,而且内容已经写在墙上。一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以言入罪,帮助国家打击政治异己;二是大可罔顾民意,大洒金钱于填海造地,向国企年年进贡大量工程费用;三是全面运用立法会权力,一面放水,基建工程源源不绝,一面严刑峻法,加强管制民间社会。

这些恶梦若不幸成真,林郑所谓进一步参加国家治理实践,就是以大陆管治手法处理香港内政,“港人治港”又演变为爱国港人以干部思想治港,过去一国下两制并存的香港,不变形不走样才怪。在此历史关头,林郑还是如常乐意接受中央发给的任务呢?

——

*指香港外国记者会在8月邀请香港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在午餐会上发表演说。

RFA

阅读次数:2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