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咏梅:王怡牧师:一个勇敢无畏的人

Share on Google+

王怡2009年11月在香港的《劳改制度下的中国》讨论会上发言

王怡2013年在独立中文笔会颁奖礼上发言

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和他的妻子蒋蓉因为主持家庭教会12月9日被当局抓捕后,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因这条因言之罪的罪名中共判刑很重,刘晓波当年判刑11年,而且未能活着走出监狱。令人很为王怡夫妇担心,但从王怡被捕前的声明来看,他显然有心理准备,是甘心背负十字架,为言论自由和宗教自由而接受牢狱之灾。

在我见过的人当中王怡大概是最勇敢无畏的人。

记得有年他经过香港,来《开放》杂志和我们见面后,拉着行李要过海关到深圳,上火车时他手拿一本开放杂志。我特别叮嘱他过海关时把杂志要收起来,记得他回答我的大意是,这是一本杂志,又不是什么非法的东西。就这样,他真的手持一本被中共当局认为的反动杂志泰然自若地走过罗湖桥。

极权专制统治人民一个最重要的手段就是制造恐惧,抵抗强权就是要克服我们内心的恐惧。而王怡就是一个克服了恐惧的人。如他在被捕之前所写的信仰抗命声明:他对一切社会政治的权势,不存畏惧之心。

王怡成为牧师之前,在成都大学教书,无论是对校方还是他的学生,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理念。他在课堂上大讲自由主义,从不讳言自己反对专制主义的立场。他任教的班上有共产党员学生,这些学生有可能向校方告密他,他也从不收敛词色,据说有党员学生家长到学校投诉,说他歧视共产党员学生。甚至在每年呈交给成都大学校方的年终教师自我评中他也坦荡地写道“本人反对专制主义,是持温和的自由主义立场的知识分子。”(大意如此,具体措词可能有出入)这在中国大陆恐怕没有第二个大学教师曾如他这样坦荡无惧。

王怡主持秋雨教会之后,因为坚持家庭教会的原则,不与当局合作,被当局刑事拘押成为家常便饭,仅2009年下半年就被刑拘了4次。2010年圣诞平安夜被刑拘后,与一个小偷和妓女关在一起。我看过一个视频,某次警察又上门来,王怡从容应对,不卑不亢。

王怡如此的择善固执无所畏惧,但他对同学、朋友、教友却以脾气好著称,他又长一张令人不设防的娃娃脸,性格可用温润如玉来形容。2006年他来香港,临上飞机前,我们抓住他在开放杂志做访问,虽然担心误机,但他仍然很耐心地回答问题,一点没有厌烦和焦躁的神色。

王怡当时在中国是才华横溢,名满天下的青年宪政主义学者。读他的文章,没有人不佩服。据说中国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李慎之读了他的文章后非常欣赏,立即要朋友介绍认识王怡。王怡是独立中文笔会会员,05年他参加在斯洛文尼亚举行的国际笔会年会所作的大会发言《我们不是作家是人质》,开放杂志老总金钟读后,不停赞叹是“大手笔之作”,然后在杂志上全文刊载。听说王怡皈依基督教后,我们很想知道这位才华骄人的青年学者为何会有这样的选择。

2013年独立中文笔会在城市大学举行颁奖礼,恰好他在香港参加教会活动,因此也参加了我们的讨论会。见到他,我半开玩笑地说,他信基督教后,基督教多了有力的声音,但有关中国宪政方面的讨论少了一只健笔,我们不信教的人非常怀念过去的王怡。对我这番略显冒犯的话,他听了也只是温和地笑一笑。

因此王怡的无所畏惧,不是要逞什么匹夫之勇,或表现什么英雄主义。而是源于他内心精神的强大,是他对极权专制主义的极度鄙视和他对自由主义精神原则绝不打折扣的坚持。因此他的教会无论受到多大的高压,他个人面临什么样的牢狱之灾,他都拒绝与强权妥协,要坚持他百分之一百的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为此他愿意承受任何代价。

王怡曾草拟了一份文件,表明家庭教会面对中共迫害要坚持的14条原则:1,不停止教会的公共聚会;2,警方不以正当程式非法执法不予配合;3,不接受不服从当局对教会及其聚会的取缔查封解散等决定;4,不在官方送达的任何迫害教会的文件上或审讯记录上签字;5,被拘押时零口供;6,拘押中要求阅读圣经;7,不认罪、不悔改,不寻求、不同意免于起诉、缓刑、监外执行、假释、取保候审、监视居住等任何建立在有罪认定基础上的被释放的方式;8,不服从思想改造;9,不缴纳罚款或罚金;10,不接受剥夺政治权利的附加刑;11,坚持传福音;12,不接受剥夺政治权利的附加刑;13,不上电视,不与官媒接触;14,要求公开审理。

我想,王怡现已陷入中共黑狱,这就是王怡现在中共狱中的立场。他在这份文件中还说,“一旦我被刑事拘留,要么直至判我坐牢并执行完毕,要么将我无罪释放,绝不为第三种中间状况留有妥协和交易的地步,除非警方以残酷的刑讯摧毁我的健康和心志。”

王怡被捕48小时后教会公布了王怡这份信仰抗命声明。他在声明中说:

“无论这个政权对我加以怎样的罪名,泼以怎样的脏水,只要这罪名指向我的信仰、写作、言论和传教行为,那不过都是魔鬼的谎言和试探。我将一概予以否认,服刑而不服法,伏法而不认罪。

使我妻离子散,使我身败名裂,使我家破人亡,这些掌权者都可以做到。然而,使我放弃信仰,使我改变生命,使我从死里复活,这些世上却无人能做到。”

读到这些掷地作金石声的文字,眼前浮现起王怡那温和大男孩的形象,再想到他正开始面临的无尽苦难漫漫长夜,以及刘晓波悲壮的结局,忍不住流下泪来。

2018年12月13日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12/14/2018

阅读次数:2,36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