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留下桀骜不驯的长相
三首诗,一把大胡子
从弄堂里窜过1961、1974年几个早晨
数不清的八十年代炊烟
抽掉多少烟!跟多少外省、本地的流氓天才、诗人
说过多少玄妙的疯话
然后,才弄懂秋天通过人的肺叶止咳
完成的使命
上海的星空宛似四马路口的法国梧桐
他才显露手机上的黑白遗像(炭笔素描)

2018.12.13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