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松:角斗士

Share on Google+

——在重庆沙区公园“烈士墓”前

科洛西奥野蛮的角斗,
曾使我毛骨悚然。
但我想那可能是远古的传说,
但我庆幸这是20世纪文明古国。

平地一卷狂风,
堆起千坡荒墓,
一抹夕阳血红的残辉,
烧遍了古老的山河。

我全身一阵哆嗦
“是二千年前斗士古坟
还是科洛西奥残址遗所?”

惨白的月光,照着昨天的战场,
残碑前拾起一颗弹壳。
依稀听得见刀枪碰撞,
扑向同类,拼死相搏。

是为了取悦宫廷帝王贵妇,
还是无奈奴隶主铁钩逼迫?
为什么把你,和你兄弟的鲜血,
埋在这样一个悲惨的角落?

黄土中刺出一根利骨,
夜风里尖声斥责:
“胆敢说我们是角斗奴隶,
亵渎神圣的保卫、路线和祖国?”

我又是一阵哆嗦
在炙热的黑夜前连连认错。
可总觉得像三千年前一样残酷,
比科洛西奥还要可怜凄恻。

我害怕哪天又冒出一群恶魔
神圣的咒语扇起一场争夺。
面对月光下这一坡冤坟,
有思索,是沉默。……

一九八三.九.十二.达县师专

木公的博客2008-01-09

阅读次数:194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