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郭泉语录(14)

Share on Google+

在江苏省浦口监狱坐满10年牢后,几乎每个人都要我赶紧学会微信,尽快与新时代接轨。
我很奇怪这个新时代的说法,当今中国哪里新了?学了几小时微信就可以找人聊天了。朋友骇绝,惊曰,天,你确定你真的是郭泉么,从08年关到18年,一个2g时代的人,竟然在几天工夫将一个4g时代的聊天工具玩到这种高度,令人恍若隔世。
我对她的大惊小怪不以为然。微信不就是以前手机qq的升级版么,是何难?
几天下来,真正让我头疼并不是微信的众多功能,而是源源不断地有人请我入群。进去一看,我天,都是498人、499人的大群。我于是同大家打招乎,说,哈喽大家好,新人报到请多关照。提交还没两秒,就被海量的时政信息,各种不知真假的广告淹没了。
我真不知道进这种群有什么乐趣。500人一起说话谁能听清什么呢?
两个人在一起亲热地说话多好,你一言我一语,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有天中午,吃完午饭,与一位未曾谋面的姑娘在微信里畅谈明代词人杨慎,自然就谈到了“滚滚长江东逝水”。一小时后,我们在长江边见面,相谈甚欢。我唱这首歌给她听,她给我讲从小在江边长大的种种童趣。直到夕阳映照长江水,方匆忙再约后期。一下午,我俩都没看过手机,而且我俩的手机在相见之前都不约而同地调成了静音。
她说,郭教授,虽然今天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你为我们做出了巨大牺牲,你是我在当今世界最尊敬的人。尊敬的最高级别就是,在一起的时候不看手机,只看你。
不过,我一下午没看手机并不是因为特别尊敬她,而是我不想被无数想邀请我入群的铃声包围。
流连江畔,依依不忍别。
回到家,陪妈吃晚饭。听妈说些我小时候调皮捣蛋的故事,我忽然觉悟,一对一面对面的交流才是最可爱最真实的温暖。
放下碗筷,我决定向当今世界上我最热爱最深爱最崇拜最景仰的人――美国总统特朗普学习,我决定退群,并且旗帜鲜明地反对多边主义,提倡单边主义。捍卫一对一、面对面的传统交往方式。
于是,我把上述观点的文字做成表情,添加到我的表情包里。只要谁邀请我入群,我就发出这个表情,这样就省却了很多解释为什么不愿意入群的口舌之劳了。
这个表情里的文字如下:

郭泉向川普学习,退群,反对多边主义,提倡单边主义。喜欢一对一、面对面谈话。

做完表情,我突然想到战国时代的合纵连横。入群、一带一路、多边主义,其实就是合纵。退群、川普路线、单边主义,其实就是连横。
其结果是,连横战胜合纵;秦国战胜六国。
我把我的这个表情发给我的至少500个微信联系人看。结果,男性们无动于衷,而女性朋友圈却炸开了锅。
一小时内,收到几十条微信。内容大同小异,都表示支持,并期待线下交往。
其中一条微信很特别,“万恶的网络把我们最亲爱的郭老师从我们身边抢走,终于,时隔十年,姐妹们终于可以把你从网络的魔爪中夺回来了。郭老师在家么?”
我回,在。
大约十分钟,门铃响了。原来这位女网友竟然是小区邻居。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3,17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