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泉:郭泉语录(16)

Share on Google+

从监狱一出来,妈就催着要我体检。可是,无数的家事国事天下事,让我事事关心,哪里有时间去体验。再加上我在狱中10年,3650天日日洗冷水澡,冬天也不例外;每天坚持锻炼做俯卧撑,极少头疼脑热感冒发烧,所以自觉身体极好。
妈说,你从体表上看是灿若春光健如牛犊,但谁能证明你体内的健康状况呢?妈相信你的身体好,你从小就身体好,但你坐牢10年,你能证明你吃的米不是含黄曲霉素的霉米么。
我说,不能。
妈说,你能证明你吃的油不是便宜而又有毒的地沟油么。
我说,不能。
“那么”,妈说,“你能证明你体内没有致命的癌细胞么?”
我沉吟思忖良久,觉得我妈所言非常正确。的确,我需要一个证明,一个“他证”,一个科学的“他证”,而我的这种主观的非科学的且自欺欺人的“自证”健康,是多么愚蠢和固执而且还伤害了妈和所有关爱我的人。这一切都源于她们想要我向她们提交一份证明,一份可以证明我健康的医学证明,而不是我成天嚷嚷着的“健康自信”。
于是,想到2001年,我博士后出站,留南师大任副教授。课间下课总有学生走到讲台前偷偷看我的眼晴。一次,一位来自香港戴着可爱小眼镜的漂亮小女生被我逮个正着,因为她已经大胆地看着我的眼晴好几十秒了。
我放下手里的书,生怕吓着她,蔼然说,喂,你在看什么呢,真的很好看么。
正在聚精会神的她还是被我吓一跳。她嗫嚅着小嘴,糯声说,真的很好看,请问郭老师你有戴隐形眼镜么。
我下讲台走到她身边,注视她静止不动三秒,说,给你看,绝对纯天然纯野生。
女生笑曰:可是先生是博士后呀,小学、中学、大学、硕士、博士、博士后,一路读下去,从来没有近视过么。
我说,从来没有。我是不懂,我念到博士后为什么就要被你们学生怀疑是戴了隐形眼镜呢。
小眼镜好看地一笑,指着全班同学说,老师你看,我们才上大一,就一个不落地集体戴起了眼镜。
我抬头一看,才发现果然如此。但是这位香港小姐不依不饶,她说,先生不戴眼镜依然不能证明先生不近视。先生要给我一个证明。
这真让我又好气又好笑,我说,我怎么给你证明呢。
她说,我要先生证明给我看,一个人刻苦念书,一直念到博士后,也是可以不近视的。
我点头,环顾教室四壁,因为教室里往往会贴一张视力测试表,可是这个教室没有贴。我说,下节课结束,你跟我去办公室,我看视力表证明给你看。
小眼镜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巴掌大的书,我一看,是一本可爱美丽的袖珍圣经。
她随手翻到一页,离我两米远,说,不用那么麻烦,你现在就可以给我证明。先生看到么。
于是,我就念了那段经文。她合上圣经,说,开心,我得到先生的证明了。
2007年,已经在香港浸会大学念硕士研究生的小眼镜专程飞南京,我去接机。一下飞机,她就问,在香港听闻先生组党,可是大陆不是不允许的么,怎么先生会安然无恙呢。
我说,你希望你的大先生有恙么。
她着急道,怎么会,只是其他台港澳同学怀疑老师说了谎话,所以我来要先生证明这个事情。
我笑,说,哎,你,这一生就掉进“证明”这个坑了。
她眉眼忠厚,说,先生教导我们说凡事要务实求真不是么。
我说,是,不过此事当前还不能证明,但你一定会得到一个证明。只是你得到那个证明的时候,你已经见不到你的大先生了。
她懵懂不解,我也不想解释。相聚五小时后,送她上回香港的飞机。
上月我出狱,她展转找到我,说,当年我真傻,直到听闻先生被捕,才懂了先生说的一旦证明即为永别的话。好在十年又见,真好。
她问,还不近视?
我说,是啊。
她说,证明给我看啊。
她又拿出那本袖珍圣经。我说,十年睡觉他们不让我熄灯,妄图使我屈服,3650天,你们想要光明,我却渴望漆黑。尽管如此,我的眼晴依然不近视。
早已博士毕业且在香港大学任教的小眼镜俯在我肩上哭了半小时。
在她的泪水簌簌直落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这一生中有很多女孩子问过我,郭泉你怎么证明你是真心爱我。当时我很反感这样的提问,往往拂袖而去,伤害了不少姑娘的心。如今年已半百,始知我其实一直不懂女人。女人只是想要个确证,好让自已安心。我何尝不是如此呢,我努力我奋斗我奉献我牺牲,最后心甘情愿地在牢里吃霉米地沟油,被灯光照射3650夜,不正是为了“求放心”么。想及此,我要对曾经因为想要我的证明而被我深深伤害的红颜们谢罪,年少轻狂无知无情我知罪。
昨晚,与我淋雨一起走的上海姑娘发来微信,开心地说,让我感到欣慰的是你体内没肿瘤细胞。其余轻微的脂肪肝,和轻微的前列腺问题这是几乎每个男人到这年龄都会有。
我回,太好了,立即向妈报告。
妈说,让她把体检报名发过来。妈虽老朽,但体检报告还是能看懂的。
当我看到八旬的老母戴着眼镜,认真地俯在我的手机上,一字一字地阅读上海女子发来的体检报告,我泪不自禁。
母亲得到了她想要的证明,她如愿以偿了。可是中国人民呢,如果没有全体选民的选票,谁能证明这条道路是正确的?由于没有选票的“他证”,于是他们就妄图“自信”。这种自信,别说四个,就是四十个,四百个,都终将是历史笑话。
念完体检报告,母亲安心睡觉去了,相信她今晚一定会做个好梦。
这时,香港小眼镜发来微信,说,对你的判决和监禁,以及3650个日夜的折磨,证明了你和你的党在人类历史中的存在。也证明了你,郭泉,是我永远的大先生。

注:我于2001年至2008年在南师大任教期间,一直有台港澳三地的学生来宁就读。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成为我的亲爱挚友。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3,2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