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进入天昏地暗的隆冬,才短短几日,就发生三件大事:王怡抓了,孟浪死了,我的书被扔进垃圾桶。

王怡和孟浪都是我的故友,提起他们,一言难尽。王怡后来做了秋雨圣约教会的牧师,在最近的一次布道中,他说:“这个国家正在发起一场对灵魂的战争,这是最重要的一场战争……但他们却为自己树立了一个永远不可能被关押,永远不可能被毁灭,永远不可能被降服被征服的一个敌人,这就是人的灵魂……所以他们注定要失败……”

接着他提到灵性的生活,提到没有灵性的生活是如此没有尊严。他强调:“正因为灵性的生活是人类生活的本质,正因为基督信仰是我们最不能失去的、宝贵的、甚至是我们这些罪人唯一拥有的财富,所以当这个国家要来夺走我们的唯一财富之际,求主让圣灵充满我们,阿门。求主让我们不但如此,还让我们用我们的受逼迫,向中国社会传达一个受逼迫的福音,让他们来拷问他们的价值几何?在这样一个专制的、金钱的、绝对权力的统治下,他们的尊严、体面、自由到底在那里……”

王怡因此被定为“颠覆国家政权罪”,等待他的刑期也许不会低于同一罪名的刘晓波,但他作为殉道者的荣耀,我预言,绝不会低于刘晓波。

王怡最看重的“灵性的生活”,也是多年流亡的孟浪的生活,共产党一再用镇压和收买,从一个个中国人的身上剥夺去的生活。

有人在演唱孟浪的诗句:“一个孩子在天上。”太朦胧、太浪漫,令人想起多年前的顾城。可孟浪还写过“连朝霞也是陈腐的”,所以他将徘徊在我们这代人中间,挥之不去。

最后是许多劳改幸存者的回忆录,也包括我的《中国冤案录》,被美国华盛顿劳改基金会的继任者们扔进垃圾桶,却被魏京生基金会的黄慈萍和张菁偶然发现——这是被王怡牧师提到的、被诗人孟浪饯行至死的“灵性生活”被毁坏的证明,却发生在自由世界,发生在极少有人看书的海外民运圈儿。

2018年12月1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