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22日
黄丽玲

香港 —
国际人权活动人士表示,即将过去的2018年是中国人权倍受压制的一年,对宗教自由来说尤其如此。越来越多的批评称,中国的行为可能构成了反人类罪,而中共领导层则对此坚决否认。

中国将几十万,甚至可能一百多万的新疆穆斯林关进所谓的“再教育营”,在全国范围内拆除基督教堂、关闭教会,政治异议人士遭到政府系统性的镇压。

总部设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说:“2018年是中国人权灾难性的一年,中国的各类人士都因人权遭践踏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中国去年实施了历来最为严酷的迫害人权的政策。”

强制劳工

在否认了长达好几月后,中国承认了新疆存在着关押维吾尔等少数民族的“再教育营”,但同时开动宣传机器,在全世界范围内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护。

中国将这些拘押中心成为“职业教育中心”,并称这是为打击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而采取的必要措施。与此同时,北京尚未证实到底有多少人被关押在这些中心里。人权活动人士指出,在以所谓职业培训为名的工厂里,被关押的少数民族穆斯林被迫强制超时劳动,而且不给工资。

除了新疆外,还有报道说,中国在宁夏回族穆斯林少数民族地区也建有类似新疆的“再教育营”。世界维吾尔人大会的迪里夏提指责说,这些都突出说明了中国共产党残害穆斯林少数民族、控制宗教组织的极端行为。

总部设在美国的德克萨斯州基督教人权机构“对华援助协会”的创始人傅希秋说:“这是21世纪的集中营,就像纳粹德国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集中营一样,所以国际社会应该坚决表示谴责,并敦促中国当局立即停止这一罪行。”

呼吁对中国官员实施制裁

人权活动人士还呼吁各国政府对中国侵犯人权的官员实施制裁。

美国参议员鲁比奥说,新疆的再教育营等侵犯人权的现象可能构成反人类罪。他在上个月和一组来自民主和共和两党的议员曾发起一项议案,呼吁国会关注中国压制人权现象的国际影响。

这一获两党议员支持的议案呼吁特朗普政府采取包括经济制裁等在内的措施,维护维吾尔人等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权利。中国称,如果美国实施制裁,中国将按比例进行报复。

强化的迫害

不仅仅是穆斯林成为中共的打击迫害目标。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说,中国也对基督徒社团加强了打压。

当局拆除他们的礼拜场所,在一些地方,当局还要求18岁以下的人不得进入教堂,不得受宗教影响。中国官方信奉无神论,但表示准许宗教自由。

在12月早些时候,中国警方逮捕了牧师王怡和他所在的四川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的100多名信众。

中国当局发起的这次逮捕行动可能是起因于王怡发出的题为“宗教战争沉思录”的声明。他在声明中强烈谴责中共并敦促基督徒进行公民抗命。

傅希秋最近在接受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谈到成都镇压基督徒案的时候说,“自习近平主席上台以来,这只是中国进行宗教迫害的冰山一角。”

政治异议人士

总部设在旧金山的基督教团体华人基督徒公义团契的刘贻牧师说,假如被判罪名成立,王怡可能被判长达15年的监禁;他发誓不会认罪,除非遭受酷刑。

刘贻说,中国当局拘捕王怡牧师有双重的目的,一个是打压基督徒,一个是封杀中国政治异议的声音,因为王怡是加尔文教派的信徒,加尔文教派是基督教新教当中一个强调社会正义的流派。

刘贻表示,王怡深受加尔文教派的感影响,关心社会弱势群体和维权的人。因此,他的教会形成了很多团契,为这些人提供帮助。在中国政府眼里,他的教会已经成了政治异议者汇聚的地方。

改善无望

在联合国对其人权纪录进行定期审议期间,中国为自己进行了辩护,称对中国的批评具有政治动机,一些联合国成员国蓄意无视中国所取得的“显著成就”。

但是,对批评者来说,2019年中国的情况不妙。

香港人权关注组主席何俊仁说,“我看不到来年有任何改善的迹象。事实上,去年最可怕的事情就是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公开地、赤裸裸地违法,完全蔑视它所设立的司法系统。”

何俊仁说,王全璋律师依然被关押且不准与外界联络,这一事实就证明了中国不把自己的法律当回事。

在2015年进行的大搜捕行动中被抓捕的300多位人权律师和活动人士当中,王全璋是最后一个等待审判的人。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其他三位被抓律师的妻子一直在奔走试图谋求王全璋和其他人获得释放。她们最近剃掉头发表示抗议王全璋被关押3年多。

李文足说,“(当局)他们无耻地践踏法律。因此我们今天要用剃发来表示抗议,显示他们持续地无耻地践踏法律。”

VO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