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1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左右两派都开始大胆发泄对习近平的强烈不满》中介绍了当习近平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壮着胆子喊出了一句“没有可以对中国人民颐指气使的教师爷”的壮烈口号时,曾经一度拥戴他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合格接班人”的毛左们不但已经完全不买他的帐,甚至还在他们的左派网站上张贴出《写在特色党?盗国集团追悼改开教立教四十年大会之日》的反改革、反开放文章。该作者“无套裤汉”笔下的所谓“改开教”是中共政权“改革开放教义”的缩写。

这位“无套裤汉”在其文章中直言“习近平修正主义尽管一如他的祖师爷邓小平修正主义那样——口头一套、实行的是完全相反的另外一套,但是他却看到全世界(包括中国)人民群众强烈要求实行社会主义的可畏与势不可挡,在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逼迫和诱导下也不得不做出姿态来安抚广大人民群众在日益觉醒之下的强烈不满现实体制的革命倾向。”

该文章对习近平政权声称的继续奉行的“改革开放”政策所致的“悼念词”是:“当前的问题是改革开放四十年越走越艰难,到了今天简直是走投无路——前有深渊(资本运转不灵)、后有追兵(被剥削、被压迫阶级严重不满),可谓到了四面楚歌的境地。由于改开教教徒涣散、流窜、逃亡而且禁而不止,改开已经死亡,任何意图将之起死回生的设想与计划都必然以失败告终。”

最近几天听众和读者们应该都已经注意到,自习近平在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会上发出“不改论”之后,海内外自由派声音也都认为“改革已死”。

改革“死”了的中国社会远景是什么,海内外自由派和所谓的“境内外敌对势力”似乎还没有一个明确的预测,但毛左有了。他们坚定地相信:“改开教被推翻之后,人们将如梦初醒一般地回首过去辛辛苦苦四十年、一觉回到解放前的往事,不无遗憾和‘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的无奈感。但是,不破不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应当以勇于承认错误和积极拨乱反正的气概去迎接并参与到无产阶级革命专政下的社会主义新世代的来临。我们虽然迟早会从英年到老去,但是能够一睹整个世界风云变换,劳动群众及其后代终于在政治经济社会方面当家作主、不再遭受少数剥削和压迫阶级的残酷镇压、摧残和强迫接受自己的雇佣奴隶地位,于愿足矣。”

另外一家毛左网站《人民之声》为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所发表的“悼念”文章题为《我哭豺狼笑》,作者为“燃烧的心”。

该文章说:改革开放四十年了,中国社会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走资派上台,贪官污吏遍及朝野,中国社会一夜回到了解放前,翻案复辟成功,新兴权贵资产阶级统治了国家政权,确实是硕果累累,正在载歌载舞欢庆成功胜利。改革开放不是中国社会的一次奋发进步,相反则是中国社会一次史无前例的大倒退大沦丧,在这样的大倒退中权贵资产阶级应运而生,不仅获得了国家的政治统治权力,而且还锅满盆满把国家和人民的财富利益都猎取到了自己手中,可谓是政治经济双双成功。在这样的中国社会沦丧中,中国无产阶级彻底地退出了历史舞台,再一次成为了被剥削者和被奴役者,旧中国社会的一切罪恶与龌龊卷土重来,又开始毒害中国社会,又开始堕落中国人民心智,又开始涣散中华民族精神,这样的劫难再一次把中华民族推向了倒退自缚地危险境地,每一个中国人都要能够看清楚这一点,这是进步与倒退的大事情,这是生存与灭亡的关键事情。

该文章的结尾是一个排比句:改革亡国根,我哭豺狼笑。开放毁中华,满腹屈膝恨。

说到“满腹屈膝恨”,习近平在纪念改开四十周年讲话稿一经出笼,西方政界和海外中西文媒体的大部分得出的结论恰恰相反,均认为“习近平的强势讲话预示着未来美中关系更为艰难”、“习近平讲话对外态度强硬”、“习近平讲话虽然内涵不足但态度强硬”……。

标题为《习近平的强势讲话预示着未来美中关系更为艰难》的一篇综合报道文章被海外中文网站广为转载。文中说:尽管面临来自美国的压力,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没有展示任何让步和妥协,相反却更加强硬。彭博通讯社的报导说,习近平2018年底的强势讲话预示美中贸易关系将更加紧张。分析人士则指出,美中对抗性竞争已经是大势所趋,未来美中关系也将更为艰难,习近平12月18日的讲话未能缓解投资者对市场准入或中国经济放缓的担忧,反而加重外界对美中贸易战或将加剧的预期。

该报道文章中引述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研究员乔治·马格努斯(George Magnus)的话说:自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阿根廷的G20峰会会晤后,外界一直期待习近平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提出一些新的经济政策改革方向,从而缓解投资者对中国的担忧,但是习近平的讲话令人失望。这次讲话没有提到许多人关注的市场化、创新以及政策变化等议题。取而代之的是非常强硬且具挑衅性的主张,即共产党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在经济和全国的领导地位。近平在讲话中除了强调党的绝对领导地位之外,他还表示,没有人可以对中国人民颐指气使。

因为习近平在这次讲话中喊出了“没有可以对中国人民颐指气使的教师爷”这句被“习粉们吹捧为”时代最强音“的强硬口号,而且还”斩钉截铁地向全中国也是向全世界宣示“:”“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被中共自己的媒体阿谀为“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因此被这位乔治马格努斯研究员认为习近平的这一强硬表态说明,在美中经贸结构性改革谈判中,习近平政府未必愿意交出一份令美中双方都愿意接受的协议。

似乎是要证明习近平在这次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大会上的讲话稿中的所谓“强硬态度”是他的真情流露也是他主导的中共政权目前对美政策的内部定调,外界世界恰好就在这个当口“泄露”了习近平与欧盟外交电报中含有的习近平“对美强硬”的言论内容。

总部在北京的多维新闻网发表的欧盟外交电报遭泄习近平私人会晤言论被曝》综合报道说:美国《新闻周刊》网站12月19日报道称,在中美两国就贸易和全球影响力方面取得平衡之际,欧盟外交电报泄漏揭示了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在《纽约时报》获得的泄露电报中,有一小部分描述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对特朗普总统的立场,表明一个自信的北京准备好迎接白宫的袭击。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外交官们对北京和华盛顿之间持续对抗的看法。欧洲官员在7月与习近平举行私人会晤的一个报告中引述中国国家主席发誓他的国家“不会屈服于美国”,“即使贸易战伤害了所有人”。这些外交笔记记录了习近平的说法,即欧盟和中国在关注全球贸易的共同规则时,“美国的表现好像是在一场无规则的自由式拳击比赛中作战。美国已经抛弃所有规则,单方面对其他人贴标签,但没有为他们提供自卫的可能性。”

习近平补充说,美国的政策给中国留下了两个选择:退缩或反击并采取对策。据报道,他说:“屈服会使这个恶霸更加胆大妄为”,“中国人民不会接受这一点。”据记录该会议的外交官说,习近平还警告称,“中国不再是一个落后的国家”。习近平指出“今天的中国不是清朝的中国,中国人民是有韧性的。”清朝是20世纪初被外国占领并最终陷入国内叛乱的帝国王朝。据电报内容显示,习近平称,“当中国处于闭关锁国时,中国挺过了贫困和艰难,如果有必要,中国人民将再次挺过艰难。但如果美国想要谈判,中国的大门仍然敞开。”据法新社报道,习近平怒斥特朗普的贸易做法,指出美国“似乎是在打一场无规则的自由式拳击比赛”,并且誓言绝不会向“霸凌”低头……

笔者读罢上述内容的感觉之一就是这句“当中国处于闭关锁国时,中国挺过了贫困和艰难,如果有必要,中国人民将再次挺过艰难”,到是印证了笔者在本专栏上个星期刊发和播出的《原对习近平寄于厚望的毛左现在痛斥他“内残外忍”》一文中所披露的那样:习近平在八十天前视察黑龙江国营农场时除了即兴吟出伟大领袖毛主席的那两解那两句“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还语重心长对部下们重温了毛主席半个世纪前的治国纲领“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但官方报道中只提了前四个字“自力更生”,把后四个字“艰苦奋斗”四个字删除了,原因自然是一不愿意因此导致国内亿万顺民们的群众恐慌,二是不愿意让外界从中体悟中共当局的强烈危机感。

但如果如上介绍的被“泄露”出来的习近平与欧盟的“外交电报”内容是真,那到说明习近平本人更可能是已经在中共决策当局内部都已经作好了“艰苦奋斗”的思想准备?很可能就是在习近平对欧盟的什么头头脑脑豪迈地回顾中国人民有挺过贫困和艰难的优良传统时,即已经先给全中国在圈的四亿头生猪下达了“节食令”,不然新华社也不会贸然对外宣称“透过降低动物饲料的蛋白质等方法,中国今年可减少进口黄豆超过1,000万公吨”。笔者记得当时即有外界媒体以《北京号召“共克时艰”4亿头猪率先“节衣缩食”》,替亿万中国顺民担心“北京宣传”共克时艰“,强制猪‘节衣缩食’这一套,很快就会用到人身上”。

不过呢,好象中共政权的外交部已经奉命为习近平“辟谣”了,外界的相关报道说:中国外交部在给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诸如《纽约时报》发表的报道是“可疑的,毫无根据”且“极不负责任的”。

笔者在近两年前的《我习近平死都不怕,还怕川普吗?一文中曾调侃说:依照习近平自幼喜欢说的“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逻辑推理,未来中美两个“蛮总统”之间认输的应该还是川普。道理是川普太惜命,曾有消息说他打算入主白宫以后都会继续自己花钱养活自己的私人卫队,因为他连美国政府的联邦勤局都信不过。

而习近平则不然,从小就是满脑子的“革命英雄主义”,每天学唱的“毛主席语录歌”要么是“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要么就是“一不怕死,二不怕死……”,还有“与天奋斗苦乐无穷,与地奋斗苦乐无穷,与人奋斗苦乐无穷”,激励自己或者激励别人使用频率最高的那句“毛主席语录”就是“中国人死都不怕,还怕困难吗?”这最后一句毛主席语录如今已经被中国内地网友改正为“习主席语录”:“我习近平死都不怕,还怕特朗普吗”?

习近平对川普内心里恨得牙根痒是毫无疑问的,但对川普的“霸凌”他习近平是否真就逆来顺受?虽然外界高度质疑,曾经也对习近平寄予厚望的一批毛左们已经是强烈感受到了。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