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4

这几年来香港一连串“驱蝗”示威,或者反陆客的“光复行动”,其源头都是小小的香港,每年竟容纳近6000万的游客,当中近八成都是中国大陆的游客;当远超香港承载力的中国游客,每日都塞满街头,扫清民生用品的货架,甚至近日土瓜湾旧楼的市民哭诉,指大厦门口被陆客挤满,连大厦铁闸也无法打开,这种“非人生活”,如今连一贯叫市民“包容”,中共的傀儡政党民建联,也要假扮“忍无可忍”,竟于圣诞节召开记者招待会,拉起横额“要求严肃解决低价团对土瓜湾及红磡区带来的困扰”云云。

与香港本土主义者不同的,是民建联开宗名义,只是要针对“低价团”,即中国大陆所说的“低端人口”;然而民建联所谓的“严肃处理”,又如何可以处理?香港连规定“限奶令”,即用本身法律已有的《进出口条例》,去限制带离本港奶粉的数量,例如民建联的立法会议员葛佩帆,即曾说:“限奶令确实有损香港作为自由港的美誉,亦深化两地的矛盾”;那么又有什么方法,可以令到中国的“低价团”被禁止入境香港,而又不会损害香港“自由港的美誉”,以至不会“赶客”呢?

和“一刀切”要减少游客所不同的,就是这个“爱国爱党”的建议,只是针对“低价”;从经济学的角度,要针对低价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提高其成本,用“价格歧视”去赶绝这些低价团,就是应向旅行团收费,增加旅行团的成本,令低价团绝迹;然而从港珠澳大桥的经验证明,大量非法中国旅行团在没有香港导游的情况下,照样自出自入香港,而政府却完全无法检控,足证除非特区政府故意视而不见,有法不依,否则“规限旅行团”根本不可能;亦因此最有效的方法,还是要回到陆路入境税,即一如机场税、码头税等,去提升中国游客来港旅游的成本,否则又谈何赶绝“低价团”?

然而民建联一直反对陆路入境税,如叶国谦声称“香港是中国…怎可能有陆路入境税?这是不应该的”──以此路进,难道“低价团”就不是“中国人”?为何付出低价,就不应来香港旅游?这就再次说明一个现象,即香港这些所谓“建制派”,由始至终根本无意解决这些民生问题,因为“民生问题”背后的利益集团,就是党国的利益,因此这些政党可以一面反对解决问题的方法,再一面要求“严肃处理”这些问题。

保皇党由以往支持领汇上市贱卖公屋商场,指任何反对者为“搞搞震”,之后就反过来向领汇(领展)示威,要求关注公屋居民权益;保皇党一面要“追查”沙中线等铁路的偷工减料问题,一面在立法会特权法投反对票或弃权票;以往香港有新闻自由时,传媒会不断揭露这些政党的双重标准,如今中共控制了传媒,更透过“爱国”洗脑,以至维稳费的福利去收买选民,选民却用票数支持这些口说反对,票投支持的亲共政党。

亦因此中共其实在香港,完成了“假民主实验”,即只要控制传媒,用上述“假反对真支持”的方式,就可以应付一般人,即使其政策完全背离人民的利益,也不会有任何的后果。而香港“民主派”或“本土派”的失败,其终极的问题仍然离不开人民的民智与品格低落,为了“着数”而自私自利的人性;说到底,仍是以往几十年文人所狠批的“中国人奴性”。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