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征:历史上的今天:越南出兵柬埔寨

Share on Google+

红色高棉政权残暴杀害柬埔寨人170万,占全国人口的1/4.并恶毒杀害2万越侨,华人30万。

红高棉对越南的军事挑衅以及大规模杀戮越侨的行为,超出了河内的忍耐底线,形成了越南出兵的正当性。河内的策略是协助“柬埔寨人民革命党”采取军事行动去推翻红高棉的统治。12月4日河内广播指控红高棉的四条罪行是独裁(dictatorial)、军国主义(militarist)、法西斯主义(fascist)、种族屠杀(echoing genocide)。

1978年12月25日,圣诞节,10万名越南军队和2万名“柬埔寨救国阵线”军队,将跨过边界去进攻红高棉。战争命令由越南国防部长武元甲下达,战争总指挥是越南军队总参谋长文进勇大将,战地司令官是黎德英中将(时任越南南方军区司令官)。凌晨,越军集结,10万顶头盔在星光下闪动着无边的钢铁幽光,他们即将展开一场国家战争。越南向国际社会宣布的出兵理由是充足的:红高棉杀害了滞留在柬埔寨的2万越南侨民;出于越南边界的安全原因,有必要制止由北京支持的红色高棉政权的武装挑衅。

黎明时刻,红高棉的好日子结束了。10万越军分兵五路,排山倒海般地攻入柬埔寨。这五路越军都配备有苏制坦克和装甲车,那些飘扬着越共金星旗的钢铁怪物卷起的沙土遮蔽了早晨的天空,长驱直入柬埔寨境内。越军的作战机群全面控制了柬埔寨境内天空。

红高棉总兵力约有10万国防军,10万地方部队,总计20个师,还有十几万乡村武装“自卫队”。他们面对柬埔寨民众是何等骄横凶悍,但现在他们面对越军却是令人瞠目的懦弱狼狈,没有尝试任何有效的抵抗。柬埔寨东区有7万红高棉部队,是抵挡越军的主力。12月27日越军包抄了集结在“鹦鹉喙”附近的红高棉3万人部队。被围的红高棉部队未经战斗便弃枪溃散。在柬埔寨东部的红高棉部队和号称勇猛善战的柯袍部队也瞬间瓦解,势如山崩,无法制止。大批红高棉战士扔掉武器向西逃去,或逃回自己的家乡,或胡乱奔走不知哪里好逃。很歹恶的红高棉乡村“自卫队”渺无踪迹。公路上拥挤着向金边进军的越南军车。越军来不及处理红高棉的武器,便让红高棉战俘自己收集枪支塞到越军坦克履带下碾坏,战俘即可自行回家。还有24辆崭新的中国坦克和大量的反坦克武器,没有经任何发射就成为越军的缴获物。

第三路越军攻入柬埔寨后直扑橘井省,当地的红高棉部队闻风溃逃。1979年1月1日“柬埔寨救国阵线”部队占领了橘井省城,这是柬埔寨抵抗组织打回柬埔寨后的第一个胜利。然后,第三路越军进军磅占省城,那里有柯袍的主力军队2万多人集结,其中包括中国为红高棉装备和训练的精锐装甲部队。柯袍军队与第三路越军交战,在越军的猛烈打击下仅几小时便全线崩溃了。战场乱作一团,柯袍急速逃奔金边。很多红高棉军人乘机起义反戈。此时中国援柬人员也成为柬埔寨人的痛恨对象,而红高棉不愿“中国援柬人员”落入越军之手,便向被困的几十名中国专家开枪,这些中国专家就这样死于柬埔寨。

1979年1月3日,越军解放了柬埔寨三分之一的国土,快速向柬埔寨内地推进,兵锋指向金边、磅逊、暹粒等地。红高棉战略部队,也就是西南部的塔莫部队,素以对民众凶悍冷酷而著名全国。1月4日,红高棉这支三万人的战略部队在贡布省与第五路越军交战,在越军的凌厉打击下也同样地迅速崩溃了。

原本,越南人只是打算在柬埔寨东部创造一个安全地区,隔离红高棉。但军事进展如此顺利,使越南人很快认识到他们甚至能够攻克金边,一举解放柬埔寨。1月6日包括装甲部队在内的2万越军,挺进到金边东部城外。越军战地司令官黎德英来到湄公河边,遥望金边。他决定明天对金边发起总攻。但是就在那个黑沉沉的深夜里,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保卫金边的红高棉7个师,有5个师自动瓦解了,士兵们脱去黑衣,扔下枪炮,逃向四面八方──对红高棉士兵们来说,摆脱“安卡”和保全性命,自有其发生原理。1月7日尚未天亮,惊惶失措的红高棉“党中央”抛弃金边向西北方向仓惶出逃,波布乘直升飞机飞向泰国。金边的红高棉干部和残剩的部队,背着能够抢到手的大米,乱哄哄地向西北方向集体逃奔。金边以西尘土漫天飞扬,十几万人狼奔豕突,武器文件丢弃满地。三年来他们把国家踹进灾难里,现在却逃若脱兔。

1979年1月7日是金边的一个风和日丽的一天。早上,越南的轰炸机群轰鸣着飞过金边。这次空袭没有按照计划进行,因为金边已经没有红高棉了。中午12时30分,大队越军浩浩荡荡地开进金边。仅仅13天,越军就粉碎了红高棉政权。越南人不是不愿意展示自己的战争技艺,而是红高棉一触即溃,没有给越南人以这种机会。越军的迅速胜利是越南将领们所始料不及的,他们知道红高棉色厉内荏,但没料到不可一世的红高棉会“像一枚鸡蛋被轻易摔碎在石头上一样”。红高棉,这个人类史上最暴虐最怪异的“红色乌托邦”弹指间就破灭了。所有留在金边的人都自发欢迎了越南入侵者,他们都是严重缺乏营养、被折磨了3年多的工人和家属,全部只有寥寥千人。相同的欢迎,曾经发生于1975年4月17日红高棉沦陷金边的那一天,可悲的是那一次人民错误地欢迎了一个极其恶毒的“革命组织”,整个民族因此陷入了空前的血腥浩劫。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18年12月27日

阅读次数:61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