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邓小平的最大敌人是谁?(一)

Share on Google+

魏京生在北京民主墙签名的大字报提出的民主诉求――“第五个现代化目标”,而40年后在华盛顿,作者采访青丝已染成白发的魏京生,倾听他追述那段频临死亡边缘的历史。图/廖天琪提供

40年前12月5日,北京一个严寒的清晨,一个年轻人趁着天光未亮之时,悄然骑着自行车到西单的民主墙上贴了一张大字报,上面的文字令后来观看的人群如癡如醉――中国要第五个现代化“民主”,这在毛泽东逝世后2年,华夏大地政治上还是严冬的时节,公开出现如此“犯上作乱”的文字,可是大快人心的事啊。

谁写的?不要命了吗?不久年轻人亲自现身了,他推开众人,将自己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当众写在大字报上。“魏京生”自此一鸣惊人,北京市民惊艳,但上面的高官惊魂。才三起三落的邓小平,权力交椅尚席不暇暖就出来这样一个剋星?

“文革”时期,毛泽东2次罢了邓小平的官,并下放工厂劳动改造。邓小平依然死心塌地的维护毛泽东的旗帜,他说:“毛泽东不是孤立的人,他直到去世,一直是我们党的领袖。”要“确立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这是最核心的一条。”

魏京生在北京民主墙签名的大字报提出的民主诉求――“第五个现代化目标”令提出“四个现代化”(工业、农业、国防、科技)的小平同志更加显得矮小和平庸,他如坐针毡。3个月之后,1979年3月25日,魏京生又贴出大字报“要民主还是要新的独裁”,剑锋直指邓小平,指出:邓小平走的是独裁路线,是不折不扣的独裁者。此时,邓大人再也按捺不住,下手抓人了。魏京生被捕,在法庭上的自我辩护,掷地有声,全世界都震动了。

高瑜说:当时听说胡耀邦要判魏京生无罪,邓小平要判死刑,彭真说“我从来不和稀泥,和一回,15年。”

北京高层官员透露:邓小平的政治遗嘱分2部分,一部分是成文的,可以公开传达。另一部分是不成文的,由高层私下掌握。据说这部分有过2句话,一句是“我不能死在江青的前面”;另一句是:“不能让魏京生等着我死”。后面这个心愿没兑现。

由此看来,邓小平的主要敌人是2个:江青与魏京生。

40年后在华盛顿,笔者采访了青丝已染成白发的魏京生,倾听他追述那段频临死亡边缘的历史,那也是在共产中国,民主薪火点燃的时刻……

民报2018-12-29

阅读次数:6,43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