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星际思维民主墙

Share on Google+

2018年12月10日人权日在美国国会举办的“纪念民主墙40周年”研讨会上的讲话

诗人、书法家、画家、暨“启蒙社”发起人黄翔

先生们、女士们,大家好!

此时此刻当下的我,快进入八十岁高龄,众生置身社会层面的浅层时空,若精神贫血者不把我视之为“维稳”对象,我也可能在不经意间中途倒于路途。对于我来讲,民主墙的精神内质无异于起自意大利的“欧洲文艺复兴”,是一道“自由人文民主墙”。我始终认为,中国的社会改革和人类的历史进程,首先以精神文化、艺术为铺垫和前提,重要的是净化心灵、提升精神、跳出浅层时空认知和人为强行灌输的狭义意识窠臼,开拓地球上的血肉生灵理应具有却人为失传,断裂于精神视域的“宇宙人体”思维空间和表现的权利!此生厌恶的是特权、贪腐和淫乱,与生俱来绝缘于心机和权谋,从无权力的野心和欲望,却铤而走险、誓死捍卫与生俱来的天赋人权!天生自视为众生平等中的一粒微尘、一滴水珠!绝不容人绝灭于生前的是:“微尘中悬挂着星空”!!!“滴水中汹涌着汪洋”!!!

今生存活尘世、喜欢的是诗书画。性情中追求的是:1、穿越时空的超前思维;2、多种形式(诗、书、画、行、声)的立体综合;3、天人一体的“人体宇宙”意识。文学创作如此!艺术表现如此!以此推进中国和人类世界文明和文化的历史进程!正因为如此,上世纪1978年10月11日揭幕于北京“王府井大街”和“天安门广场”的民主墙运动是一场人文浩劫之后的“人文民主墙”!是东方文艺复兴!而我此生因为性情人生中天马行空,却被人现为“破坏社会稳定”先后六次入狱!终生被剥夺人权!!!

我的全部著作在生命的原乡绝迹,新生代一本也见不到,只能在“多元文化兼容”的精神空间面世。这些作品包括诗歌、散文、文论、自传等文学作品,也有“诗、书、画”艺术。民主墙运动后,今生近七十岁“无意识创作”中回光返照,几个东西方中美合作的大型诗书画艺术工程外,个人在长达六年多的时间“午夜惊梦”中持续引爆出数百幅“宇宙人体”星际思维艺朮作品,其中部份作品去年首次在美国宾州博物馆展出。我的作品不同译文中仅英文翻译现有五部。在匹兹堡任驻市作家时,感谢美国人曾有过100所大学文化交流活动的特殊安排。这样的自由空间是我的艺文创作的关键与前提。近年东西方中美合作的艺术创作外,我新近先完成四卷将在年内面世的东方“诗化大赋”:《天启之灵一一击响空无之磬》、《人体极光一一时空斑驳的清音》、《辽阔的心经》、《星际思维时代开始》。

这就是我对公民社会“思维自由”、“言论自由”的“民主墙”追求!在此从“自由精神文化”视角让人了解当初引发“民主墙运动”的初衷和本义!改变社会远非一个“过去时”的喊口号、一个“运动”接一个“运动”的传统形式,也非浅层时空中“谁上台、谁下台”的登基、退位问题,其深层是一国一族文明与文化裂变、拓展和精神提升问题!是一国一族面对整个世界的自身智慧尊严的问题!一句话,世界的质变不决定于谁手握权杖之“权力”,而决定于整个社会公民的“权利”!决定于以“众生平等”为前提的社会文明、文化的精神内核与高度、这才是深层“精神内质”的根本!!!

在以往岁月、尤其是“文革”年代,习惯于受人驾控与主宰的“集体主义”与“群体意识”,本为一种误导的幻象,却大面积覆盖了众生中健全的个体,在脑残、弱智者的精种贫乏的认知中,个体精神独立与思想自由,被指斥为与“资产阶级个人主义”同质。全社会唯有泛滥成灾的群体认知,罕见心智健全的自由个体幸存。这是几代人绵延至今的畸形陋象。

为什么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在美国而非生我养我的土地才拥有不同文化“沟通与交流”于平视、于兼容的正常时空?此生一言一行中是否有危“谁”的禁律?违宪?违法?违反人权意义上的普遍共识?还是一个生灵今世纯属畸形特权的生态环境中人为制造的终身冤假错案?!“性情”质别于“野心”。谁来对我今生葬送的岁月作出赔偿?时至今日面对中美乃至我们这个星球上“联合国”的同类在我生前理应有一个取信于人于世的公论?!

2018年12月2日夜即兴于大纽约“诗书画”梦巢

文章来源:魏京生基金会

阅读次数:1,0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