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让鸡蛋飞”背后的故事

Share on Google+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海牙聚会

民主中国阵线、荷兰民阵组织、独立中文笔会及维权人士朋友在荷兰海牙聚会。图/田牧提供

“让鸡蛋飞……”,是2018年岁末民主中国阵线海牙聚会的一个话题。严冬的北大西洋沿岸的海牙市,一样的“朔风厉严寒,阴气下微霜”,太阳也躲进了云端。12月29日中午,荷兰民运朋友聚集在“月满城”餐馆,这次聚会是为从澳洲墨尔本远道飞赴欧洲的民阵总部理事会召集人梁友灿特意安排的,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现场气氛乐陶陶、暖融融。

餐桌上的主要话题始终围绕着“中国民运的昨天、今天与明天”,让笔者感到中国民运行动无处不在,始终活跃。简要报导如下。

让鸡蛋飞……

一位抵达荷兰一年余的民运人士朱志军,对海外民运工作提出了批评,他认为民运工作的运作不力,影响有限。并提及了今年中国总理李克强访问荷兰期间,一度策划的“让鸡蛋飞”行动失败一事。

笔者询问了民阵总部召集人之一王国兴,国兴说明道:去年10月14日,应荷兰首相吕特邀请,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荷兰进行正式访问。了解到李克强在国会里面,我们荷兰的几个维权人士计划进行“让鸡蛋飞”的行动。那天在现场我们亮出了抗议标语牌,呼喊口号,却与欢迎李克强的人发生了口角。我们的人被警察隔离,送到几公里以外的火车站。行动后我们反思,原因是计划不周全,没有分兵合击或埋伏等待多管齐下,一看见使馆组织的欢迎团体便义愤填膺,高喊打倒口号!过早地暴露了我们的队伍,“让鸡蛋飞”的行动因此失败。

老民运林东漪提出不同看法,“让鸡蛋飞”会遭遇当地警察及时干预,反而使得正常的抗议示威终止,达不到效果。他提出:示威抗议只是一种方法,德国的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走西方政府的上层路线,是一种成功而有作为的模式。陈忠和、王国兴、刘刚等多次举办中国之路国际研讨会,也非常有效,社会影响力很大。所谓的“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就是这个道理。

在谈到荷兰民运以往示威抗议活动经验时,王国兴解释:二十多年前,我们曾成功地阻击过李鹏访荷,抗议示威者与李相距仅十来米,在李鹏面前高呼口号,高举标语,并直接与李鹏卫队发生肢体冲突。所以这以后荷兰警方一直紧盯我们,搞示威活动确实需要斗智斗勇。

国兴还谈到一件往事,当年荷兰民运曾策反过中国大使馆的工作人员,在李鹏来访前申请政治庇护,该女士原内定负责李鹏夫人的接待工作,致使李鹏改变访问行程,取消荷兰访问。

笔者还是被朱志军的正义之气,及勇气所感动,也为荷兰民运队伍平添新力量而高兴。

推动中国民主宪政不是民运组织的专利

有朋友提出:海外民运工作普遍很弱势,让中国国内百姓提不起劲,方法不多,局面太窄,影响不大,无论是荷兰,还是美国等都一样,显示不出民运组织的存在价值。

笔者肯定了批评者,能提出这样的想法,就说明这是在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前途操心与担忧。笔者根据自己的了解,介绍了近年来海外民运工作的方方面面,以及呈现弱势的主客观原因,并希望大家能一起来探讨新路子与参与运作。推动中国的宪政民主制度是一项全社会的改造工程,不是民运组织的专利,不能局限于民运小团体一厢情愿的自娱自乐,是全体中国人的共同责任与义务,把民主事业作为每一个人的自身事来对待,我们也非常愿意与大家合作,共同来面对与谋划,不能只是批评,应该提出建议和方案,投入中国民运事业不分先后,没有主次,我们在座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

梁友灿介绍道:海外民运工作十分艰辛,我们没有资源,没有地位,没有选民,这是一项长期艰巨的事业,既要过好家庭生活,又要义务出钱出力投入民运工作,做到做好两不误,他以自己30年来海外民运工作的历程,用亲身的经历的一些事情,与大家交流与分享。

左起田牧,王国兴,梁友灿。图/田牧提供

2019年是个特殊年份

交谈中,大家认识到2019年是个特殊年份,适逢“五四运动”100周年,这是一面民主运动的历史旗帜;“七九民运”40周年,魏京生提出了“第五个现代化”,即“政治现代化”,开启了中国当代又一波的民主运动探索之路;“八九民运”30周年,这是中共建政以来第一次全国性学生与民众的民主浪潮。在当下动荡的国际国内形势下,中国人民推动民主宪政的浪潮将掀起新的高潮,我们都有责任,把握时机,出谋划策,积极行动,共同去促进与迎接新的一年工作。

维权女士陈艳说: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我们可以各尽所能,在各个领域都可以积极推动。

利用网络平台,营救无名义士

民阵监事会召集人陈忠和建议:与国内力量的合作很重要,我们需要利用好网络平台,比如微信、脸书与推特,把海外的声音传播到国内去,每天多多转发一些正能量信息,只需手指播播,也一样工作,不要小瞧了身边的小事,做好有心人,把民运工作溶化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去,全民运动就从传播民主信息开始。

兰占生提出:海外民运只关心有名望的人,还有不少国内与专制政权的抗争者,都没有得到海外的关注与报道。

我们建议:现在就把这事作为我们共同的工作,你可以把这些人的情况书面提供给我们,资料尽可能的详尽:姓名、出生年月、中国住址、因何事被抓被判、现在关押地址等。我们首先可以将人物与事件报道出来,为这些义士呐喊与呼吁,并将这些案例提供给有关国际组织,也请他们出面向中国政府交涉。

民主墙时期的老战士姜福祯

有一位“七九民主墙运动”的民运老战士姜福祯,令我格外关注,当年他是孙丰主编的民运刊物《海浪花》的重要成员,后因《海浪花》被取缔,他被青岛职工大学勒令退学。1984年开始参加法律专业自学考试,1987年取得山东大学和山东省高教委员会颁发的毕业证书。1986年后分别主持青岛橡胶工业集团和双蝶集团《开拓》和《小荷》文学季刊。

姜福祯因参加“八九民运”,被中国政府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1994年底提前释放出狱后,摆书摊数年,后来转开书店惨淡经营,2012年书店倒闭。1998年他参加了中国民主党组党筹备组工作。1998年参加网络上的各种民主活动,参加各种呼吁、抗议、建议等签名活动几十起,同时在《民主论坛》、《民主通讯》、《大参考》、《博讯》、《北京之春》等网络刊物上发表文章近百篇。姜福祯也是独立中文笔会的老会员。

姜福祯肯定了海外民运工作的长期坚持,也理解中国民运事业的艰难与坎坷,愿意与各方保持联络与交流,参与海外的民运各项工作。

参加此次聚会的有:民主中国阵线理事会召集人王国兴、梁友灿、潘永忠,民主中国阵线监事会召集人陈忠和,还有荷兰民阵组织的骨干金朝、林东漪,独立中文笔会会员姜福祯,及维权人士朱志军、兰占生、陈艳等。

有诗说:莫问一江东逝水,昨日之日不可回,且饮半盏将进酒,再得三寸时光随。聚会的朋友,一一慷慨陈词,把盏约定,让我们共同告别昨日,用我们的智慧与勤奋,去迎接明日的中国民运新高潮!

民报2019-01-03

阅读次数:1,93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