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贻春:台海两岸政治关系通俗讲话(6、7)

Share on Google+

六、尽一切可能坚决制止中共发动对台战争

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亚太地区稳定,应当尽一切可能坚决反对并制止中国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发动对台战争。发动对台战争,就是破坏亚太地区的稳定,就是对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均势造成难以弥补的灾难性损失,就是打破现实政治版图的原有宁静。发动对台战争,不仅是大陆的悲剧,也是台湾的悲剧;不但是中国人的悲剧,也是整个人类的悲剧。为此,必须动用人类文明迄今为止所具有的一切道义的力量、政治的力量、经济的力量、文化的力量乃至军事的力量,全面地、迅速地和坚定地制止台海战争于萌芽状态。

要彻底破除绥靖主义的种种幻想,要从张伯伦给希特勒让步而导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惨痛历史中汲取应有的教训,要深刻认识极权主义的法西斯政权与极权主义的共产党政权本质上的不约而同乃至根深蒂固的一致性,要清楚地理解极权主义乃是战争的策源地、导火索和驱动器。没有极权,就没有战争;有极权,战争就每时每刻都可能以新的面目、以新的名义、打着新的冠冕堂皇的旗号堂而皇之地、莫名其妙地发生。所以,要制止战争,就必须反对极权,并与极权专制的腐朽势力作以坚决的揭露、批判、声讨,乃至于不同形式的斗争。

要以道义的力量反对并制止战争。追求人道的和平而反对非人道的战争,追求和平的正义而反对战争的非正义。以“人权高于主权”的理念战胜任何形式的地区扩张主义与地区霸权主义。

要以政治的力量反对并制止战争。一切主持正义、热爱和平的国家、地区、各种政治势力、知名人士都要义不容辞地公开谴责中国大陆北京政府的军国主义图谋,都要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亚太地区稳定而反对并制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可能发动的对台战争。

要以经济的力量反对并制止战争。要采取一切形式的经济制裁、包括禁运、冻结资金、停止经援、撒走外资等方式对非理性的战争策源地,即极权主义的法西斯的北京政府进行经济上的全面的惩处,要进行事先的警告,并进行事后的追究。

要以文化的力量反对并制止战争。要进行反对战争而不是鼓吹战争的学术论证,要进行缔造和平而不是发动战争的学术讨论。从维护世界和平的立场出发进行各种形式的争鸣,而不要以自己所谓的学术地位和学术资本对战争进行为虎作伥地支持与赞美的证明。要把学术作为整个社会的良心,要把学术作为历史发展的马达,要把学术作为和平的宣言。

要以军事的力量反对并制止战争。极权主义哪怕什么都不承认,但也不得不承认实力,尤其是军事实力。热爱和平的国家和地区的军事实力的增强能够有力地制约、制衡极权主义势力并使之不能随心所欲地轻举妄动,不能张狂至极地发动战争。所以,要战胜极权主义及其挑起战争的邪恶势力,就必须具有大于或至少不能小于极权主义军事力量的军事实力,方能够形成制约战争的制衡力量。这种情况,亦即制约极权主义军事扩张的强大实力,能够卓有成效地保卫和平并带来地区性的安全与稳定。而如果对极权主义不能以强大的军事实力加以制约,那么极权主义就极有可能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肆无忌惮地对世界和平与稳定进行公开的挑衅、捣乱与破坏。发动战争的军事力量必须由维护和平的军事力量来战胜,邪恶的实力需要正义的实力来战胜。

要以文明的力量反对一切形式的野蛮;要以进步的力量反对一切形式的落后;要以和平的力量反对一切形式的战争。为此,有必要寄希望于国际社会在台海两岸关系上发挥出应有的斡旋作用。例如,一些国际组织,像联合国安理会、联合国人权委员会等,都可以发挥出各自不同的作用。

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先生可以就台海两岸局势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或一个特别小组,以定期审视台海两岸的局势,并对可能的战争问题举行联合国所应举行的例行安全会议,可以请作为安理会的成员国的中国大陆政府与不是安理会成员国的台湾政府参加相关会议。联合国的相关会议及其决议,应当作为世界范围内的道义力量,显示其否定战争(包括否定台海两岸之间的战争)、追求和平(包括台海两岸之间的和平)的应有价值。

作为发达国家的美国、欧盟等也要以保卫和平、防止战争、维护世界民主力量、促进自由人权的立场积极地而不是消极地、明确地而不是含糊其辞地关注并一定程度地介入台海两岸关系的和平与稳定的维持之中。不要理睬极权主义的中共所谓的“不许干涉内政”的指责,也不要相信中共所谓的“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的胡说。极权主义的中共政府本身就是非民意的存在,它的存在本身就在每时每刻伤害着中国人民的感情,只是一味地伤害并蔑视中国人民感情、一味地镇压并取缔中国人民人权的中国大陆北京政府不允许别人来批评、不允许他人来指责而已。这,难道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实乃荒唐得可以,实乃可笑之至也!

美国应该担当起维护世界和平,也包括维护台海两岸和平的历史重任。美国由于其人类历史上最先进的民主制度及其带来的先进发达的经济、文化、军事等实力,能够卓有成效地防止并制止世界上一切战争的罪恶,也包括台海两岸之间可能发生的战争之罪恶。

五○年代初,由于朝鲜战争爆发,美国派谴以麦克阿瑟为主帅的第七舰队驶入台湾海峡,从而有效地遏制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台湾本岛的进攻,并使台湾处于不受共军犯台的和平保护之下,于是才有了后来的台湾经济腾飞的奇迹,于是才有了台湾政治民主化的创举,于是才有了可爱的台湾经验,于是……总之,台湾作为民主化的基地,作为人类文明的缩影,作为自由的象征,不但要由中国的台湾人来保卫,也要由中国的大陆人来保卫,还应该由民主世界、由文明社会来保卫,其中主要地是由美国来保卫。

美国朝野已经明确地注意到这个问题,这是有利于台海两岸和平与稳定的。例如,“加强台湾关系法”的通过与实施、“美、日安保条约”把台湾海峡的和平也作为防范内容,都是使台湾这个民主之岛、自由之岛不能陆沉的极为关键的重要内容。

但人们也不能不看到,由于战后一代的美国新领导人,亦即克林顿总统对共产极权的本质、尤其对中国大陆共产政府极权本质的不甚了解,所以便心怀善意地希望北京政府如其所愿地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但恰恰就是这位年轻总统的一再退让、一再忍让,才使得大陆的北京政府变本加厉地得寸进尺,得尺进丈。当克林顿称赞江泽民为“中国大陆少见的开明的领袖”时,江泽民及其领导的中国共产党立即开始了对风行于中国大陆的和平组党运动这一天赋人权予以彻底地封杀,并把中国民主党的领导人统统地判刑十年以上。当克林顿以“三不”的对台政策向北京政府示好时,北京政府却磨刀霍霍、文攻武吓,声言“不惜以血的代价把台湾给收回来”。尤其可笑的是,当克林顿与江泽民互相吹嘘中、美关系为“战略伙伴关系”时,北约误炸中国驻南使馆事件却引发了中国大陆一时不明就里的学生们民族主义的狂热,在北京政府的默许下,打、砸美国大使馆,演出了一出不是义和团的义和团鲁莽丑剧,也算是给“中美战略伙伴关系”这个作秀大于实用的外交辞令,写下了一笔惊人的注解。

美国总统克林顿先生作为张伯伦首相的后裔,其所继承的绥靖主义精神又一次在中国大陆、在对台关系上得到了体现,并且也得到了发扬光大。与英国前首相张伯伦所面对的对手,即“伟大、光荣、正确”的纳粹党的“核心”、德国国家元首希特勒有所不同的是,克林顿总统面对的则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核心”、即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与极权主义政权打交道的西方政治家们,无论张伯伦也好,还是克林顿也好,都不能说具有相当成熟的并且不被表面现象所蛊惑的政治经验,他们以君子之腹,度小人之心的所作所为到头来只能使他们自己陷入到难以挣脱的窘境之中。

对极权主义政权,必须像里根总统所做的那样,绝不手软,绝不客气。要以“邪恶帝国”的名义称谓之,要以摧毁“邪恶帝国”的信心与勇气、行为对待之。对极权主义政权的绥靖主义政策,将给人类带来更大程度的危害,将使和平的愿望一步一步地落空,因为极权主义是会因为绥靖主义的妥协与谦让、尤其是无原则的谦让与妥协和以牺牲他人的利益来满足极权主义的兽欲而使得其血盆大口欲加张狂,并以吞噬越来越多的能量来填满它永远也填不满的欲望。试想张伯伦的绥靖政策使希特勒的纳粹德国有所收敛了吗?否,事实恰恰相反。试问克林顿的绥靖政策使得江泽民的北京政府有所收敛了吗?否,事实也是恰恰相反。

可见,绥靖主义是要不得的,尤其在处理台海两岸关系上。甚至可以认为,台海两岸关系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剑拨弩张之势,与克林顿总统的绥靖主义政策不无关系。克林顿总统应该对此引以为鉴,克林顿的后继者应该彻底更正克林顿的这种损害台海两岸关系,也损害美国国家战略利益的绥靖主义政策。

在改正其绥靖主义政策的基础上,克林顿总统或其后继者应该从维护亚太地区和平、进而维护世界和平的角度出发,邀请中国大陆北京政府领导人与中国台湾领导人到美国总统府、亦即白宫作客,并展开两岸间的政治谈判,如果可能,最好是达成永保台海两岸之间永久和平的框架协议。如果大陆北京政府参加这种谈判,那就说明了北京政府也可能还是有诚意的;如果北京政府拒绝参加,那么北京政府就在全世界面前输了理,因为作为极权主义政权,北京政府是不愿意摆出哪怕是和平的姿态的,更遑论什么和平?北京政府既然是执意要打仗、要发动罪恶的战争,那么全世界人民、全世界的各国政府和各种政治势力难道不应该采取什么有效的措施去阻遏可能发生的台海两岸的该死的战争吗?

如果美国政府邀请台海两岸领导人举行会谈,中国大陆的北京政府也可能以“外国势力不要干涉中国内政”、“中国政府反对被外国势力随意操纵”、“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主权独立的国家,不参与美国政府出于干涉中国内政目的而举行的两岸领导人之间的会谈”等等假、大、空的外交辞令进行搪塞,那么假以联合国的名义,以联合国就台海两岸局势举行全世界大会的名义,邀请台海两岸领导人到联合国总部参加谈判又如何呢?是不是可以去举行和平的两岸谈判呢?

联合国也应当派出特使前往台海两岸视察,到北京、台北了解情况、展开调察,并拿出保卫和平、防止战争的切实可行的方案来。如果可能,最好是成立一个监视、防止台海两岸发生战争的“联合国台海两岸防止战争调察团”等组织,就像检查伊拉克生化武器生产与使用情况的组织机构一样,这将有助于防止任何形式的台海战争,抑制它于未燃状态。这,无疑是保卫和平的正确举措。

而设立于海牙的国际法庭,应该立即设立专门的法庭,如“审判战争罪犯法庭”、“审判亚太地区战争罪犯法庭”、“台海战争罪犯法庭”,虽然法律通常采取的是事后追究制,但海牙国际法庭可以设立模拟式审判机关、模拟式国际法庭,以准备起诉发动台海战争的罪魁祸首,以增强国际法律的威慑力、震慑力。

我相信,只要全世界爱好和平的正义力量团结起来,一致反对给人类文明必然造成灾难的台海战争,极权主义企图发动攻台战争的阴谋就一定会破产,台海之间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就能得到有效的保证,亚太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就能得到有效的保证,全世界的和平、安全与稳定就能得到有效的保证,人类文明、正义的事业就能得到有效的保证。

七、结束语

中华民族应该以自身的全面的现代化作为自我规范的认识标准和行为标准,凡是不符合现代化建设要求的,凡是不符合历史发展与社会进步要求的,都是必须加以克服的,都是必须加以更正的。而台海两岸之间的战争,包括战争叫嚣、战争准备乃至最后的大打出手,无论从现实的角度讲,还是从历史的角度讲,抑或是从未来的角度讲,无论是从台湾的观点看,还是从大陆的观点看,抑或是从任何第三方的观点看,都是毫无可取之处的,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都是百分之百地危险的。

如果野蛮把文明来战胜、极权把民主来战胜,如果战争的阴云密布而和平却不见踪影,如果血肉横飞、尸体横陈的悲惨景象再一次成为大陆的现实、也成为台湾的现实,中华民族呵,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呵,为什么总是在极权所导致的苦海中浮浮沉沉?!

二○○○年五月六日书成于中国大陆民主自由战略高地
首发于《中华评述》二○○○年五月
二○○三年四月二十二日订正于中国大陆民主自由战略高地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01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