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贻春:金正日的故事

Share on Google+

说到北朝鲜,我就想起了一九九零年遇到的靠近北朝鲜中朝友谊乡的一个乡长,他曾在前一年,即一九八九年,去朝鲜参观了大约半个月之久。那时,金日成仍然健在,还没死,但年事已高了,不过他还是北朝鲜永远慈父般的伟大领袖、是钢铁般的战无不胜的元帅,但没多久他就一命呜呼地被死神给战胜了。乡长所讲述的故事就发生在金日成尚未去世,而他的宝贝儿子金正日还未完全接班的时候。下面就是这位乡长的自述:

刚到朝鲜的时候,我们到新一州的大街上去看,商店的橱窗摆得花花绿绿,各种各样的商品都有。可一走进去,我就发现其实什么也没有,空空荡荡的,货品奇缺。里面几个满脸菜色的店员冷漠地看著我们,一脸的愁容。大家都纳闷:明明在外面的橱窗里看到那么多的商品,怎么一进来却什么都没有了?我也奇怪,就上去问了问店员,店员随手一指橱窗。哦!我明白了,原来摆在橱窗里的商品全是装样子、做宣传的,全是骗人的。这种事在中国也发生过不少,一有什么国际友人来访问,我们不也是东借西借的装给人家看吗,国际友人走后再物归原主。所以,在朝鲜看到的事,我是应该充分理解的!

第二天,新一州的主要领导为欢迎我们这些中朝友谊代表团的成员特意办了一次宴会。去了之后,我一看美其名曰的宴会上的菜原来就是那一些咸菜呵,里面最讲究的可能就是一盘盛有几条瘦小的明太鱼了,才半根筷子那么大,还算是大的呢。新一州的州长、州委书记等同志还非常热情地用这些东西来招待我们,并示意我们一定要吃饱吃好。唉!你说我们能吃饱吃好吗?这可能就是具有朝鲜特色的社会主义了吧?宴会结束后大家联欢,我正好从国内带去了几副扑克牌,也就顺势作为小礼物给朝鲜各位领导每人送了一副,那些朝鲜党、政、军领导们都非常高兴,握著我的手连连道谢,就差管我叫爹了,好象他们得到了什么价值连城的宝贝一样。到了晚上,朝鲜的领导们安排我们去了他们市里最好的宾馆,所谓最好的宾馆其实房间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张大床,冰箱里空空的,倒是有一台小巧玲珑的破电视,打开来看,一派莺歌燕舞的场面,黑压压的人群不是在唱歌就是在跳舞,再不就是正在高呼“金日成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口号。表面上看好像形势一片大好,但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就会发现几乎人人都是满脸菜色、可能很久都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都快饿死的人了,还他妈的“万岁”呢,喊得倒挺欢!

过了几天,我们来到了朝鲜的首都平壤。平壤市和新一州的情况差不多,但大街上都是清一色的水泥地面,从这点来看首都就是跟别的地方不一样。其他方面倒也差不多少,只不过比别的地方大了一些、人多了一些;商店也是这样:外面一片光鲜,里面却空空如也;街上的人们都是满面菜色、无精打采的,可领袖塑像却高大得很,到处都是金日成和他那个叫做金正日的宝贝儿子在一起指点三千里江山的巨幅画像。为了欢迎我们中朝友谊代表团的到来,他们还不得不振奋起昂扬的革命斗志,装扮出一副兴高采烈、热情洋溢的样子!第二天下午,我们被邀请到“金日成大学”参观,主要是瞻仰朝鲜革命和建设的指导者、朝鲜人民衷心爱戴的英明领袖金正日学习和战斗过的地方。

进大学之后,讲解员直接把我们带到了一幢楼的前面,那是一幢四、五层高的大楼,现在已经空无一人了。据讲解员说,这就是当年金正日学习过的地方,现已开辟为金正日展览馆。讲解员告诉我们,这幢大楼有著非凡的历史意义,也是所有朝鲜人民心向往之的地方,因为英明而伟大的指导者金正日曾在这里留下过光辉的足迹。进到楼里,见是一条长长的走廊,走廊里空无一人,象是被废弃了好几年的样子。讲解员这时又说:“金正日同志为思考国家的命运和全人类的未来曾经在这里沉思良久,走来走去,他为全体朝鲜人民,为全世界被压迫、被剥削的人民指明了光辉的道路。”听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似曾相识的一系列豪言状语,像“解放世界三分之二受苦人”啦,“一定解放全人类”啦等等,这是多么的耳熟能详呵。如果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我恐怕也会沿著金正日所指明的“光辉正确的道路”杀向前方的,至于“前方”是什么地方,那恐怕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接著,讲解员带我们到了三楼的一间教室,只见讲解员走到了好象是后面倒数第三排的一个座位旁,朝向那张桌子和那张椅子满怀激情地、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挺起身子对我们说:“这个座位正是我们的英明领袖金正日当年坐过的地方,那时他是一个多么富有才华的大学生呀!他不但善于学习,而且能够把所学到的知识运用到朝鲜革命的具体实践中去。他不但是我们大学的骄傲,而且是我们全体朝鲜人民的骄傲,也更是全世界人民的骄傲。没有他的英明教导,我们肯定会在茫茫的黑暗中迷失方向的”。

说到这里,讲解员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有一次,一个大学教授在讲台上讲一个问题的时候,金正日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指著教授的鼻子说:你讲的不对,我告诉你这个问题的来胧去脉吧。说罢,金正日用他那光辉而深遂的思想、雄辨滔滔的言词和不可抗拒的魅力侃侃而谈。他旁征博引、喻古论今、滴水不漏、才华盖世,一席话令教授和同学们都获益非浅,大开眼界。真可谓是“听君一习话,胜读十年书”啊!大家一致认为,金正日不但比这里所有的教师有水平,而且在他就读“金日成大学”时就已经充分显示了他作为一个领袖的全部理想、天才和不可抗拒的主体思想继承者的伟大力量。讲解员还说,自那以后,凡是老师有什么问题,无论是国内问题还是国际问题、无论是工业问题还是农业问题、无论是教育问题还是科技问题,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向金正日同志请教,并每每都能从金正日同志那里得到满意的、正确的而且是不可辩驳的答案。

后来的参观,我耳濡目染的净是一些遍布于朝鲜城市和农村的金日成领袖塑像,到处都张贴著各种各样的稀奇古怪的标语口号,听的是嘹亮的革命歌曲,看到的是鲜艳的红旗呼啦啦地飘,走的是具有朝鲜特色社会主义的革命路,吃的是革命的小咸菜,喝的是革命的稀里糊涂的粥。

这样地革来革去,你说,我他妈的是不是也快要成为一个革命的老混蛋了吗?

大纪元首发

阅读次数:1,02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