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人常以成败论英雄,此大谬矣。夫成败者,世俗功业也;英雄者,克己抗恶也。前者以功利为核心,后者以价值为权衡。以成败论,则杀人如麻者,尽皆英雄,此梁任公所言之杀人英雄;以道德论,则修身抗暴,意在天下为公者,方真英雄也。真英雄其克己,与物欲战,与私心战,与杂念战,与怠惰战,时时非此即彼,至于节衣减食,甘于陋居瓜菜,乃常态也;其抗恶,则不畏蛮横强暴,敢于仗义执言,追求真理正义,虽刀斧加于面前,不可夺其志气。而克己抗恶之外,类于常人,又何足论哉!

张林君乃真英雄之一也。吾始知张林于公元一九九二年,其时为吾十年牢狱之次年,有同监蚌埠人,每每谈论张君,曰其嫉恶如仇,曰其刚毅果断,曰其貌相堂正,曰其指挥蚌埠八九民运举重若轻。心中遂暗羡慕之,欲引为师友久矣。

至去年,吾幸有良机拜会张君,听其侃侃而谈,感其思精识广,持有猛志,非普通书虫可比也。而后交流日多,时长朝夕畅谈,复于朋友处、网路上获悉更多,乃深知张君有大丈夫品格。

张君名林,号楚英,安徽蚌埠市人,年逾不惑。少小便有志于学,即冠之龄入清华大学,于专制铁幕中,苦苦思索,探求真理,认定专制为万恶之首,乃信奉自由民主,以之为复兴华夏之圭臬。

尔后组建学会,宣扬人道。卒业后一年,抛弃铁饭碗如抛弃敝履,专职抗击专制。于蚌埠,兴办云梦沙龙,前后聚合千数青年,关注天下大事,谈论种种义理。稍后泅渡蛇口,至香港寻找义军未果,便返回内地周游,寻找同道,举义心切;餐风宿露,等闲视之。筹划海南民主青年会,策动中缅自由战士基地,一并遭到官方压制。乃至京都学府,与诸华夏赤子,结为同心。八九民运大潮兴起,复回故乡蚌埠,掀起民运波涛,遥遥呼应京都广场。官方因此而监禁张君两年。出狱不久,仍然游历华夏,曾至京都与同心合谋,组建中国劳动者保障联盟,复遭到官方迫害,劳教三年。九八年首次劳教结束,被迫逃亡美国,交游广大,参与众多民运活动。因感海外遥离本土,无法直接抗暴,遂返回祖国,企图效博浪沙、黄花岗之壮举,舍身为民,未料入境即遭拘捕,复遭三年劳教。至此,张君牢狱生活先后逾八年,饥饿、寒冷、疾病、殴打、虐待、恐怖气氛,摧残其身心厉矣,然其意志坚如磐石,不可摧毁。

去年吾遇张君,见其以一指,顽强点击鼠标,另外九指因牢狱摧残而残废。文章字字句句,见出爱民之心,痛恨专制腐败,抨击马列,颂扬孔孟,提倡民主宪政,而归宿在人权民生矣。深谈详读之后,乃知张君之思路,完全转入和平理性之轨道。年底,官方以“涉嫌煽动颠覆”为名,拘禁张君;日前蚌埠中院开庭审理,迫害升级。

反复牢狱、长久贫困,未能阻挡张君抗击专制,美国生活之安康,不能迟滞其冲锋陷阵之决心。张君正所谓“威武不能屈,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者也。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7月5日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