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今天是我的生日

Share on Google+

应马克先生盛邀,今天全民皆荤。

(前略)岁寒的一语道破天机。

所有的我们相见恨晩,这个年代的我们或他们总觉得见一次少一次,这话是郁郁说的。我总觉得人在世和女人做一次少一次,酒桌上美酒喝一杯少一杯,无问西东销魂的春梦得一次丢一次,春夏秋冬所有的阴差阳错得多一次,也就仅此。

烟酒文字和我同步的非国强莫属,直感觉今天的酒席上各路英雄都不近女色。一如多年前北京的那次所有人都在政治独老酒葫芦心怀红尘美景。我说本酒葫芦的主题是女人和政治,或政治和女人,若我得罪了政治请女人护驾,若我得罪女人,上帝震怒。

这老孙和小动物过去低调现在低调总有一天不再低调,这各种颜色的酒都见经传都能泼墨未来。张平总是回忆总在久仰以后差不多也是,伟良一次次恨晩直至方长但见来日,今天黎明的舌头比谁都短他的骂意总见春秋,每次芬芳的矜持总是明眸善採总能消化当下也能走进历史,恒凤他俩总是脉脉含情来日方长岁月总见悠悠。

前两天均华兄认为人生若没意义这世界因丧失信仰丟失底线而恶贯满盈。我说一个没意义的人生可以多端作恶也可以造福红尘,就像人生一旦有意义可以魔鬼法西斯或独尊某个邪义祸害尘世,也可以博爱四方普世天下今生来日只求闻达。

我说今天是我的生日,于是万水千山尽皆欢颜,满席的歌声破题⋯⋯于是,小美女的鲜花满屋惊奇。

2019-01-05

作者自介:

诞生于大跃进年代的上海,独立中文笔会会员,现幽居于悉尼。
一生放逐于精神乱世,驰骋于千古红尘,游走于浩瀚环宇,浪迹于未来玄空。自信文字不仅可力透纸背,还可以穿越人心颠沛魂魄直达形而上软处。
自称:一壶老酒能醉天下,一杆老枪能打天下,一把胡子能扫天下,一腔文字能玩天下。

阅读次数:1,23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