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生:那一个世界(外二首)

Share on Google+

尾生诗歌:《在成都杜甫草堂》

一首诗到底能走多远
一首诗究竟又能写多长
在成都的杜甫草堂
我默默地在追想

江山已经
变化了多少次颜色
李杜诗歌的太阳却还是
今天升起的那一个太阳

虽然有些古旧的
字词,已经失去了肉身
虽然有些熟悉的文字
已经被刻入了砖墙

但我看见那浣花溪
却还依然有诗意在流淌

2018年7月21日 于成都

尾生诗歌:《致薇依》

我的爱人
她不是在桃花源
我的爱人,她已经
丢失在了时间

我该如何跨越
两个世界,去接住
一枚梦中的苹果
在苹果,她掉落之前

我的火车
穿越在今生的隧道里
我该如何去追寻你的足迹
你的火车已经驶向了
无限的未来

注:读薇依《在期待中》期间作
2018年7月23日 于成都去云南火车上

尾生诗歌:《那一个世界》

一只鸟飞得太高
仿佛脱去了地心的引力
你的灵魂过于轻盈
以致快飘出我的身体

那一个世界把罪恶
用一只只毒疫苗注入
他们自己的孩子,他们
说这还不是地狱

我还在另一个世界
旅行、写诗,几乎已经
感受不到他们的疼痛
也听不到他们的哭泣

如果没有十字架的道路
我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要下去
如果没有那一次道成肉身
我实在无法明白今生的意义

2018年7月23日 于成都去云南火车上

阅读次数:5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