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彻底与透底

Share on Google+

“左”派前面加一个“桎”字,就为的这帮人造反造成彻底,彻底之“桎”。比如:他们实行除四旧,把招牌上,马路上用字不太革命之处统统砸烂,涂掉,把人们家里的观音菩萨、天女散花、三十年代妇女嫁妆的红缎裙子等付之一炬;这还不算彻底,必须把所有的古代文物,书画、石碑、名胜古迹一古脑儿破坏殆尽;实行抄家,一定要把好好的地板撬掉。屋顶上的瓦片都翻过,这还不彻底,后来又发明出毁灭性的抄家;再如:把你打倒在地,大字报上把你的名字倒过来写,还要用红墨水打上红杠杠;这还不算,打翻在地还得踩上一只脚,这么着还不够彻底,非得“叫你永世不得翻身”。

打倒刘少奇同志的彻底性也表现得十分突出,给他戴上一顶帽子还不够,要戴三顶;打倒刘少奇同志本人还不够,连他的夫人也必须打倒,甚至王光美同志搞四清的“桃园”大队的领导干部也一并打倒;后来发展到山西省编了个戏,戏名叫《三上桃峰》,只因其中有一个“桃”字也成了一条替刘少奇翻案的罪状,大批特批,连撰文称赞这个戏的作者也惨遭横死。这还不彻底,刘少奇同志的子女也统统受害,他的两个儿子死于非命;王光美同志的兄弟姐妹、外甥、妹夫都要挨斗,连王家的祖坟也要刨出,焚尸扬灰。“株连九族”这个数字远远不能概括这件“最大冤案”的波及范围,因为所有在党的领导下的老干部都背上了“刘少奇的黑爪牙(黑干将)”的罪名而被打入地狱。这真是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新纪录。

打倒刘少奇的彻底性还表现在把他讲过的每一句话都宣布为“黑话”,连他在党代会上经过全党一致通过的“报告”也宣布为“反动透顶”。这样的“彻底”就变成了“透底”,那几个图谋打倒他的人,岂不也一弄成为“反动”的了?瞿秋白同志在《透底》一文中讲过:“凡事彻底是好的,而‘透底’就不见得高明。因为连续的向左转,结果碰见了向右转的朋友,那时候彼此点头会意,脸上会要辣辣的。”(引自鲁迅《伪自由书》,据曹靖华的《往事与漫忆》中称,此文的作者原来是瞿秋白。)

这一段话的重点就在“连续向左转”上。“株连九族”固然是古代的封建思想的延续,不过从“四人帮”横行期间,干得那么野蛮,那么残忍,法西斯的罗网布置得那么广阔,那么严密来看,更多的推动他们那么干的却是以“革命的彻底性”挑起的小资产阶级的盲目和狂热所致,不过“连续的向左转”到头来不仅是“碰见了向右转的朋友”而已。通过十年的“试验”,其结果是把个偌大的中国,引向了大破坏、大倒退、大混乱、大失人心,并在制造冤案方面不但从其数量上打破了历史记录,而且在其惨无人道方面也是史无前例的。

《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书也批得非常“透底”,几乎除标点符号以外都被批成“宣传修正主义”,“宣传叛徒哲学”。比如:自刘少奇被打倒后,直至中共十一届五中全会公报公布以前,报章刊物从来不敢用“修养”二字。(只是在去年下半年后,杂志里开始出现了“修养”的词汇。)其透底之程度可以想见。其实“修养”是表示一个人的文化教养和道德品行的综合用语,这是人类进入相当高的文明时期才出现的词汇。只有提倡流氓加文盲的林彪、“四人帮”才把它视若眼中钉,必须从语言和文字领域里永远剔除出去。

于是,跟“修养”的词汇对立的东西就大肆猖獗,什么打、砸、抢是革命行动啦;蛮不讲理,一面念着语录一面用铜扣的皮带打人,成了“造反派的脾气”啦,在《修养》一书里刘少奇痛加鞭挞的“剥削者思想”:“他们总是以损害别人使别人破产作为发展自己的必要条件,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使别人受苦的基础上。……他们不能有真正的人类的同情,而必然玩弄阴谋诡计,进行暗害活动,使别人倒台破产。然而他们又不能不说假话,不能不在大众面前假装‘圣人’,装作‘公道的主持者。’”这段话真像一把锋利的解剖刀,把林彪、“四人帮”一伙刻画得多么深刻,多么逼真啊!《修养》的被批判,怀有上述那种卑劣灵魂的家伙更可以在光天化日之下招摇过市,大显身手了。

这一伙遗臭万年的恶棍,他们在批臭《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时,忘掉了这本书的历史:它曾教育了整整一代共产党员去完成打败日寇推翻蒋家王朝的革命任务。它在一九四二年被党中央指定为必读的“整风文件”之一。他们可以把历史一刀切,但老一辈的共产党人却是从这本书里汲取营养,锻炼党性,使自己成为成熟的马列主义者的。从历史的因果关系来看,老一辈的共产党人正是从少奇同志的遗训里辨别奸伪,获取力量,增强斗志,才毅然决然挥起铁拳将林彪、“四人帮”一举歼灭。这也就是彻底打倒“修养”,结果“修养”却回过头来惩罚了这帮阴谋家。

《论共产党员的修养》里,引用了范仲淹、孔子、孟子等对后世很有益的话。在批臭《修养》一书后,所有的报刊图书再也没人敢引用先贤的这些话了。例如孟子讲过这么一段话:“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四人帮”批评这话是什么“先验论”,这说明他们连什么是“先验论”全然不知。少奇同志引用这段话,对处在逆境里的革命者有很大的作用。我们可以设想,在少奇同志被打倒后,禁锢在黑牢的日子里,孟子的这几句话仍然会给他桎大的精神支持吧!不过他万万没有想到:摆在他面前的,并不限于“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呢,林彪、“四人帮”是要打断他的脊梁,送他的命!这一点是刘少奇他老人家始料不及的。悲夫!

不过,刘少奇同志早就给“共产主义运动中的蟊贼”画过一幅肖像画:“这种人根本不懂马克思列宁主义,而且是胡诌一些马列主义的术语,自以为是‘中国的马克思、列宁’,装作马克思、列宁的姿态在党内出现,并且好不知耻地要求我们的党员尊重马克思、列宁那样去尊重他,拥护他为‘领袖’,报答他以忠心和热情。他也可以不待别人推举,径自封为‘领袖’,自己爬到负责的位置上,家长式的在党内发号施令企图教训我们党,责骂党内的一切,任意打击、处罚和摆布我们党员。这种人不是真心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不是真心为共产主义的实现而斗争,而是党内的投机分子,共产主义运动的蟊贼!”这话大概是针对王明而言,但刘少奇同志却特别告诫说:“然而我们是否能够完全自信地说,在我们党内就从此不会再有这种人了呢?我们还不能这样说。”刘少奇同志给我们全党敲起的警钟,至今不是仍然应该引起我们的警惕吗?

如今,中央十一届五中全会已经作出回答:刘少奇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和无产阶级革命家,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的真理的声音是扑不灭,锁不住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仍然会成为培育千百万共产党人的不朽的教科书。在这本历尽斧钺之灾的教科书重新发出其光耀的时刻,我们看到,它又增添了以刘少奇同志自己的鲜血写的新篇章,这个新篇章的内容是:一个共产党人不仅把自己的信念,高尚的道德标准教育别人,勉励后来人,而且他以自己的节操,自己的行为,自己的光明磊落的一生实践它,体现它!

一九八0年第六期《安徽文学》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5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