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布达拉宫随想

Share on Google+

拉萨的最辉煌庞大的古建筑,要数布达拉宫。对这个藏族古文化荟萃于一处的大宫殿,又是藏汉民族交汇于一处的大寺庙,我从纪录电影和画报里就熟悉它的壮丽的外貌,早已寤寐思之。曾立下宏愿,此生一定要涉猎一番。这次有机会从西安进入拉萨,终于实现了这一宿愿。

布达拉宫最早是由公元七世纪的松赞干布所建,唐的文成公主远嫁藏地,作为他的妻子。布达拉宫就是汉藏结合的历史的见证。六百年后,五世达赖又将布达拉宫扩建,整整造了五十年,就是白色的宫殿;五世达赖以后,每一代达赖喇嘛都要兴建一座宫殿,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红宫。宫殿共十三层,高一百十七米,宫内有八个达赖喇嘛的灵塔,每个灵塔都是用金叶包裹起来,饰以无数的宝石、珍珠、马瑙。我还看到了高一米的珍珠塔,是用二十万颗珍珠连缀而成的。在“文化大革命”中不翼而飞的最大最美丽的稀世之珍——原来是释迦牟尼佛前额上的一块红玉,我们很遗憾地看到这个高达两丈的大佛,在他的前额留下了那个动乱历史时期的创痕。

八个灵塔,以达赖五世的最为壮观。它有十五米高,是用几万两黄金的金皮包在外层,灵塔的上下有七级,每一级用金箍作为紧固材料,在金箍上镶嵌大的珍珠、钻石和珊瑚、马瑙。其他的几座灵塔都沿袭这个格局,不过规模略小一点。

灵塔,就是达赖姆佛的墓葬群。至于布达拉宫的东、西日光殿则是活着的活佛生活起居室、诵经室。活的教皇和故世的教皇共同占有一个宫殿行政首脑和宗教领袖并在一出办公,这是布达拉宫的独特之处,也是布达拉宫所以建筑如此雄伟、如此富丽堂皇的缘故吧!

这使我不禁联想到五天前在西安临潼看到的秦始皇的兵马俑坑。始皇墓整整是一座山,至今尚未发掘,即以已经开挖了一号兵马俑坑,我们一走近坑边,那里面一排排站立着士兵的战阵,像真人一般大,车马也是真的车马的造型,浩浩荡荡足有六千人(陈列在坑里的只是兵马坑的十分之一。另外还有两个大坑,尚未发掘),蔚为奇观,不由得把每个游人 引向两千多年前的古战场,不能不惊叹始皇的雄才大略,惊叹塑造这么多栩栩如生,人各一面,各有不同表情和服饰的人像,我们在赞叹秦始皇和李斯(营建始皇墓总设计师)给我们后代留下了如此珍贵的艺术和军事的遗产,赞叹那个时代的劳动人民卓越的人像雕塑的造诣之余,我不由得想起秦始皇吞并六国,从更广大的疆土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进了土堆里呵!这里的墓坑在他活着的时候就用了十万刑徒营建了十多年之久,消耗了多少财力、人力呵!六年以前报刊上曾把秦始皇封为法家祖师爷,几乎成了无产阶级革命的先驱者,始皇的暴政一字不提,甚至把他的“焚书坑儒”也作为实行专政必要的手段加以歌颂,我建议,何妨让这些唱赞歌的先生们观光一下兵马俑坑,再参观兵马俑坑旁边的杀殉坑和刑徒坑吧!杀殉坑里活埋了上千的官员,大臣和建墓的技术人员,始皇的二十多个子女惨遭他们的同胞兄弟胡亥的毒手,无有孑遗的埋葬在这里;而刑徒坑里,屈死的罪囚,活埋在这里的人数至今还为查明,我们还可以看到活埋了脚上带着镣铐,在这儿劳动赎罪的无数骸骨。他们就会明白: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视民命如草芥,打算把天下传之于万世的始  黄,何以传至二世而亡,何以让两个手无寸铁的草莽百姓推翻了秦的一统天下的秘密了!

布达拉宫的八座灵塔,一个个都是金碧辉煌,这恰好跟西藏人民的贫困、经济落后形成极鲜明的对照;这一点正是跟秦始皇的兵马俑坑相同,这里不也是聚敛了一千年来西藏农奴的无数血汗的劳动果实吗?每个活佛运用手里有权,苦心地积攒金银宝石珠玉,也是为了死后给自己营建一个美妙绝伦的坟墓,传之于后世,不过秦始皇是把他的财富埋在地下,而西藏的教皇则把他的坟墓设在山间的宫殿里。

敲骨吸髓搜刮来的财富,不论埋往地下,或是陈设在地面上,不能形成生产力,也无助于扩大再生产。这一种消耗和浪费的增大,必然使人民的肚皮缩小,使生产事业后退。踏进了布达拉宫,也就明白了西藏人长期处在贫困线以下的秘密了。要探究西藏人为什么出不了两个或三个草莽英雄,想揭竿而起的陈胜吴广呢?所得的答案是简单的,就因为藏人笃信佛教的缘故。正因为这一点,所以藏族的历代统治者敢于把搜刮来的珍珠宝贝陈列在地面上。

们相信虔诚的子民们不会有什么越轨行为。他们万万没料到,在他们百年之后,会出现造反派,其中的贼骨头会盗窃这儿的高级珠宝,要不是周总理责令解放军保护布达拉宫,这个古老的巨大的墓葬群也就会像葛丹寺那样(黄教始祖咯宗巴的灵塔,有一千多年历史)夷为废墟!

西藏的历届活佛和秦始皇以及历代帝王,他们有着同一个心理:第一,怕死,希望自己长生不老;第二,知道人早晚要死,就指望把搜刮来的珍珠宝贝连同爱妻娇妾一同带到棺材里去!(达赖喇嘛是不许结婚的,故他们的灵塔始终是单身汉。)中国的出土文物其丰富珍奇甲天下,就得益于历代帝王有着上述第二种的愚昧心理呀!

踏进布达拉宫的人,一天总有上千人,各国外宾来参观的也不少。藏民在这儿看到了庄严肃穆的佛像和灵塔,而顶礼和膜拜;艺术家看到了美不胜收的壁画;考古家鉴赏藏汉古文化的交汇的结晶;戏剧家从这儿构思出汉藏结婚的浪漫主义的情节;建筑家看到了东西长四百米,南北宽三百五十米,面积有十三万平方米的结构奇巧的古代建筑技术;历史家看到了西藏人民的艺术水平和松赞干布以来的历史图卷;杂家在看到金碧辉煌、珠光宝气的后面,还看到了历代帝王为厚葬而苦心经营的愚蠢;看到了几个世纪农奴的眼泪和背着百多斤的石块上布达拉山,由于营养不良而摔死在山谷里的骸骨!

一九八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文学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1,3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