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杨:侠骨柔情

Share on Google+

——羊子探监无名,她就伪造一份结婚证书。

比起小地主、小知识分子出身的毛泽东,王若望先生是一个真正的无产阶级,他是上海新亚药厂的童工,十五岁时参加共产党,并在新闻报发表第一篇文章,后来被国民政府逮捕,判有期徒刑十年,抗日战争爆发,国共合作,才被释放。人民政府建立后,他已是“公爵级”官员(行政官十级、文艺官四级)。他的前妻李明女士,同样有辉煌的经历,六岁当童工,也是十五岁加入共产党,是延安时代第一届劳动模范大会选出的劳动英雄,她终身奉献给共产党,但她在反右斗争中精神分裂而死。文化大革命开始时,全国没有书可读,羊子偏偏喜欢读书,羊子的妈妈跟王若望是同学。她带着女儿拜见王若望,认为听听空口说白话,也比没有书可读多得一点学问,这里面没有爱情,但他们交往得很投机。后来,她因是一位大学生,被派到湖南一家工厂当技术员。

新年的时候,她给王若望寄了一张很特别的贺年卡,上面有两行鲁迅题的字:“此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王若望在长久的独居生活中,感到一丝男女的温馨。事实上羊子只因当时所有的贺年卡都印着毛泽东的“最高指示”,对一个有灵性的人而言,唾弃都来不及,所以她挑了唯一异样的一张,根本没有注意上面写的什么,然而,感谢这场美丽的误解,使王若望再在一次被投入牢狱时,生出求生意志。

一九六八年,文革进入高潮,王若望被捕(社会主义国家的名词比较美丽,称之为“隔离”),他用尽心机通知羊子,羊子立刻从湖南赶回上海,但她没有身份探监,于是她伪造了一份跟王若望的结婚证书。写到这里,我向这位杰出的女性,深致敬意。以毛泽东为首的五人帮时代暴露中国人太多的丑恶;但也显示太多中国人的高贵德性,“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我在台湾,政治犯家属所受的干扰,比起大陆,简直微不足道,可是多少做妻子的,都翻脸而去。大陆上,现成的夫妻,都要划清界线,羊子不但没有划清界线,反而搭车乘船,辗转千里,奔回上海,自称是一个政治犯的妻子,而且她永远不知道王若望能不能出狱,这不是公子哥儿的浪漫情调,而是锥心泣血的侠骨柔情。

羊子的怪异行动被父母发现,全力阻止,她最后只好仍回湖南。批林批孔后的第二年,王若望才被释放,太久的隔绝,他认为羊子早巳结婚,但在听了孩子们叙述如何受羊子照顾,孩子们又如何侮辱羊子(羊子的妈妈釜底抽薪,告诉孩子们说:羊子是个暗探,不安好心,要害你们),王若望终于鼓起勇气写信向她道歉,以后的发展是众所共知的,她,终于嫁给王若望,一直到结婚那天,王若望头上最后一顶致命的“右派”铁帽才被摘掉。

刊载于《明报》八八年一月十四及十五日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2,093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