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在精英与平民之间寻求平衡?

Share on Google+

精英主义与平民主义,或精英心态与平民精神,对任何民族社会来说,都是其现代化进程中最为突出、最能让人动感情的人生信念或人生立场。它们的冲突激荡出现代历史最为惨烈动人的篇章。在我们中国,这两种主义、思潮和生活方式也一直处于紧张的关系之中。它给每一个社会成员提出了一个难题,你究竟取什么立场?

近年来我们社会多有对这种认识和立场的争论或标榜,如对经济学家的批评,就说他们为权贵说话,为资本家张目,说他们是腐败经济学家,他们应该对教育产业化、医疗产业化等杀贫济富的政策负责;对知识分子的批评,也多指责他们不关心国计民生,不争民权,只顾自己“全面建设小康式”的精英生活,批评他们的优越感,等等。以至于许多学者标榜自己“站在穷人一边”、“从平民的立场说话”、“和失败者在一起”、“与弱势群体共呼吸”,有的书名或文章名就是《穷人经济学与富人经济学》。

穷人与富人的差别

自己是精英还是平民,自己想做精英还是想做平民,自己站在精英一边还是平民一边,其不能一致的回答最终让大多数人对此模糊处之,不能坦然。青年一代虽不敢直接在此两难或多难处境上表态,但他们以“小资”或“愤青”两类生活方式为取舍,不仅未脱精英与平民的阴影,而且多了一种暖昧的殖民心态。有人甚至以此来评点归类人物,如把我归入“愤青”之列,已去世的李慎之先生,因为年高,则被冠以“愤老”的光荣称号。想到很多人陷入精英与平民之间的泥潭中不能拔出,真让人无话可说。

但这实在是当下中国的一大问题。甚至媒体也参与进来凑热闹,引领时尚、追踪热点、报导都市生活等等一类的说辞仍是暖昧,有的报刊为农民说话,为农村妇女说话,为财经界人士说话,为读书人提供园地,这些因为读者对象或行业领域不同有所侧重则可以理解,但看到有的媒体标榜自己就是要“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有的时政报刊公开宣扬自己是“全球眼光,精英主见”,则着实让人佩服其胆色。不久前,一家媒体的记者朋友还当面提出心中的疑惑,他们究竟采取什么立场好一些?有没有可能取中间平衡立场?有没有一种纯客观公正的立场?

我不否认精英或平民各自的人生追求,我也不否认精英或平民等现代社会实实在在的社会阶层或社会分工分层的事实,但数百年来的人类近现代史已经证明,过于看重精英或过于看重平民都造成了文明社会严重的分裂,造成了社会阶层的不可调和的对抗。对于他们的阶层特征可以有同情的了解理解,却不可以过于强调。因为说到底,精英和平民都是人,在人的基本人格、权利方面都是平等的;说到底,精英仍是引导一个社会前行的创造性力量,对精英们的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平民们也多心向往之,虽不能说东施效颦,但也可说是多有步趋;说到底,平民是一个民族社会最为粗朴本真的力量,对于平民生活的尊重和接纳,是保证人生健康平易的重要方式。因此,现代社会的正常发展不是在精英与平民之间制造分裂,不是为其各自己的炫耀、优越感或仇恨、敌视以及人生无奈绝望推波助澜,而是要进行和解,不断地制造、加大他们的中间层。当前我国的社会现象多有精英或平民的底色烙印,一方面说明我们社会的中间阶层的弱小,另一方面说明我们对现代文明的理解仍有误区。

记得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时,我们社会虽有城乡分野,但官产学之间,学生工人军人知识分子之间尚有平等的心态,他们的目标也明确,即要共同努力,推动社会发展,使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够做一个文明、自由而有尊严的现代人。曾几何时,这种信念淡出了,由经济理性、发财、成本算计等带来的物质生活冲动对人群进行了分化,以至于我们今天不少人固守这种分化,以此分化来看待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逐利冲动和超经济强制引领各个阶层一齐向资本权力及其化身低头,少有人能够从当代生活或自己的内心中成长起足够的信念、精神来保障我们社会的和谐。

在精英与平民之间寻求平衡也许是国家公共决策的要义,但不是我们每个人必然的选择,我们不是来做和事佬的,因为我们表达的是一个现代人的信念。每一个现代人在与他人的交往交流中,要超越他的阶层、他的职业或事业,表现他个人的全部丰富性,即良知、理性、公正和尊严。那种固守本阶层本部门利益,对他人利益视而不见的人及其行为,注定要受到历史和社会的审判。

这就是我一再提到的,现代化的历史进程是成就一个个的人,而不是成就大学院墙里的人,不是成就豪华别墅里的人,不是成就单位里的人,不是成就行业、阶层、体制中的人,不仅知识分子们要能远如孔子、司马迁,近如唐德刚、黄仁宇那样超越主义、阶层、职业而成就自己的个人史观,就是每个社会成员都应该成就自己独立不移的生活观念,这种现代人的人生态度在国家社会层面既非精英主义,也非平民眼光,而是一种公民精神。

*余世存,诗人、学者,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湖北随州人,现居北京。做过中学教师、报社编辑、公务员、志愿者等。曾任《战略与管理》执行主编,《科学时报》助理总编辑。主持过十年之久的“当代汉语贡献奖”。已出版的主要作品:《非常道:1840-1999年的中国话语》《老子传》《人间世: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家世》《大时间:重新发现易经》《东方圣典》(合编)《立人三部曲》《一个人的世界史:话语如何改变我们的精神世界》等。微信公众号:yuge005

余世存工作室 2016-10-24

阅读次数:27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