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大壮关键词

Share on Google+

路人的角色

本周是雷天大壮卦时空(5月31日-6月6日),很多人以为大戏就要展开,却峰回路转,流氓服软;让人对几天后的夬卦时空(6月12-6月17日)充满期待,泽天夬决,扬于王庭,孚号有厉。

在路上听几个路人聊闲天。路人甲说郭厉害:历史上少见。路人乙赞同:几乎就是没有。拿宋江等人跟他比,那是瞎扯。甲说:比斯诺登厉害多了。乙说:两人不能比啊。斯诺登是提供平台。他可不是,他是内部突变出来的。路人丙还没插上嘴,路人丁开口了:你们都太乐观,那有什么,当年国涛还从内部叛逃出来了,多大的丑闻啊,又能奈何。路人丙终于说话了:那不一样,当年是垬上升期,能奈之何;现在是垬衰败期,作用大了。丁不服,垬元素是一种善变稳定的元素,衰变期恐怕长得你我见不到结果了吧。……

我也是路人之一。但本周林大哥送来西瓜,惦记着回家吃瓜,就没掺和这没完没了的闲天。不过,路人们的思路有可参考处,即太阳底下无新鲜事,一切新的人物事件都有其历史的对应。如同全息和分形理论点明的自相似,不同社会或共同体系统的内部组成,具有异质同构特点。即如我们,以路人的角色出现,从历史到现在,这一角色就没有空缺过。

角色认领

角色认领和人生演义是有意思的话题。

无论今天网络技术和生物技术的发展如何空前,生活其中的个体在自处、跟外界相处时,仍遵循了古往今来的系统结构。即使我们自我中心主义得“不知天高地厚”(杨锦麟先生语,插播一下广告,这是他的大著书名),我们仍是当下社会的一员,我们仍是文明或社会的某种角色。一如我们这些路人甲、路人乙一类的小角色,但这类角色演好,也仍需要“用尽全力”(毛姆先生语):因为只有路人参与这类闲天式的公共话题,才是组成了有着“悠悠之口”的天下。用柯镇恶先生的话:“即便你们两个武功再高,又如何堵得住天下人悠悠之口。”当时的场景实证了柯大侠真正完成了由大侠到路人的角色转换。

悠悠。这个词语极妙。虽然路人或看客会有带入感,会有入戏或同情某一方的情感,甚至会有代某方设计的脑力激荡,等等,但从天下的角度,总归不过是悠悠罢了,而已。正是这悠悠才是对戏台上的角色或角力的双方的终极审判,他们之间的胜败虽然也攸关身家性命,可是悠悠才是其当下和未来意义的裁决者。

这让我本周一度对角色配置和认领有着考虑。

当代的角色

其实这些年多次关注角色问题。记得有一年写了一条微博:“有些话温故知新。苏格拉底曾说,我去赴死,你们来活,究竟谁幸福,唯有神知道。回味这句话,苏格拉底的‘你们’是指他那些参与稳定社会发展红利的同胞,亦可以指合群而大、坐稳位置的苟活者。当然,了不起的是,苏格拉底没有僭越,而是把对幸福的判断交给了神。有人问,如果神死了呢?”缥缈先生在底下留言说:“汪兆铭言:革命需要两种人,一是薪,二是釜。薪燃烧自己化为灰烬;釜则默默地忍受水煎火烤。革命党人的角色有二,一作为薪,为薪的人需要奉献的毅力,甘心把自己当作柴薪,化自己为灰烬来煮成革命之饭;二作为釜,为釜的人需要坚韧的耐力;缺一不可。”

后来还有几条微博。“有一个做过警察的朋友说,他那时很牛。有一天忽然接到一个很光荣的任务,为某首长植树护驾,军警特三四拨儿人,一批比一批早到,有早到三十六小时的。疏散、查勘、执勤……等他看到首长在簇拥下挥动系着红绳的铁锹时有些失望,再一看周围,突然觉得自己是活在雍正王朝里的一个小角色,扯什么公民啊。”

“经常看见周围朋友对人和事排座位,这件事是划时代的,那个人是江湖大佬、学界大牛,某某是小角色、白痴……我也曾有此势利。追问原因,大概是学生时代的排名次等做法染上的毛病,这种势利也是一种丛林法则。我国人多终生染上了学生时代的毛病和认同了丛林法则,很少懂得什么是体面和尊敬的人生意义。”

“有年轻作家欲写历史上的某次战役,他做了深度调查,一方人多且新式装备,在自家地盘上开战,仍被另一方打得落花流水。到实地做了采访后,他感叹,在一切现代化中,人的现代化是最为重要的。有人问,他说的是甲午,还是军阀混战,还是抗战。旁人回应,历史一直在重复。”

“有人在海外遇到一掷千金的女人,为其气势折服,接触多后知道是国内某军头夫人,对朋友感慨地说,不就一军阀夫人吗,何德何能如此招摇?朋友说,今天中国人之间的距离远大于我们的想象,有人在其位、有其名利,就优越威福,就像有二代者以为只有自己才算是王爷侯爷一样,我们跟他们已经不属于同一人类。”

内心的歌声

这些关于人生社会结构和角色认领的话题恐怕需要很多篇幅来讨论。人在自己的百年人生中,也有不同阶段的角色认领,学子,居士,园艺生活的农夫,国际金融市场中的资产配置者,传道者,文艺爱好者,吃瓜群众,等等,有人在这些角色中来去自如,以求人生的圆满。

但在这周,多年前我内心的歌声又在响起。我们此时此地认领的仍只是一个角色而已,悲情的,战士的,路人缅怀的,“书斋里的革命者”,囚徒的,卑劣的,怯懦的,自作聪明得计的,“古衣冠下的小丈夫”……这些角色中没有圆满的,完美的,权威的,绝对的……有些聪明的乡愿者曾经也是“热血青年”的角色,有些路人曾经也是登高一呼的英雄、甚至是掌握绝大资源如学术思想渊博的大儒或百亿左右的巨富,但他们在当下,只会是犬儒或路人的角色。

“如果我注定共谋于轮徊,
参与统治,天空,树和草的污染。
我的孩子,你只有死亡,
你只能白白地死去。
我代表形格势禁,人心的遥远,
我随喜存在的庆典,粉饰繁华,
我代表我不能给予的,我代表平安。”
……
“你是离开了。你是成人的辛劳、悔疚
所不能拥有的完整,你是圣贤心里
最高的完成,你的微笑是最终的。
从此你我结伴,在虚拟的空间里,
苟活者、游戏者、嗜血者
将依次接受你们的审判!”
……
“在长安大街,在大学城,
在逝去的春天和夏夜,在万安墓地,
亚细亚的孤儿挣扎着还要哭泣,
原子个人们的爆炸已把一切抹去。”
……

使命感的世界

个位的十个数字是东西方人日用的生活,但最近网友们发现,自己被分配可以使用的数字也是一种角色分配:我们都只是“1个250”!

“路标已经转向,自由主义精英……最现实的角色不过是二丑吧。这些二丑精英实在深具庸众理性,在理性化的庸众或庸众式的理性没有演进成文明理性或现代公民之前,郭……那样的离经叛道者注定不为这个社会接受。而我们这些庸众的这个现实,正是黑格尔意义上的合理现实。”当年我在这条微博的结句说过退的话,如果用当下现实来说就是,但退到1250这里,还怎么退呢?

本周有好几个人问我如何看待女德教育和扎克伯格的演讲,其实把这两种场景放在一起就够了。扎克伯格抛出了他的关键词,目标。他说,“我们是千禧一代,我们会出于直觉和本能发现目标。……我站在这里要说的,是仅仅发现目标还不够。我们这代人面临的挑战,是创造一个人人都能有使命感的世界。”

对我来说,本周的关键词是角色。目标感和角色感也是可以对话的。

本周在大壮卦时空。先哲系辞说,“大壮利贞,大者正也。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见矣。”

是为本周记。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6-04

阅读次数:2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