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睿:自己酿酒,做一次历史的孽子

Share on Google+

去年秋天葡萄收获季节,我看到市场上的葡萄新鲜而美,一天我看到一种黑葡萄,加州产的,农贸市场上一箱一箱的买,葡萄鲜美,我忍不住买了一箱。坐在阳台上吃,看晚霞在这个大城市的漂浮,看到邻居喝酒,我突然想:为什么不用我的葡萄做酒呢?

于是我回到房间,下载了做酒的步骤,穿上鞋,去商店买做酒要用的糖、大口瓶、过滤器 回到家我开始在厨房酿酒。

老伴看我忙得团团转,问:你到底在干什么?酿酒。我说。他走近我的葡萄,摘着吃,查看我的工具,马上就回忆:小的时候夏天在意大利度假,看望他的祖父母,家里的酒都是祖父酿的,他常常偷祖父的酒喝。祖父常带着他去葡萄园,拉着一条叫马里奥的驴。这条驴非常聪明,每到中午十二点,他就不干活,自己往家跑,吃午饭去。马里奥的午饭是全村人的钟,看见马里奥在村中跑,大家就说,晌午了,马里奥吃午饭了,我们也吃午饭了。

把葡萄洗好了,一个一个地摘下来,别让葡萄根碰坏,满满的一大盆葡萄,凉好。听老伴讲马里奥 我印象中的马里奥是电子游戏中的那个小人,儿子小的时候,我跟他一起玩电子游戏,小小笨笨的马里奥在电视上蹦蹦跳跳 我也回忆。

人过半百就生活在半是回忆半是现实里,与二十多岁的人活在半是想象未来半是现实正好对照。我听老伴说意大利,好像我就跟着他的童年在那里,为什么这个人从认识的第一天起我就觉得是跟他一起长大的,他说的故事我都耳熟目详,意大利乡村的画面一直在我的心中,绵延的葡萄园,起伏的山峦。

第二天我开始装瓶,把葡萄和糖按比例装在瓶子里,封好,放在阴凉的地方;三天后我打开在换瓶,密封好;一个月后,打开,酒香扑鼻,再换瓶,密封好。我每天都检查瓶子里的化学变化,酒慢慢地与葡萄分开,酒下沉,葡萄皮上升。酒的颜色开始发生细微的变化,从淡红到正红。终于有一天,我把葡萄滤除,只剩酒,拿杯子过来,芬芳的酒,我一小口一小口地酌,半杯下去,居然微醺。

家人看我如此勤勉地做酒,给我一个称号 moonshiner 我现在是正宗的南方的moonshiner了。从2011年起,电视“发现”频道播出了一个连续记录片,介绍美国南方的著名的moonshiners,讲述私家造酒的故事。到今年二月,这个纪录片已经播出了三季三十五集,观众百万,显然人们跟我一样都对moonshining有兴趣。在美国禁酒的时代,moonshiner如同地下工作者,颠覆美国的法律。这部电视片居然使得佛吉尼亚州政府出来发表声明,说当时他们对moonshiners是非常严格的,佛州当时没有非法的moonshiners.我看这条新闻时,忍不住笑。

Moonshiners瓦解美国法律,最终导致禁酒法的废除,如同《美国孽子的历史》(The Renegade History of the United States)一书论证的,美国的历史,实际上是这样的人创造的:法律破坏者 他们迫使法律改变或建立更好的新法律。这本书说,是妓女开始了性解放运动,是下层酒吧中的落魄者开始打破种族隔离,是酒鬼开始改变美国的清教徒文化,是文化激进派带来了时代的转变 .历史是孽子们创造的。

这本书是一本改变了我们看历史的眼光的书,我一边喝着自己酿的酒,一边读这本书。

文章来源:沈睿的博客
2014-05-09

阅读次数:21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