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真诚地愤怒着阳光背后的阴影

Share on Google+

上周有知识含量的话题大概人们热议许知远和马东的对话。

“许知远问马东:你喜欢这个时代么?马东说:喜欢。许知远问他:你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半点犹豫么?马东脸上微微露出了一点复杂的表情,说:没有。许知远有点尴尬地向后仰了一下,笑着说: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没什么好说的对话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看热闹的人为此站队,或站在马东一边,或站在许知远一边,或理解二人,都进行定性、归类归档。当然,也有人说,尽管定性归档了,人家还活着,还在说话。粗鄙化、精致、莎士比亚、博尔赫斯、知识分子、二次元入侵三次元、人工智能、不可能的自由表达,等等,都成为人们议论的话题。

路人甲说,“看完许知远和马东,两个人我都很喜欢。都是真诚的表达,一个真诚地欣赏时代的阳光面,另一个真诚地愤怒着阳光背后的阴影。角度不同,但是观点的碰撞也很真实,即使有些尬聊的片段,也透露出属于文化人固执的那种小可爱。要是许知远再帅一点,喷他的人应该不会那么多吧。”

路人乙说,“还没看许知远和马东对话的视频,就已经看了两天各种评论,而且真的是一篇比一篇精彩,我和很多人说过我有多喜欢许知远,也和很多人说过我很喜欢马东。”

路人丙说,“马东聊得精彩吗?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说精彩。那么问题来了,作为一档访谈节目,被访谈者聊精彩了,访谈者怎么能说失败呢?反过来如果许知远聊嗨了马东聊颓了那才是许知远的失败。至于主持人尬不尬聊、有没有预设、对社会的感受与多数人合不合拍,与节目好不好看有毛线关系吗?老许用一枚饱含文化反诘与社会批判的灵魂践行着老马大众娱乐的信念,又通过刺激对方智慧的喷涌完成自己节目收视的浇灌,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双赢吗?”

当然,仍有人在延续“中年危机”的话题,对我们中年人提问:“当人生上半场的很多自我设计和建构局部崩塌之后,他们还理解不理解这个世界,他们又该如何自处?”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9-04

阅读次数:34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