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蒙师关键词

Share on Google+

1

本周的非常道段子。

其一。

北岛在大家眼里是木讷的,不好酒也不懂酒的。但他的“饮酒记”写了自己不少醉酒的往事,其中一次就是去八大名酒之一的董酒。“八三年春,我参加遵义笔会,跟着众人去董酒厂参观。午餐很丰盛,每桌都有个姑娘陪酒。作家们起了歹心,纷纷跟那陪酒女干杯。起初她们半推半就,继而转守为攻,挨着个儿干,先一杯对一杯,后三杯对一杯,最后那些想占便宜的男人纷纷求饶,出尽洋相。一打听,这都是酒厂专门挑出来的女工,特殊材料造就的,喝酒如喝水,从不会醉。酒厂设此圈套整治一下色迷迷的男人,也好。”北岛还说,“漂流海外,酒成了我最忠实的朋友,它安慰你,向你许愿,告诉你没有过不了的关;它从不背叛你,最多让你头疼两天——开个玩笑而已。头几年住在北欧,天一黑心就空了,只有酒陪我打发那漫漫长夜。”

其二。

周有光说:我的一个孙女在英国读了两年书,又到美国读了两年书,回来后我问她在外国几年有何感想,她说在英国美国读书都很顺利,可有一件事她很难受。课堂上经常有小组讨论,讨论的问题讲到中国,外国人都知道,可她这个中国人不知道。

其三。

百家姓里有佘姓,其源流较多,其中一支为春秋时代蛇丘氏。此一支与蛇有缘,擅捕蛇,奈何人丁不旺,多单传。民国年间,佘祖在树下小憩时为巨蟒吸入腹中,佘祖以怀中匕首破蟒腹而出,而臀已有化痕。时人指其臀赐号传扬:蟒不死。“蟒不死”后人在人祸期间跟众人往深山求物果腹,赖以捉蛇绝技活己活人。曾希圣闻听子民多有逃山,下令搜山,抓潜逃之地富反坏入狱。佘姓人因此在抓蛇济人一年多后身陷牢狱,灾荒年代,传奇一时,当道者以为要案亲讯。异史氏陈更先生感叹:“以反革命罪获重刑,呈曾希圣决之,冬死于狱。佘无嗣,春秋迄今,延二千四百余年,终断后矣。”

其四。

有网友推选《九月》的诗歌,海子的诗入选:

目击众神死亡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这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一个叫木头 一个叫马尾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远方只有在死亡中凝聚野花一片
明月如镜 高悬草原 映照千年岁月
我的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只身打马走过草原

2

美国作家阿瑟·米勒有名作《推销员之死》,其关键词有“疲惫”、“孤独”、“美国梦”。《纽约时报》评论说,“该剧风格如此简单,主题如此充满了必然性,似乎根本就不是一部经过创作和演出的作品。这是因为米勒先生满怀同情地洞察了一些普通美国人的内心世界,并不动声色地将其希望和痛楚呈现在了戏剧舞台之上。”这部作品被誉为“战后美国最伟大的剧作”。娶过梦露的作家米勒被称为“美国戏剧的良心”。

我们这里却发生了真实的“天才程序员之死”,自杀身亡的程序员引起了议论,但几乎只限于对“毒妻”、“理工男”情商低等有限的话题,也很少见到文学界的声音。这又印证了老威的话,他说在中国作家笔下,从未见过比现实更有想象力的东西。

标题之一:天才程序员自杀,留下遗书称“被毒妻所逼”。
标题之二:天才程序员自杀:不仅要教孩子如何学,更要教孩子如何爱。
标题之三:程序员之死:为什么很多理工男是“技术天才,感情白痴”?

“今年3月30日通过世纪佳缘网VIP服务介绍认识,6月7日领证,7月16日达成离婚,18日办理离婚手续。在二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苏享茂为女方购买海南清水湾住房一栋,特斯拉电动汽车一台,汇款若干次,累计花费近1300万元。”

“这几天,程序员之死的新闻还没停息,不断有新的细节被爆出。但程序员失去的生命却不可能再回来。在这出悲剧中,老实、没心机的直男被心机婊骗得是人财两空。”

苏享茂的哥哥表示:“我弟真傻,真的会相信1.7米的年轻硕士美女,会对1.6米的他一见钟情。”最早关注到该事件的朱先生称,“遇到过很多跟他有同样经历的开发者。现在刚毕业的大学生被科技公司录用,起薪在北京就接近20000元,这些人社会经验少,容易上当受骗。”

“最近看到程序员之死的前前后后,为他感到不值,同时也震惊他那么容易上当和崩溃。轻易被骗、轻易被击溃。专业技能是生活的一部分,大部分时候是跟别人打交道,或推销思路或推销自己。而且,在什么岁数就要做什么功课,错过再弥补,成本太高!”

一个思考了很多的网友甚至搬出了墨子来说事:“每个人都要做好自我保护,墨子的哲学很有指导意义,兼爱,非攻。这个非攻主要讲的就是不要去侵略别人但是要做好防御,防御非常重要,墨子一生都在研究防御攻城的武器和方法。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也是如此,宽以待人,爱人爱己,都没问题,但要注意防御,知道安全边际在。”

3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

这几乎是我们最熟悉的论语名句之一。

《头条博客》以“《锵锵》停播,中国最不装的节目没了”为题报道说,9月12号,《锵锵》官微宣布:节目暂时停播。自然的方式、自由的思考、真实的对话、随性的表达。在窦文涛和各位嘉宾的嬉笑怒骂中,这个节目陪伴了我们十九年,突然,就到了要说再见的时候。《锵锵》,还能广告之后见吗?

樊建川说,“曾与窦文涛锵锵了三期节目,他是我见过的主持人中: 唯一事前不见面沟通的主持人,唯一不限制我语速的主持人,唯一不限制我讲话范围的主持人。”

胡赳赳说:“窦文涛说人话、鬼话,但不说神话。窦文涛说讨好的话,但不说卖乖的话。窦文涛说聪明而卖弄的话,但不说愚蠢而不自知的话。窦文涛说庸俗的话,但不说高尚的话。窦文涛说反讽的话,但不说愤怒的话。”

网友们的反应更多:“我爸以后临睡前可能再也看不到那个三人行的节目了,今天看微博这个节目要停播了,很惊讶,这个节目快20年了,可以说是中文节目里历史最悠久的,我十岁左右就开始看这个节目,当时凤凰卫视节目很多,但能让我持续这么多年看下来的就这一个节目。”

“窦文涛,一个这么会聊天的主持人,把自己的节目聊死了。
说明个啥?
又聋又哑,是对我们的要求。”

“对于一些人来说,这个节目不仅是一种消遣。在三人的思想交锋中,许多人学会了聆听别人的声音、不急于表达、更冷静客观地对待这个世界,节目宣布停播后,追随多年的观众表达了惋惜:说实话心里挺悲伤挺无力的,你却不能为他做些什么。”

被点赞最多的一句话是,“我是不是见证了历史”。

4

本周里也有一个传奇军头的忌日。

牟宜之先生有革命家、诗人的头衔,卢跃刚先生甚至称道牟接续了杜甫诗歌的传统。林军头死时,牟应该是晚年了,他为此写下的《咏史》诗确实沉郁:寒林落叶岁云秋,一世英雄寂寞收。萧墙祸端何曾料,宫帷秘事谁与谋。权贵厮杀如豺虎,百姓躬耕似马牛。千古立废循环事,江河无语任东流。

但我以为牟先生的诗跟当时年轻人的诗相比就仍有距离。六年前的微博有一条说,“四十年前的暗杀事件,使胡平先生一度原谅了林彪,甚至希望历史能给林迟到的敬意。有人曾经感叹国人无血性,但从春秋战国以来,从妇人一样的谋士张良,到书生蔡元培们……历史上还是有一些特异之士供我们纪念。胡平当年赋诗说:惜乎不中秦皇帝,毕竟渔阳鼙鼓来。纵有家书欺海内,奈何神像落尘埃?”

还有两条微博是,“曾见过陈晓鲁一面,忘了问他27岁的那首诗。1972年1月,在父死追悼会上,万岁流泪对他们兄弟说,你们现在还不懂得世事,再过二十年就懂得了。晓鲁在会后赋诗:五年忍听千夫啐,一死何需万岁泪。且喜碧血润中华,磊落平生应无愧。赵朴初居士看到后,把第二句改为,一死难得万人泪。”

“有人说先秦人血性,因为他们敢于刺秦;有人说德国人血性,因为他们曾发起多次暗杀希特勒的行动。但在某个地方,人们宁愿自杀也不毁暴政暴君,甚至自杀了还要喊万岁。好在年轻人仍有属于他们的光荣,从林立果、陈晓鲁到胡平,都如此。1972年赋诗的胡平只有25岁。”

如果拿这一事件跟今年的事件比较,同样看得出来,年龄、身份之间对事的看法不同。如果说句公道话,道理或真理仍属于年轻人。虽然这样的年轻人,在历史上、在现实中,都是极少数,甚至少得只能屈指来数。

5

本周在蒙卦(9月10-15日)和师卦(9月15日-21日)期间。先哲给蒙卦系辞说:“君子以果行育德。”给师卦系辞说:“君子以容民畜众。”有蒙昧就有教育、启蒙,如果不得启蒙,愚昧、蒙昧者就会充当炮灰,参与讼师、劳师、挥师的战争中去。师卦时空紧挨着蒙卦时空,有着这双重的意义。看本周有关程序员之死的议论,不知道有几个人愿意承认,这离《推销员之死》的作者及其国民,相去又何止以道里计。

有人在蒙卦时空写道:“51年前的今天,1966年9月10日,北师大女子附中副校长卞仲耘被学生打死。第二天,卞的丈夫王晶尧到王府井百货,花去家中所有积蓄买了一部120相机,把妻子惨死的情形保留下来。2008年采访他的人员问他为何想到去买相机给死者拍照时,老人沉默良久,说道:我就是要让后来的人看看,这是人类历史上多么黑暗的一页!——今天是教师节,希望这种文革惨事永远不再发生!”

对我个人来说,本周有不少事可记。其中之一是,周一跟太太去吃海鲜,端上来的蛏子“肥”得吓人。脑子一转,上周是白露节气,原来如此!春天的时候,福建的何凯先生跟我讨论节气,说到节气是生命历、生命节律,我当时只是想到明前茶和香椿一类的,何凯提醒说白露也是一大节点,他曾跟自己的恩师做了五年不间断的观测,“白露节气点前后十秒左右蛏子同时爆肚,不往外吐水,开始反吐以致于爆肚”还有,“龙眼开始不好吃了,因为往外渗。果肉萎缩,为种子做准备。”我看到的蛏子就是像爆肚一样,肥白瘆人,想到这是人家在节气点留下来的有关死亡和新生的尸证,我们再没有吃一口。

是为本周记。

余世存工作室 2017-09-17

阅读次数:1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