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雪:春夜(15首)

Share on Google+

春夜

你不能说她孤独,甚至
不能说她冷:一粒粒黑色的瓜子
躺在果盘里,拥挤而无序
象候车室;象白天的时光;又象临刑前,黑压压的看客……
夜深人静时,只有——
在她漫不经心地拈起,漫不经心地丢入口中
漫不经心地咬紧
嗑疼的一瞬间
夜的黑,才一小块儿,一小块儿
嗑碎,嗑空。而她——
才感到一种,来自于唇齿之间的
些许暖意——

十月四日的天

响晴,响晴的

是那种
看一眼,就再也忘不掉的

是一猛子
扎进去
就再也不想出来的

是易碎的
蓝水晶;易皱的丝绸
是一小片儿
风——

一小片儿
风,就能将这种美
轻轻吹走的
蓝——

一个人的乌托邦

疆域不必太大
能转身即可;海拔不必太高
站在高处,能看清体内的矮子即可
在这个世上
滞留的时间不必太久
从盛开
到凋零,花蕊上
能放下“从容”即可
墓碑不必太巍峨
高度与宽度,刚好写下一个人的名字
即可——

作为女人

我说,我是一只鸡蛋
你信不信?这一生,我把惟一一次开口的机会
留给了来世;我把能长嘴巴的地方,留给了敌人
我的清,我的黄
注定是世界上最干净的
我的沉默,是一枚鸡子的沉默
我用一层薄薄的壳
守护着作为女人的尊严

徒然的……

这是黄河流域
这是鲁西北大平原
鲁西北大平原上,有一座鲁西北小城
鲁西北小城里,高低不平
它的最凹处
摇曳着一朵蓝色小花
一年四季
徒然地发芽,徒然地开花,徒然地凋零……
枯黄的根茎,徒然地
揪紧,一小块黄土

枫叶红了

这个秋天
来得有些仓促,中秋刚过
天气就凉了下来
枫叶们,仿佛得了一场重感冒
纷纷在枝头
咳个不停
但是,还不至于咳出血来
只有一片
似乎是个例外
它高高地悬在枝头,有一种陡峭的美
以女性特有的柔弱和敏感
轻轻咳出——
这个季节的疼

致命虚构

她先是画了一个男人
接着画了一个女人
男人和女人
一相遇,她就听到“劈劈啪啪”的燃烧声
只一会儿
只一会儿,那块画布
就化为一小片儿
灰烬
风,轻轻一吹
就不见了
只有那支画笔
躺在虚构的边缘上,噙着一大滴墨
就象噙着一大滴泪水
欲语还休……

仙人掌

斟酌了小半天
我还是决定,这样形容它——

植物也凶猛

整个中午
我小心地捏着它多刺的身体
给它松土
给它剪枝,给它浇水

说不上喜欢
也谈不是厌恶
只是觉得
真实——

和仙人掌一样
活得随意
而真实——

迷,或者失

那片森林
真的,太大了!
完全可以说,欲望有多大,它就有多大!
欲望有多深,它就有多深!更不必说,途中的毒蛇猛兽,妖魔鬼怪了……
那么多人
那么多人,陷进去
就再也没有
走出来……
其实——
其实,摆脱的方法
很简单
只须——
只须,将耳朵
贴近自己的胸口
用心聆听
用心聆听——
你就会听到一个声音
低低地传来:回来吧,回来吧——
你是你的——

初春

那么多人,动用视觉、听觉、触觉、味觉
动用一切
可以动用的感官
感受你
爱你
但是——
但是,我不!
我只是——
只是,走在鲁西北小城
瓦蓝瓦蓝的天空下
不经意地
用鼻子,轻轻一嗅
轻轻一嗅,就嗅出了你的气息

在三月

如果一个女孩
拒绝发绿,拒绝发芽
甚至,拒绝开花
你不必惊讶
也不必责怪
拒绝的背后
一定藏着一个秘密
打开秘密
安静的外表下面
不是伤口
就是绝望

《》

我冷落你,疏远你
一次,又一次地,驱逐你
借用后半生
掩埋你——

下雪了
望着北方的天空
我一脸茫然

直到——
一个人手提一盏雪花灯
恍惚来到我面前

直到——
一个人顶着一头雪花
真的站在我面前:“嗨,亲爱的,我回来了——”

僵硬

她的脸
一直绷得紧紧的
象极了她紧巴巴的日子
多年来
从这里,已挤不出
阳光与柔软,慈悲与圣洁
挤出来的
除了僵硬,还是僵硬:表情,眼神儿,乃至,嘴角微微上翘的一个小动作……

灰烬说

世界,仿佛——
整个地聋了!多年来
只有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夜深人静时
听到体内纠结了多年的声音
掂着脚尖
悄悄,溜出来
先是随着灵魂
到处游荡
然后,对着苍穹
对着大地,对着这个满眼疮痍的世界
大声质疑——
现在
现在,终因嘶喊过度
愤怒过度,而一寸,一寸地
熄灭,成灰——

《》

不为麻醉
不是陶醉,一个未老先衰的女人
自酿干红
每晚睡前,有意无意地
来一杯
并且,尽量将品尝的时间拖得长一些,再长一些
长到往事的迷雾
从杯底,袅袅升起
袅袅升起
直至,越过酒面的冷
从杯口,一点点儿散去,散去……
迷雾散尽
你会发现——
女人体内的激情,已被生活渐渐蛀空
而被蛀空的那一部分
正是一只——
高脚酒杯的大小

《诗网刊》中国新世纪先锋诗选
网址:http://blog.sina.com.cn/loveyou39
邮箱:[email protected]
微信:s99195808
主编:成都野牛

阅读次数:2,2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