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2月4日中国否决阿盟就叙利亚局势提案

根据人民网报道,2月4日,在刚刚结束的联合国安理会对叙利亚决议草案投票中,俄罗斯和中国再次投出否决票。除中俄外,包括印度在内的其他13个安理会成员国都投了赞成票。安理会这次进行投票的决议草案中应俄罗斯方面要求,不再明确要求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下台,以及删除了对叙武器禁售的条款。提案的基础是摩洛哥代表阿盟于1月27日提出的一份草案,并且于2月2日形成联合国安理会的新草案。新草案已经对叙利亚政府的态度软化了很多,但仍然被中俄利用安理会的否决权否决掉了。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4日曾对媒体这样解释说,“我们并没有说决议是毫无希望的;只是决议必须解决政府控制之外的武装暴力,以及消除关于阿盟维和时间方面的模糊性”。拉夫罗夫还表示将在2月7日访问大马士革,并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进行会谈。而中国驻联合国大使李保东则这样解释:中国认为在当前形势下,片面向叙利亚政府施压,预断对话的结果,或强加任何解决方案都无助于叙利亚问题的解决,反而可能导致局势进一步复杂化。(新华网)

俄中否决联合国决议草案是极其不负责任的,因为两国政府清楚的知道,叙利亚正在发生人道主义灾难。

2011年3月18日,叙利亚爆发反政府示威。巴沙尔政府面对人民呼声一开始采取了某些让步措施,他于当年4月21日签署法案,结束了实施近50年的紧急状态法,废除国家安全法庭,允许公民和平示威。然而,叙利亚全国各地数以万计的示威者22日上街游行,要求他下台时,却遭到政府安全部队的武力镇压,据报道至少有88人死亡。进入2011年8月的斋月后,巴沙尔对全国各地示威人群大开杀戒3天,造成至少164人死亡(中新网)。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叙利亚多个地区民众于2011年10月7日举行游行示威支持反对派全国委员会,叙安全部队在多个地方向示威者开火并施放毒气,造成9人死亡,并且在当天,叙利亚反对派“库尔德未来党”发言人马沙勒·泰姆遇袭身亡(新华网)。根据联合国统计,持续将近11个月的叙利亚流血冲突已经造成至少5000多人死亡,死者中包括妇女和儿童。近几天叙利亚政府镇压平民的暴行日益严重。尤其是对霍姆斯(Holms)市的炮击造成230多个平民死亡。

巴沙尔政权的暴行激怒了阿拉伯各国政府和人民。2011年11月27号,阿盟外长在开罗召开会议后决定,决定对叙利亚实施经济制裁。2012年2月3日发生霍姆斯暴行后,突尼斯4日宣布,决定驱逐叙利亚大使,并不再承认巴沙尔政府。3号当天,阿盟多个国家出现反叙示威,甚至有部分示威者冲入叙利亚大使馆。阿拉伯各国议会联盟4日发表声明称,由于巴沙尔政权不顾国际社会的强烈呼吁,继续镇压叙利亚示威民众,阿拉伯各国应把叙利亚大使驱逐出境。

正是由于巴沙尔政权的血腥镇压加剧,人们普遍对联合国安理会的干预决定寄予希望。然而,在俄中的否决下,安理会却什么也做不了,眼看着这几天霍姆斯城的屠杀暴行在继续。

俄国的否决是为了俄国自身的利益,因为俄国在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有唯一的地中海海军基地。叙利亚同时也是俄罗斯重要的军火贸易伙伴,仅2010年叙方就购买了7亿美元的俄制军火。俄对叙经济总投资额接近200亿美元。当然,利用叙利亚的反西方态度增加跟美国、欧盟做交易的筹码也是俄罗斯的实际利益所在。

中国对决议草案的反对却缺乏甚至像俄国一样的理由。2月6日人民日报刊载评论文章《中国否决叙利亚决议恰是对叙人民负责》称,“国际社会需要给和平更多的机会。这样做才最真正对叙利亚人民负责。”但谁都知道这只是表面说辞,因为正是巴沙尔下来对和平示威的人群开枪才激化了矛盾。文章还说,“联合国可以制止侵略,但不能迫使一个国家更换政权。”这句话才暴露了为了“主权大于人权”的理念才是投反对票的真正原因。这从中国国际研究所所长曲星接受的采访中也可以得到佐证。他说,草案虽然删除了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交权等内容,但仍保留了“全力支持”阿盟新倡议等内容,而阿盟框架方案里面就包括了巴沙尔一定要下台。也就是说,中国正是为了支持巴沙尔才投反对票的。巴沙尔真应该好好感谢中国,他也确实拿出了感谢行动,那就是立即扩大了在霍姆斯的镇压。

安理会表决后,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苏珊赖斯4日表示“恶心”,并称:“过去几个月以来,安理会已被少数成员绑架。这些成员坚持他们空洞的主张和各自的利益,一条一条地除去决议中迫使巴沙尔改变其行为的重要内容。”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也对此表示“遗憾”,称这削弱了联合国的作用。

阿盟通过观察得出结论,巴沙尔下台才可以结束人道灾难,可是中国政府不接受。这并不是因为中国比阿盟更清楚中东局势,或利益关系更大,而只是表明中国政府在维护其秉持的“主权大于人权”这项基本原则,并得出“国内领导人无论多坏,国际社会也不能干预其权力”这个结论。很明显,这项原则并不是在维护国家利益,而只是在维护既有统治者的利益。

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五个既有否决权的常任理事国之一,承诺要做“负责任的大国”。可是我们看看历史上中国在安理会投的八次反对票:

第一次:1972年8月25日,中国否决了关于孟加拉国加入联合国的决议草案,为了维护东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西巴基斯坦(现巴基斯坦)的统一。这是为了“国家统一”理念。

第二次:1972年9月10日,中国否决了英、法等国对索马里、几内亚、南斯拉夫三国反对以色列侵略叙利亚、黎巴嫩提案的修正案。

第三次:1997年1月10日,中国否决了关于向危地马拉派遣联合国军事观察员的决议草案。这是为了报复危地马拉和台湾有外交关系。

第四次:1999年2月25日,中国否决关于同意联合国驻马其顿预防性部署部队延期的决议草案。同第三次,也是为了报复马其顿。

第五次:2007年1月12日中国否决关于缅甸问题的决议草案。这是为了支持缅甸的军事独裁政权。

第六次:2008年7月11日中国否决美国提出的有关津巴布韦的制裁提案。这是为了支持津巴布韦独裁者穆加贝。

第七次:2011年10月4日及第八次:2012年2月4日,中国对联合国干预叙利亚决议草案行使否决权。这是为了支持叙利亚独裁者巴沙尔。

这八次中,第二次其实只是对印度分段表决提议没有准备才否决,并无关任何利益或理念,或者说是一次失误。第一次为了“统一”理念,但联合国宗旨里并没有维护“国家版图统一”的目标,这种否决自然得罪了新独立的孟加拉国以及提案国,于中国国家利益也没好处。第三次和第四次的报复行为虽然跟国家利益有关(统一究竟是国家利益还是统治者利益的争论暂且搁置),但中国明显是官报私仇,不顾当事国平民的安危而利用国际机构的职位徇私报复其政府,在国际上显然不是光彩形象。剩下四次都是为了维护独裁者的统治权,而中国跟这些国家的利益关系并不密切。维护他们其实不过是为了间接维护自身的类似统治。可见,这几次否决并没有树立“负责任大国”形象,反而让人觉得有“滥用职权”的嫌疑。

有一种意见是,中国在国际上“说不”越多,就越能突显大国地位。这种说法显然是错误的,还不如“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更有道理。中国在国际上当然也是有相当地位的,但这种地位不是“说不”说来的。一方面是靠经济实力,跟各国的经济贸易往来的深入使得各国不得不重视中国;另一方,中国参加的在黎巴嫩、海地、利比里亚等地维和行动才是真正赢得国家荣誉和国际地位的做法。对于中国参加世界各地的维和行动,连美国都赞誉有加。

中国如果非要在安理会投票时因“主权大于人权”这样的理念而投反对票,其实是得不偿失的。首先,中国投反对票都要有个伴,基本都是俄国。如果俄国不反对,中国也不敢独自反对招来众怒。比如关于制裁利比亚的联合国1973号决议,还有先前制裁南联盟的决议,中国只是投弃权票。其实中国投的弃权票比反对票多得多。往往只有在俄罗斯挑头反对的时候,中国才放心的跟着反对。看俄罗斯脸色的结果是中国被当成比俄罗斯低一等的二流国家。你弃权,人家只会感谢俄罗斯没捣乱,你反对,人家更是嗤之以鼻说恶心。

其实中国政府根本没有必要在国际上非要以“主权大于人权”来支配自己的行动。中国坚持的态度再强硬,国际社会也不会因此而接受为国际原则。因为这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金戈玉律早就过时了。如果大家都承认主权至上,联合国就没有必要成立了。二战最大的教训就是对希特勒德国这样的独裁政权在国内践踏人权时早就应该进行国际干预,坐等到它主动侵略别国时就已经晚了。在1999年与2000年的联大会议上,时任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向全体发问:“如果人道主义干预真的是对主权的一种无法令人接受的侵犯,那我们怎样对卢旺达,对斯雷布雷尼察做出反应呢?对影响我们共同人心的各项规则的人权的粗暴和系统的侵犯,我们又该怎样做出反应呢?”

既然明知坚持“主权大于人权”没有国际市场,还有什么理由继续支持那些即将被历史抛弃的独裁者呢?当独裁者垮台后,民主选举出的政府还能对我国友好吗?我们已经得罪了塞尔维亚、伊拉克、利比亚人民,今天为了巴沙尔一人又得罪了常年进行感情投资的阿拉伯诸国,当巴沙尔下台后,岂不连一个中东朋友都没有了?即便中国政府在国内强调统治权至上,但是在国际上为了全国人民共同的国家利益,需要做的是反对暴君,保护平民。真正做到能够除暴安良,这才是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以上道理并不深奥,中国领导人应该也可以想到。假如明知这个道理,还要做跟真正国家利益不符的决策,我们就不得不再想想为什么了。

2012年2月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