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望:意想不到的残暴

Share on Google+

芦沟桥战争发生,我那时深信北平不会丢,所以一旦北平丢了之后,我才离开北平。可是在途中被日本宪兵抓住了,我说我是商人,但是他们还是把我在拘留所里关了五天。

我走进一个阴暗的充满着潮湿气味的拘留所,里面一连串排列着七八个人。当我一看清楚是怎么回事以后,我惊倒了,我晕眩了。

他们八个都没鼻子,再看一看,耳朵那里紫的血凝成一堆,代替了耳朶原来的位置。七八个人用一条铁丝串在一起,而且是让铁丝通过嘴巴,把两颊穿两个孔,铁丝从牙关中间穿过去,好像系马的绳子一样。

这些中华民族最英勇的战士,是北平抗日的保安队员。当其他中国军队退出北平之后,他们还在西郊一带作着顽强的抵抗,后来被俘虏了,就受着这样的待遇了!

他们被捕来两天了,天天拉出去拷问,问不出来的时候,那些日本野兽们就把穿过他们嘴巴的铁丝换上一根烧红了的,这时候,一阵腥臭便钻进鼻子,一阵煎油条似的声音便钻进了耳朵,这还不算,日本有了一种“新发明”,说是割肋骨。保安队中有四个已经没有了第一根肋骨。据说这是日本一位有名的医博士的“新发明”,首先拿我们中国人做实验。这四个保安队员,就是这位残忍的医博士的实验品。

还有,他们那八个人的小腿肚被割成一条一条的缝,里面放一些什么药我说不出来。在法堂上的时候,叫他们跪着,把杠压在他的小腿上,使肌肉压成扁平的。

奇怪的是,这八个顽强的战士,在这种残暴的摧折下,还没有死,他们还能发出低微的呻吟,而且有一个身体曾经是很“棒”的,还能说话。他对我说:“你是能够出去,我希望你能够出去,好把我们的死……告诉全国人民、全世界,叫全国打日本打到底,只要打到底,我们死了也值得。”他大概是这样说的,由于铁丝穿过了他的嘴,字眼说得不清楚而且无力。

三天以后,八个中间死了一个,他是保安队的班长。他死的时候还低低地说:

“日本强盗,你看吧!”他软了下去,因此铁丝在其他七八个人的嘴上加了重量。我扶着那个死者,使他立着。我的眼泪像潮水一样流着,淌在死者的脸上,溶解了他凝结了的血迹。

过了一天,日本强盗才把他从铁丝上取下来。他们拉着死者的两只手,像拉死猪一样,把他拖出去了。我捂上了我的眼睛。我实在不忍心看。愤怒在我心里爆炸了,我忍不下去了。

就在这天,开门叫我出去。我安静地等候着枪毙,侥幸的是竟把我放出来了。我逃出了死倒没有什么,值得侥幸的是,日本强盗的残暴行为,以及我祖国英勇的八个战士的惨死能够报导于全中国、全世界人民之前!

(一九三八年二月十三日大陆《新华日报》重庆版、一九八五年新华出版社“抗战烽火录”转载)

(本文为报告文学,笔名纪仇)

文章来源:王若望纪念馆

阅读次数:9,74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