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陈二寨被陷落、拔除,海内外哗然而后沉寂。莫之许跳脚长哭二年,形神惨淡憔悴,与众推神云:苟未免有情,谁能遣此怀此恨。

关山入荒野,告语于校长:我师兄疯了,谁能救之?
校长皱眉出上、中、下三策,曰:
下策:我听幺鸡、九条、八万、九筒嘀咕,说是只要泥腿子党将他赶回四川,天天让他喝高庙白酒、青城明前茶,嚼泸沽湖松茸和螺蛳,斗地主、三砍一,让陈云飞和八叔埋单,万事大吉。古人早说了,少不入川,这温柔富贵之乡,最能消磨少年的勇气和戾气。他还年轻,怎能抵挡呢。
中策:让模糊党笑蜀、肉肉、于建嵘、薛蛮子,让甜菊党孔庆东、司马南、吴法天,让枕头党厉以宁,让叼盘党胡锡进,以及其它名门正派轮流上阵,加上推特党、口炮党在他背后呐喊助阵,每日24小时掐架。别说让他思考,恐怕连思索的功夫都没有。亦能抵抗、救治。
上策:拉进八卦学校做康玉春的师弟,即该校第二个学生,使学三艺——权、钱、色,八操——鲁菜、川菜、粤菜、闽菜、苏菜、浙菜、湘菜、徽菜。不管这厮如何好学,以及天分多高,没有三十年死缠死磕功夫,拿不了毕业证。他是个极好面子的人,拿不到毕业证肯定不好意思逃出校门。如此,可挽救他于悬崖,使莫促会衮衮诸混蛋撞墙于须臾,宪政民主立等可待也。
关山诺诺,称甚善。

校长云:中、下策都不是我能控制的,上策也不是我能完全控制。
关山问:何以言之?
校长云:目前我校三艺院长分别由我和王金波、老鼠担任,貌似门坎较低,虽三顾六请十八抬,那厮也未必愿进去委屈。
关山长叹:这该咋个办嘛?嗯?
校长云:好办。拿来!
关山问:什么?
校长曰:兄弟咋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课题研究费。不给课题费,哪来锦囊妙计?

须臾出门。关山忍不住好奇,打开锦囊有乌龙语,仿佛可辨:蒙汗药0.002毫克,给你莫嫂子,红酒或咖啡冲服。不得擅自增加用量,切记!切记!切记!

咦耶……!

2013年5月3日,于津门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