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猪国,教育孩子是一件很让人苦恼纠结的事。孩子一旦进了学校,就成了各级党校的便器溺器,学校及其教师更是端着AK-47来顶着他们的后背,把他们作为升学率飙升的炮灰来虐使。你说你要给他们减压或做健康引导,龟儿子恨不得把孩子24小时关在学校里,让你无能为力。这样疲惫战斗了十多年混进大学里去,他们恨死了学习。即使有点想法什么的,为涨粉而涨粉,也浮躁得可以。唉,背气不背气。
哭归哭,气归气。校长爹爹耐着性子建议儿子闭关修炼沉住气,并授之以涨粉秘笈。
多年父子如兄弟,小子,我不给你简单枯燥说教,给你八卦个故事作福利,看你懂不懂得起。校长与你相处时间稀少,懂不起我挥拳也打不到两万五千里,自杀更无益。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到寻常百姓家。”这是说那些曾经的宝贝啊,某一天落草窠里凤凰也叫做土鸡。凤凰宝贝和王谢纠缠在一起,大概与魏晋南北朝的世族势力有些关系。
魏晋南北朝是浊世乱世末世,不靠家族势力拼爹,人的性命大概与蚂蚁有得一比。一个家族没有能够人才辈出,子弟们的脑袋和秋后的西瓜南瓜般滥贱有得一比。这是丛林法则,你不得不服气。这片林子里混得牛皮烘烘的,就是姓王的和姓谢的。他们的家族,涌现了一批又一批争气的子弟。
咱这里八卦就捡其中一个大个儿的说事说起。

大个儿身长七尺八尺,据说是龙额大鼻子,没有听说他是否和你一样鼻甲肥大才如此。他比较沉默,沉默得人叫他傻子。老王家的孩子都聪明盖世,出了这样一个虎背熊腰的沉默者,还不把嫉妒老王家的人乐死。于是傻子就成了某一种诅咒。王家有个大傻子,傻子傻子大傻子,臭名传千里。他原本叫王湛,王湛消失,出名和著名的是大傻子。

大傻子的爹爹死了,守孝也满了期,其他孩子都去当公务员和干部,或者扛少将肩章,大傻子和小媳妇儿搬上被子住家族墓地他爹爹坟旁草棚里。大傻子的弟弟王浑是个大官,相当于政治局常委里管事的老几,扫墓这种芝麻事就该大官的儿子王济担当起。王公子是个官二代高富帅,才气高亢,举国皆知,很不愿意摊上一个伯伯是傻子,所以从不去拜访他。大傻子也从不理睬这个侄子。

有一次高富帅扫墓完毕,大概饿的不轻,就叫下面的小弟小厮弄了好吃好喝的在大傻子茅棚外一丈余的地方大快朵颐。大傻子叫小媳妇儿煮了碗稀饭烂菜,在另一面吃得也舒服安逸。高富帅有点扛不住,走过去打招呼,看见大傻子的床头上有一部八卦的老祖先人《周易》,就不咸不淡地问:“伯伯还对它感兴趣?”大傻子说:“心里不爽的时候,就整来当玩具玩儿玩儿而已。”高富帅不以为然,嬉笑道:“大概伯伯很有心得吧,说来洗洗我的耳朵。”大傻子看了他一眼,便侃侃而谈,把《周易》里那些深奥的道理剖析起来,并且连最微妙的地方也能阐述得妙趣横生,孔子闻《韶》也不过如此。这种阐释方式,是见识广博的高富帅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大傻子在那里唾沫飞溅,听得高富帅一惊一诧的差一点休克,肃然起敬,然后屁股朝上躺下手脚摸地。

那天的太阳跑得很快,跑去叫月亮和星星来看稀奇:“妹妹们快来啊,高富帅翘屁股趴大傻子脚丫上揩鼻涕了,快来看稀奇!”

高富帅的眼睛一般不正眼看人,现在被一个大傻子摆谈倒地上往傻子脚丫子上揩鼻涕自然是大快神仙的事情,妹妹们可以在心理上得到背时早该如此的满足。但这件事情传得太高远,地上的凡人俗人还不知道有多稀奇。

月亮和星星们在围观和打酱油,王济一点没有难为情,小弟和小厮们也不好叫武装特警便衣国保和城管来维稳。他继续翘屁股趴地上求伯伯讲下去,再讲下去:“伯伯我不起来,我要你继续传授我宇宙真理!”这样一个唾沫飞溅,一个心甘情愿翘屁股趴地啃脚丫子,几天几夜,王少爷王济被虐待得实在熬不住了,才吐血叹口气大叫一声:“艹我白痴啊,家里有国学大师,近三十年了都没人知道。又是请家教排打,又是重洋镀金吃鬼饮食,炼成一海龟级高富帅竟然只配给大傻子伯伯提草鞋,这是什么罪过啊!我呸我呸呸呸。”至此,大傻子王湛才停下来饶恕和不折磨这个侄子。高富帅问伯伯奥妙秘笈,王湛曰:“无他,闭关修炼,左右手互博,而已。”让他回家去。

王湛把小王同学送出柴门,小弟小厮们正在预备回家的马具。小王同学望了一眼伯伯王湛老师,说:“伯,你喜欢骑马不?”王湛老师知道小王同学在试探自己是不是书呆子木乃伊,说:“也喜欢啊。”那时候的玩好马就是现在的玩劳斯莱斯、宾利,再拽一点就像是玩私人飞机。小王同学给小弟使了一眼色,小弟明了,把一匹最难侍弄的烈马给王湛老师。王老师飞身上马,身段妙曼似燕,人马浑然合一,矫若游龙,宛若翔凤,回风流雪,倏然回转,已经下马,把马绳扔给了小王同学的小厮。王湛老师开始背《御马北经》和《相马十三章》。小王同学惊得目瞪口呆,下颌差点掉地里。王湛老师让小王同学找来前面路口的邮督马和眼前的几匹劳斯拉斯、宾利开现场会,没有不恰如其分的过头话。
小王同学崇拜地问:“伯伯你的本领是怎样炼成的?”王湛曰:“无他,闭关修炼,左右手互博,而已。”如此又耽搁了几个昼夜,小王同学请求伯伯同意成为王湛老师的粉丝,还是第一个粉丝,小王同学才回京城家里去。

刚进家门,国家领导人之一司徒王浑问:“小子你是不是中途拐弯跑海南碧海云天胡闹去了呢?”小王说:“领导你别没正经只搞人尽皆知的冤枉事,我有一个和哥伦布一样重要的发现禀告你。我伯伯不是傻子是举世难得的大师。”叹服中叙述如此如此如此。
国家领导人问:“他比我还厉害高明?”小王嗤笑了一声,说:“你哪里能和他一个级别?远远在我之上啊。”然后显露出花痴一样的神情。

话说王家有个聪敏自负的孩子王济,自负归自负,人肚子里确实有些干货,但提一下王家孩子的尾巴,就只能说他家有一个大傻子大白痴。这全国人民都知道的。这事闹的,连总书记司马昭都如此。每次见到小王,司马昭总书记就给他开玩笑,说:“卿家痴叔死未?”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小王啊,你大傻子叔叔死了没?”这样的情况很多,小王每次都无话可说和哑起。
小王回京城后故意在中央领导同志溜达的地方游荡,假装碰巧撞到司马昭总书记。总书记叫住他,说:“小王,听说你回老家扫墓去了?卿家痴叔死未?”小王说:“给总书记请安,我伯伯一点不傻,他身体健康很健康。”于是在总书记面前讲自己这次扫墓的奇特经历,把伯伯赞美了一番。
总书记说:“当今世上有谁堪与他相比?”小王济说:“或许山涛可以和他比一比,魏舒算个屁!”山涛是尚书,魏舒作过司徒,都有大学问,级别吗,就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或者国务委员什么的。

小王同学的这些经历和与总书记的对答,很快传遍了大江南北,从东海之滨到帕米尔高原也是如此。如此这般,沉默者王湛成了全国人民的偶像,王公大臣到公知到屌丝,都拼命fo他,涨粉如涨潮,潮有落时,涨粉没有尽头。有人建议成立一个秘书班子加粉。王湛老师说:“低调,随便选几个应付了事。”
政府施手段让他当五毛集团董事长,他说我不是郭沫若、余秋雨和刘小枫。这让政府很恼火,串通他小媳妇逼他出仕。没办法啊,那一年他二十八岁矣。

亲爱的儿子,在耶稣基督那里,你是我兄弟,寂寞吧,忍住寂寞,离28岁还有九个年头。涨粉算个屁。
这是一个秘笈和秘密,9年后涨粉如潮,但不要当五毛集团总经理,董事长也是个屁。谨此谨此。问你的鼻子安!

2013年5月37日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