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我的革命思想从香港而来

Share on Google+

注:本文系1923年孙中山在香港大学的演讲全文,转自“读立伍”,原文见1923年2月21日The Hong Kong Daily Press.由孙中山口述,钟祖康译。

我此行真彷如游子归家,因香港及香港大学,乃我知识之诞生地也……从前人人问我,你的革命思想从何而来?我今直答之:革命思想正乃从香港而来,从香港此一殖民地而来。(笑声与掌声)三十年前肄业香港,暇时辄闲步于市街,见其秩序井然,建筑闳美,无有干扰,向往不已。每年回敝乡香山两次,两地相较,情况回异。

回乡“造香港”未能如愿

每次回乡,我竟须自作警察以自卫,时时留意防身之枪弹完好否。年复一年,情况俱如是。家乡与香港虽仅有五十英里之隔,唯两地政府何以差别若此?由是想,香港此一荒岛落于洋人之手不过七、八十年,即有此成绩,反视中国历经四千年而无一地可比。

因而返香山与父老斟酌,促其取法香港,或至少洒扫街道,并筑路连系别村,父老称是,所忧者为财力不足矣。我答:我等人力殊多,并由我辈少年发起可也。期间,我即亲自清扫街道,(掌声)并引来不少青年效法。我等遂动手将此工作推至村外,唯麻烦骤至,于乡间造一小香港之想只得放弃。(掌声)后面见香山知县,解明来意,欲彷效香港,知县甚喜,并答允于我下次放假回乡时助一臂。不意第二次返乡时,此知县已告离任,其缺已为新任者以五万元购得。

英国能,中国何以不能?

此等腐败情形,接踵而至,于我感受甚深,回港后我即着手对政府之研究。遂发现,在一般的政府当中,贪污只属例外,廉洁终属常态,(掌声)唯中国之情况则恰恰相反,于此地官场之贪污竟属常态。(掌声)初以为省城政府情况稍佳,不料一抵广东,方知其腐败尤烈。原来中国之官,势位愈高,贪污愈炽。(掌声)最后我到北京,其腐败又千百倍于广东,至此,我始相信,村政府竟是中国最廉洁之政府机关。(笑声、掌声)

有人告我,英国与欧洲的好政府并非来自天然,而是经人力之变革而成。数百年前,英国之腐败与中国无异,法院中之捏造与刑罚之残酷,不让中国。但英国人热爱自由,并高呼:“我等已忍无可忍,非要改革不可。”英国能改,中国何以不能!(掌声)我等必须以此为效法,必须先从改革政府入手,否则休谈其它。若无良好政府,不论何种民族,办事必不能成;我等为此而受之苦难久矣。遂一俟毕业,即深明必须放弃行医救人,投身救国。(掌声雷动)故问我之革命思想从何而来,当曰全在香港。(掌声)

旧宅已去新屋未成

惟革命以来,流言不断;殊不明在中国之所谓革命份子只犹堪比作欧洲──温和之政客而已。(笑声与掌声益大)我等非激进派只欲得一温和的好政府而已。经多年屡败屡战,我方推翻满清,建立民国,(掌声)民国至今已有十二载──而且还会永垂万代。(掌声)诚然,十二年来困难不绝,人民受苦殊深,甚或祸烈于前。中国藜民见此即骂革命党,并称宁服帝制,不愿共和。须知,共和国之要义,乃变一切人为主人,变我四万万人皆为全国人之主人。现时国人容或未能实现其理想:彼等大都每因身受其苦,自对眼前新变化味同嚼腊。一如拆一旧屋,并正建其新者。我等虽已推翻满清帝制,唯殊难于十二年间建成此一大共和国。是以,于此旧宅已去,新屋未成之际,一有风雨,自然群藜受苦,唯此苦不过是尔后幸福之代价。(掌声)

虽国人多昩于此等改变,唯知识界均大力支持此新兴之共和国,(掌声)且吾等在国外尚有好友不少,诚然吾等亦有敌人。

吾人之敌人谓中国尚不宜行共和制,宜恢复帝制。十二年来,复僻之举凡二次,生事者一为袁世凯,一为清帝本人。但两次俱败。(掌声)革命人士于建立此共和国当中一再遭阻挠,连若干中国之朋友亦感失望。吾等以为此一共和国政府可改革处尚多,此固整个改革运动仍在过渡之中。若吾等欲中国保有永久安宁,当必完成改革大业,完成新屋之架构。

国人须以英人之好政府为模范

困扰革命人士之因素甚多:一、满人一向致力铲除新思想;二、官僚从中作梗;三、是督军与军人当道。此等障碍一天不除,中国当难觅久安。

我等当为实现好政府奋斗不懈,好政府一旦出现,国人自当称快、安宁。此事大可以香港与新加坡、槟城等英国殖民地之发展为证,而且国内民众一旦来港,也会成为爱安宁的好市民。欲治中国人非难事也,好政府在,彼等即于愿足矣。

深愿各位同学,我等在此英国殖民地之英式大学求学,即应以英人为模范,并须以此英式好政府之模范,传遍中国。(掌声雷动)

阅读次数:20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