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大饥荒时成都中小学生的零食

Share on Google+

大饥荒时缺少糖果,成都中小学生的零食就是海椒面和盐巴。记得那时我们用纸包一点搅合的海椒面和盐巴,上课时也舔一舔。我们把这种零食叫做“莎米”,可以使你暂时忘记饥饿。当时进过嘴的有,芭蕉根、小球藻、糠馍馍、烧老鼠肉、灰灰菜等。饥饿是长时间的,更刻骨铭心。

那时我最大的愿望就是长大后能吃一顿饱饭,即使到1968年已不饿饭了,我在大邑县䢺江区花水湾,还花两元钱买了一只母鸡、炖汤。一次吃的精光,以满足少年时的欲望。记得我边吃边哭,院子里的乡民看得目瞪口呆。
刻骨铭心的饥饿使我至今还保留着吃零食的习惯。不过现在的零食是花生米和粉芋头,一天至少吃十来次。每次几粒花生米或两块粉芋头。

我家去年挖的芋头,至今没有吃完。

以下是与推友的对话:

绝不支持不能反对的政府
‏@wwoowy

记得小球藻,还有糠麸散,菜窝窝,槐树叶。邻居主妇是食堂会计,却经常吃油炸馒头片。

Cai Chu
‏@caichu88

糠麸散需要医生开证明,是当时中医治疗水肿病的药品。

绝不支持不能反对的政府
‏@wwoowy

这么说就对上号了。当时母亲水肿,拿些糠麸散和糠麸饼干回家,自己舍不得吃,我们却经常偷吃。母亲知道了,一笑泯之。

Cai Chu
‏@caichu88

我当时患轻微水肿病,体重只有86斤,夏天不敢下河游泳。用过糠麸散,但效果不佳。
后来到成都罐头厂。买一种人造牛奶(牛骨汤加古巴糖),每斤2毛钱,喝了两个月,水肿病才完全消失。

【 转载 推特 】 时间: 1/17/2019

阅读次数:1,23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