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大津事件

Share on Google+

1891年5月11日,日本发生了一个很重大的事情。当时俄国皇太子尼古拉去日本旅行的时候,在离京都很近的叫大津的地方,在街上,差点被保卫他的日本警察刺死。这个日本警察刺杀皇太子的案件成为一个大事件,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怎么去审判?我们一行人到大津事件发生地,那儿还竖了一块碑,刻着“此附近露国皇太子遭难之地”,日本人翻译俄国为“露西亚”,简称露国,德国为独国。日俄战争之前,大家对胜负都难以判断,到底能不能打胜俄国?后来他们觉得看国家的名字,日本肯定能打败俄国,因为它叫露国,露水,日本的国名是日,太阳一出来就把露水给晒干了。所以我们来到了大津事件发生地,我给大家讲了日本的司法制度是如何审判这个案件,如何展现了司法独立的精神的故事。

刺杀事件发生后,日本上到内阁总理以及外务和法务大臣,下到普通国民,都非常震惊。这个家伙,担任守护职责的警察,竟然刺伤了俄国皇太子,必须要严厉惩罚,就是要判死刑。按照日本当时的刑法,就是《明治刑法》,规定侵犯皇室成员身体的人,也就是犯大逆罪的人,即便是未遂,也是要判死刑的,是要加重处罚的,必须判死刑。所以日本举国上下都普遍相信,按照刑法的规定,这个名为津田三藏的警察,必须判他死刑。(当时跟事件毫无关系的山形县的一个村庄甚至通过村民大会作出一项规定,禁止以后给孩子取名叫三藏,以表示对这个罪犯的义愤。)

但是日本大审院,就是日本的最高法院,当时的院长名叫儿岛惟谦,力主说因为这个条文针对的是“侵犯日本皇室成员”,不包括“侵犯外国皇室成员”,外国皇室成员在日本就当作平民来对待,不允许把这个条文做扩张解释。这种法律解释的倾向,令朝野上下都极度不安,假如因此而惹恼了俄罗斯,必将危及日本的安全,当时日本人对俄国简直是觉得恐怖的不得了。总理和几位大臣都直接跟儿岛惟谦院长施加压力:你追求司法独立,国家都亡了,司法独立还有什么价值?但是,儿岛惟谦就是不为所动,斩钉截铁地回答:如果日本因此而亡国,那就让它亡国吧,至少世人将记得日本曾是一个司法独立的国家!他甚至逐个地跟审案的法官做工作,力图让每一个法官都接受他的立场。结果法院最后坚持依照对“皇室成员”的狭义解释,认为尼古拉不能作为皇室成员对待,判了津田三藏无期徒刑。

判决公布,举国大哗,人们睁大惊恐的眼睛,担心法院的这种一意孤行给国家带来的可怕后果。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对于这样的判决,俄国政府并没有什么不满的表示。甚至一些西方国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认为日本政府能够尊重司法独立,这说明日本已经进入到一个文明国家的行列。再者,日本国内的从天皇到普通国民,都对这个刺杀事件表达了那么深切的歉意,再苛刻地要求一定要对这个人判处死刑,也没有多大必要。日本人这时才知道,原来司法独立是个好事,能够让其他国家尊重我们,我们是个文明国家的标志。

所以当我们这一行人来到大津,看到那个刻着“此附近露国皇太子遭难之地”的石碑,听到这样的故事,大家都很感叹,觉得这个国家在1891年的时候,就能够这么追求司法独立,那么我们扪心自问,中国是不是也应该去追求这样一种良好的制度?我们何时也能有自己的儿岛惟谦?

小慢闲扯 2019-01-17

阅读次数:1,77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