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反共义士”唐元隽追忆往事

Share on Google+

——“六四事件”30周年访问录之二

按照蒋老先生时代的说法,他是个“反共义士”。唐元隽于2002年10月14日偷偷上了厦门的一条渔船,他只知是驶往台湾,并不知目的地是哪里。半路上,他跳入海中,游向岸边,上得岸来被持枪军人包围,才知道脚下踩到了金门的大胆岛。可惜唐元隽的“投诚”晚了十年,台湾于1991年终止了“动员戡乱条例”以后,“反共义士”成为历史名词。面对一个既不是驾机,又不是驾船前来,而是从海中泅水过来投奔自由的勇者,台湾当局手足失措,因为没有明确的法律条文规定如何处理。几经周旋商议,他的身分被确定,是一位中国的民运人士,曾因“六四”被判重刑,而今又因参加“反党”活动被国安盯上,走投无路。数周之后,他获准赴美,得到美国的政治庇护身分。

16年之后,2018年12月在华盛顿的一个会议上笔者认识了唐元隽。坐在我面前的这位斯文儒雅,貌似学者的人,就是当年那个玩命的投奔者。八九民运时,唐元隽是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的工人,在那全国各地抗议活动风起云涌的时刻,他顺势参与组织过几次松散的声援学生的游行活动,为此竟然意外地被判重刑20年。在狱中服刑了8年之后,总算获得释放出狱。唐元隽向往民主自由早始于80年代,出狱后依然关心国运前途,毅然参加了民间民主人士冒着生命危险组建的“中国民主党”,该党的宗旨是“终结一党专政,建立民主政体”。如此这般地甘冒大不韪,唐元隽的生活又一次“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在面对再度入狱和逃亡两条路面前,他选择了后者。

如今已属银发族的唐元隽虽在纽约安身立命,对故国的思念依然不减,对民主的追求亦未怠倦,只是言行都更为沈潜和成熟了。“蓦然回首已白头”,聆听他以平和的语调重述当年在大时代的凶险经历,令人深思叹息。

唐元隽与狱友政治犯田小明合影。图/唐元隽提供

唐元隽初入狱时手绘管教中的狱友。图/唐元隽提供

欧华论坛 | 唐元隽廖天琪:“反共义士”唐元隽追忆往事

民报2019-01-21

阅读次数:3,34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