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良:数风流,皆非人物

Share on Google+

六四以后近30年来,目睹了中国共产党新老交替了三代领导。想来总有点匪夷所思的,一个无比庞大的专制政党,是依据怎样的“内部遴选机制”而确定它的最高岗位的接班人?透过种种层层精雕细琢的包装和伪装,看这些衣冠楚楚自命不凡的“强者”,他们之于这个伟光正的党,之于这个腐朽没落的体制,是否是偶然中的必然?

数风流,都不是人物。

眼见为实

说起上世纪发生在中国主要大城市的“八六学潮”,上海交大的学生是一支主力军。学潮后期,作为交大的“老校友”,上海市长江泽民亲临交大,和学生举行一场“对话”。那时我留校任教,听闻消息,就去了学校大礼堂,学生占满了座位,我就挤在后排站立的人群里。那天我总算“当面”见识了这位江大人是怎样的一个高级领导。

据说他乘坐他的座驾来到学校,下车时不知怎么被车顶撞了一下脑袋,所以进了礼堂上了主席台在正中位子上落座时,他仍然显得急火攻心,出口就把台下的学生大骂一通,引起一阵哄笑和嘘声。之后,在与学生代表的问答环节和向全体师生所作的“大报告”式的劝阻讲话中,他几乎都是答非所问、自说自话。令我十分吃惊的并不是他那居高临下的耍大牌发脾气,或是“政治正确”的是非观点,而是作为地方重镇大员,他好像完全不了解他所管辖的区域出了什么事,完全不了解黑压压坐在底下的学生的严正诉求和强烈企望是什么,而他还堂而皇之宣布是跑来“对话”的!他懂得的他在乎的似乎仅仅是政治计谋政治高压,而对于社会现实和青年心态,对于历史思辨和人类理性,他要不就是真的无法理解,要不就是肆意罔顾,要不就是干脆用演戏作秀来轻蔑地回应。

所谓的“眼见为实”。所以,再一次的“八九六四”后,当我(那时仍然还在交大)听说江大人被昏庸的老人帮钦定为新的总书记,我就对朋友脱口而出:完了,中国的前途和命运完了。

这么多年来,我在国内国外,遇到不少的吃瓜群众和各级干部,有的还是朋友,屡屡发表看法,说江泽民治理国家期间,经济发达,军队强大,国威振兴,等等等等,我都一概不敢苟同。那次大礼堂“见面”的深刻印象是抹不掉的,我相信自己的判断和直觉。

最近看到报道,在最新一批解密的英国档案中,有一份文件记述了,1989年10月,即六四事件后约四个月,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与撒切尔夫人见面,李当时指出:六四的结果是邓小平培养十年的团队被放弃,反而旧人重新上位。这对中国是灾难性的,是一个真正的悲剧。

老李说话直截了当。

不排除语句转译可能产生的歧义,颇有意味的是,目光敏锐独到的李光耀把江泽民李鹏等官僚党棍定义为“旧人”。

其实,在“知人善任”的意义上,当年的老人帮并非那么昏庸,他们可都是久经考验的革命家,胸有城府,他们心底里自有考量和评估的标准,在那样风雨飘摇的动荡形势下,在那样生死攸关的十字路口,若要持久保证红色江山不变颜色,若要继续有效维护并贪婪扩充红色权贵家族的利益,江泽民正是再适当不过的领导人选。至于社稷百姓的生存状况,道德理义的善恶正邪,才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呢!事实证明,他们做对了,对极了。

正可以引用尼克松在一本书里的说法:“动乱的年代既造就最优秀的领袖,也产生最低劣的人物。”

脚法错了

当今领导人有一张照片广为流传,那是2012年2月他出访爱尔兰时拍摄的,当时他在都柏林的克罗克公园体育场向当地人展示了自己的球技,他一个大脚将球开出的镜头被摄影师抓拍下来。

细看那张照片,发现一个问题,他抬腿开出那个球时,膝盖明显弯曲──脚法错了。

我在大学后期体育课分班时进的是足球班,算是受过短暂的“正规足球训练”,记得足球班的教师/教练对我们说过,起脚射球时(注意,是射球,不是踢球,领导人照片上那样表演就叫踢球踢着玩),一个脚着地为支点,摆动腰部,另一个脚要伸直,以大腿带动小腿再带动脚板转动,把球射出……他特别强调,射球的那个脚,它的膝盖(可能还有脚踝)不能弯。前几个月,我们大学同学聚会,我又就这张照片的这个问题请教我的一位“老大哥”好友,他小学时是旅大少年队的成员,大学足球班是绝对的中场主力(进大学时已经三十多岁,交大校足球队几次延揽他,他都因为体力下降回绝了),“老大哥”当即作了一个形象比喻:你有没有看到人家打高尔夫球挥杆时,那球杆的前端突然弯曲成90度或45度的?

就是嘛!脚法错了!

那照片的寓意真是不言而喻:自从这个哥们上台以来,“脚法错误”乃至各项方针政策错误百出,以至于海内外怨声载道齐加谴责已是不争的事实。经济上违背市场化方向的国进民退,以及政治上的倒行逆施不必说了,即使在国际外交舞台上,短短一两年同美国打交道的过程,也是出尔反尔自打嘴脸。先是在特朗普刚当选总统后,立即带着一大批要员和亲信跑去海湖庄园恭贺,舔金毛狂人屁股,接着特朗普断然宣布开打贸易战,就马上外强中干地恫吓要不惜一切代价以牙还牙,再到去年年底G20峰会场所前呼后拥委曲窝囊答应条件接受缓刑,再再到在国内纪念大会上空洞誓言“不能改的,坚决不改”,再再再以后又不知还会搞出什么冬瓜豆腐……活像仓促应付一场世纪足球大战,战略战术混乱不堪,前场后场毫无章法,乱踢乱打,自欺欺人,一败涂地。

照说么,虽然此君有红二代的珍贵血统,还有他父亲开明形象的加分,但以他相当一般的智商和能力,以及平平庸庸的政绩,更不用说极其缺乏人格魅力,要当上拥有几千万党员的大党的第一把手还是很难想象的。然而,时运不济,江泽民时代开启的腐败治国,经历胡温时代的容忍放纵,现在已经来到了某一个时间节点,各种深度积聚和时不时猛然爆发的社会矛盾,以及激烈失控的党内斗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分赃不均吧),却正好给了一个权术小人“篡党夺权”的机会。然后,正因为党内外腐败堕落泛滥成灾、全社会道德崩溃人欲横流,此等局面让他可以顺势而为放手一搏,利用大力反腐来营造高官重臣人人自危的恐惧效应,以及愚民群氓群情激愤的慷慨气氛,快速实现超级集权而定于一尊,绑架和操纵整个党国机器,全面高速倒退。

当然,那些当初决议破格提拔这位仁兄继承权位的师爷掌门,察人用人的智慧和经验到底不及老一辈的革命家和开国元勋,没有透视到表面上低首下心的“潜伏者”实际上是野心家阴谋家,低估了他一旦占据宝座后利用党的组织资源进行清党除敌的奸猾和凶残,也低估了一个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症患者积恶成习,模仿和追随大流氓本尊的决心和意志。

归根结底,邓小平当时放弃赵紫阳、胡耀邦团队,而让江泽民之流主掌党政国事,就已经决定了党国这30年来的发展道路,决定了拙劣人治的终极目标。

八九六四的确是个悲剧的转折点。

日记两则

2011年5月31日:

偶尔回国探亲,今天在家看新闻联播节目,“六一儿童节”前夕党和国家领导人看望孩子们,蛮有意思的。

胡锦涛总书记去了一个幼儿园,和蔼地问排排坐着的小孩子们,明天是什么日子啊?孩子们齐声回答:六一儿童节。总书记点头笑了,又拿一支炭笔在白板上写:“快乐生活,健康成长”,字写得大大的,有一点点歪斜的无力感,然后要小孩子们和他一起念。小孩子们念得脆,念得欢,总书记再次满意地笑了。想当然耳,是白板和炭笔在过儿童节,而那些写出来的大大的有点歪斜的字是超龄儿童。

温家宝总理则去了一所学校,和学生运动队打了一场四十分钟的篮球,其间他多次矫捷上篮,无人出手阻挡,投球进网,独占鳌头,很有满足感。我觉得自始至终全场表现最优秀最出色的不是参加活动和比赛的任何人,而是那个篮球。

2016年7月X日:

这一届欧洲足球锦标赛进入半决赛阶段时,其中一场比赛是德国队对法国队。据统计,之前法国队已经有近60年没有在正规大赛上赢过德国队了。

赛前记者采访法国队主帅德尚,请他谈谈他的对手,他如是说:“德国队各个位置都拥有当今足坛最出色的球员,我不是要给勒夫(德国队教练)制造压力,我相信他已经习惯了这一切。”

他答复的技巧高超,一般人,或者非一般人,都有所不及。

品味出这话的弦外之音了否?法语,具备像德尚这样智谋的法国人说的法语──撇开语法不谈,是指它的表达方式──其含蓄的魅力就在这里。

后来这场比赛法国队2:0胜了德国队。

对应的,马上想起不久前中国共产党庆祝建党95周年大会上,我们的主帅也发表了重要讲话,其中对外宣言的“显句”就是:“我们不信邪也不怕邪。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真是语法强悍、掷地有声。想起以前他刚“出道”时还有一句大白话:“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前前后后,其话语其气概同我们弄堂里吵架的婆媳女人颇有几分相像──恕我愚钝,没有听出这些直露的“中国话语”的弦外之音,倒是不敢不恭维“中国强人”的谋略和魄力。

不过,很多人坚信,中国也会获胜。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日期:2019.01.24

阅读次数:1,58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