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苏联发生了一场震惊世界重大事件,在一场神秘的“宫廷政变”中,没有任何流血或冲突,苏联最高领导人赫鲁晓夫被他曾经提拔的年轻人赶下了台,由勃列日涅夫接任,赫鲁晓夫下台后,苏联政府给予他前所未有的安度晚年的优厚待遇。

成为平头百姓的赫鲁晓夫,虽然失去出口成法的权力、失去被人簇拥的感觉,但是在另一方面他看到了真实:他看到了农民的艰辛,听到了工人的怨言,见识了握有小小权力的人的蛮横无理。

他开始反省自己,曾经最爱的《真理报》在他眼里已经一文不值,他非常厌恶这份谎话连篇的官方报纸,反而在他当政时特别指示要干扰的两个“敌台”—美国之音和bbc,现在却成了他每天都要收听的广播,在很短的时间里,苏共曾经的首脑,竟然转变为一个体制的异议者,这似乎令人难以置信,然而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翻墙偷听敌台的同时,他从儿子那里得到了几本“禁书”,这些书都曾经被他宣布为反动书籍。当看完其中一本小说《日瓦戈医生》后,他有些怆然地感慨道:“我们不该禁止它,里边并没有什么反苏言论。”

了解真相后,赫鲁晓夫决定忏悔过去所做的一切,开始撰写回忆录,颇为讽刺的是,这位苏维埃政权的创始人之一,自己亲笔撰写的回忆录竟然也会被苏联当局宣布为禁书而不得出版,有人毫不客气地要求他立即停止回忆录的撰写,并交出已经完成的手稿。

摆在赫鲁晓夫面前的是一道选择题,是继续在国家别墅里享受着优越的生活,还是坚持保留自己撰写回忆录的权利,他选择了后者。然后他拿出当年搞地下工作时的机智,从翻墙偷听敌台中获得海外线索,在很多当年被他收拾和批判过的“持不同政见者”的帮助下,和克格勃斗智斗勇,最后成功将手稿偷运到美国,并于1970在美国出版。

1971年9月11日,这个共运史上最高级别的偷听敌台“翻墙者”者在病榻上与世长辞。在他去世之后,苏联各大媒体竟“默契”地没有发出讣告,也没有公布葬礼的时间和地点。他没有获得像其他苏联最高领导人一样的待遇,被葬入克里姆林宫红场墓园,只是葬在了新圣女修道院公墓。在葬礼举行那天,大量群众自发去为他送别,而这竟让勃列日涅夫不得不下令暂时关闭新圣女公墓。

猫爪会 2019-01-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