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案非正式完结 第二波打压已接踵而来

Share on Google+

2019-01-28

当局的抓捕行动始于2015年7月9日,此宗被称为“709律师大抓捕”的事件曾震惊国际社会,直至案中最后一位律师王全璋被判刑,历时三年半的岁月中,包括律师、维权人士和公民等,超过300人被传唤和抓捕。有维权律师及被捕者家属均称,当局把维权律师塑造成反对者的角色,不会因最后一人被判刑而停止打压,呼吁外界持续关注。(文宇晴报道)

2015年7月9日开始,涉及超过300位律师、维权人士和公民被传唤和抓捕,其中近20人被扣押半年后分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等罪名逮捕。

不少关注“709案”的人士认为,随着王全璋案周一(28日)宣判,并不代表当局打压维权律师的行动已经告一段落。曾因为涉及“709案”一度被限制自由的广东维权律师隋牧青,去年初被吊销执照,他的妻子其后亦因为代理案件而被刁难和诬陷拘禁。

隋牧青指出,过去维权律师代理了不少被当局指是敏感的案件,与官方产生矛盾也因此愈来愈多。他认为,“709案”只是触发官方打压维权律师的其中一个大型行动而已,相信今后类似的行动还会陆续有来。

隋牧青说:受难者还没出来,营救者已进去(监狱)。营救者会不会再进去,我们都不知道。作为律师来说,并不是一个政治反对派的角色,但为反对派做辩护的时候,一个负责任的律师不会先考虑政治立场,首先考虑的是当事人的利益。不排除有一些部门的人,为了扩充自己的重要性而愿意制造这様的敌人。

王全璋原本所属的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在“709事件”中被官方定性为“犯罪平台”,透过纠集少数的“死磕”律师,专门选择热点案件进行炒作,所内包括主任周世锋、律师王宇、王全璋等多名律师和工作人员在事件中被逮捕,50多名员工被迫解散。被捕者被羁押以来,当局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一直拒绝律师的会见。

曾任职锋锐律师事务所的福建维权人士屠夫(原名:吴淦),因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被重判8年。一直为他呼吁的父亲徐孝顺向记者表示,“709案”是彻头彻尾的政治迫害案件,不但违法拘捕,更在无法得到法律的保障下枉法判刑。

徐孝顺说:709案件主要是不按照宪法履行,才出现打压的现象。以各种手法来操控,对于“709案”的家属来说,是作为他们派别斗争的牺牲品。我也知道屠夫被判得太重;王全璋是没有罪,但是以莫须有的罪名来定罪,我们也没有办法。主要是政治迫害的案件他们有把权利握在手上,爱怎样做便怎样做,我们是没有办法的。

除了维权律师在“709事件”中被直接打压外,因护送被捕律师王宇儿子出国读书的维权人士唐志顺、幸清贤,在缅甸被中国公安越境带走200多天后,官方才公布二人被以涉嫌“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羁押,2017年初获取保候审。

随着“709案”被捕者的案件逐一开庭及判刑后,当局未因此而停止打压维权律师,另一波针对维权律师的打压行动已经默默开展。曾代理过“709案”的李昱函律师,于2017年10月底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拘留;律师余文生在2018年初被注销执照后,更以“煽颠”和“防害公务”罪拘捕关押至今。李和平、文东海、杨金柱、隋牧青等律师亦先后被司法部门裁定吊销律师执照。

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向记者说,“709案”未结束,呼吁各界持续关注。

许艳说:王全璋律师今天有了判决结果,但在判决之前,就是1年多之前辩护律师余文生失去了自由,也包括“709案”的辩护律师李昱函也被抓捕了。文东海、程海等很多律师被吊销或注销执照。余文生也是先被注销律师证再被抓捕,等于是“709”的打压还在继续,所以还需要大家的关注。

亦有为数不少的维权律师,受到所属地区的司法部门刁难和打压,甚至被指因涉及国家安全等为由,拒绝他们出境。大陆律师界弥漫着一股白色恐怖,人人自危。

RFA

阅读次数:3,35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