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承仙:祝你平安,艳丽

Share on Google+

照片中人是刘艳丽,网上她常自称荆门刘艳丽或建行刘艳丽。湖北荆门是她家乡,而建行是她工作单位。2011年前后刚认识她的时候她的博客名就叫建行刘艳丽,我心想这人好奇怪,为什么要在实名前加上工作单位作为自己网名?这么热爱工作热爱单位?后来了解之后还真是,这是一个工作狂,单位里的业务能手。

认识刘艳丽很多年,你要是让说我对她印象最深的是什么?爱臭美。一天到晚臭美,原来的博客中现在的微信里,最多的是她的自拍照,各种各样的,一会而古怪精灵一会儿故作深沉,一会而跟花拍一会儿跟草拍,什么都入境,只要镜头中有她就行。拍了一张衬衣扎在进西裤里的照片,显得倒是比较干练,然后群里挨个问:都说我这张照片像电影里的国民党女特务,你说像不像?不搭理她不管用,她会问到你说像为止。这么一个爱臭美的女人,如果她不说,你一定不会想到她其实是有一个十好几岁孩子的孩子妈。

爱臭美的人必自恋,爱听好听的话,这几乎是女人的通病️️。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说的都是对的,谁要是反对她的观点,她肯定跟你大战三百回合。因此常见她跟人论战,这几天跟这人杠上了,过几天跟那人杠上了。那年头她差不多就是各种口水战的策源地,博文中有一半是与人争论打口水战的。还好,她不是认死理的人,你如果能把道理讲透,她也会逐渐接受你的观点。只不过你别想着她会跟你当面承认,嗨,你是对的。反而她会说:嗨,呆子。

但我们确实网络好友,经常互动,虽然我们从未谋面,也没想过见面。以文订交,见的是对方的性情和思想,根本上不在乎对方是男是女是老是少。鸡蛋好吃,没人会因此拜访那只母鸡。她有很多网上网下的朋友。原因在于她是个很真诚热心肠的人。按中国传统文化和影响来讲,男主外女主内,很少有女性会关注家庭之外的事情。而且她家庭条件不错,一家子都在体制半体制内工作,她本人也在建行这种大国企的半体制内工作,在当地来讲应该属于比较体面的家庭。一般县市的这种家庭的人除了吃喝玩乐更关心工作升迁人事变动之类的事,不大会针砭时弊,为民生和社会公义而鼓与呼。刘艳丽显然是个“异类”,常常对各种不公不义的社会现象和政策嬉笑怒骂,为弱势群体呼吁呐喊。这在有的人看来或许是吃饱了撑的,但在我看来,这是一颗金子般的心。希望这个社会这个国家能变得更好、更合理,这是我们不同性格不同看法中的最大公约数,或者说基础共识。有这样的基础共识,就容易求同存异,观点上或风格上的差异无碍交流沟通互动协作。

艳丽是个热心肠到不大走脑子的人。网络里面常有各种各样的人求助转帖顶帖帮扩散等网络喊冤的,她常常二话不说事情还没了解清楚听凭求助者的一面之辞就开始帮站台助威摇旗呐喊。经过多方了解,有时候是真有其事,她摇旗呐喊对了,这时她会自命得意:本艳丽姐姐的直觉一向很准;有时候嘛也会乌龙。网络喊冤者里夸大其词,单边强调自己有理的不在少数,了解更多更深后她会默默把事情翻篇,肯定不会提自己当初直觉的事。我每天看她在网络里东征西讨的,忙得不亦乐乎,有点哭笑不得。

如果前期我们还仅限于是网络好友的话,那么在2012发生的“陈平福案”更加拉进了我们的距离,彻底熟络起来。陈平福,兰州某学校的教师,因大病花光积蓄欠下债务和为儿子凑集大学学费不得已而上街拉小提琴卖艺,钱没要到几个,反而多次遭遇城管驱赶。因此愤而在新浪、网易等网站开博控诉个人遭遇,拷问某些粗暴不合理的管理制度,结果被兰州检察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到法院。震惊之后觉得这种案件不会真的开庭吧?一个屁民生活得艰难,公开抱怨了几句就算“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了?太匪夷所思啦,说不定哪天兰州检察院自己就撤销起诉了。再加上陈平福也不是什么大V, 他被起诉的消息还是只在小范围流传。几个月过去,随着开庭时间的临近,刘艳丽我们都有点着急了,看来这事成真了,还真会被开庭审判啊。我们就开始持续发博文追踪此案进展,希望能引起更多人的关注此案。开庭前,我想我们天天只在新浪博客发文章,兰州当局也看不见啊。马上就要开庭,网络造势来不及了,情急之下,我就直接上兰州官网给兰州市长写留言了。引用一位网友从法律到情理分析陈平福无罪,不该被起诉的博文给市长谏言,建议不要起诉陈平福,开中国法治的倒车,并在文章结尾说:如果陈平福有罪,那么我也有罪,他说的话我都说过,他批评的事我都批评过,欢迎跨省抓捕。建议提交栏里留下了自己真实姓名、家庭住址和手机号码。回到新浪博客,我把留言截屏发在博客里,并号召网友都去兰州官网留言,风险自担。博文很快被传开,很多网友也跑去兰州官网给市长留言。刘艳丽通过私信让我把手机号码给她,如果我的手机打不通了,就表明我真的“被跨省”了,她会接力为我呼吁,她也把她手机号留给了我。陈平福案件开庭后终于引爆网络舆论,几乎全网都在讨论陈案,最后连中央媒体也刊发诘问兰州地方当局荒唐,最后陈平福得以无罪释放。当然我也没有“被跨省”。此后艳丽我们的联系就不仅仅限于网络了,还有手机通话交流。

以刘艳丽大胆泼辣的文风,遭遇有关当局的注意是迟早的事。不记得11年还是12年,她申请台湾自由行签注去旅行就被荆门有关当局给阻拦了。问题是她还不仅仅是一位言说者,批评建言者,她更是一名信奉下笔万言不如起而行之的实干者行动派。荆门市治下有个沙洋农场,名为农场实际是原来内战结束后关押国民党老兵的劳改营,曾将几十万抗战老兵关押于此。49后全国这样的农场有很多,沙洋农场是其中比较大的一个。经过多年网络洗礼,我们知道了一些历史真相,面对日本侵华,绝不是靠八路军地道战地雷战游击战打赢的,是“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全民抗战,更是几百万国军战士“无量头颅无量血”“一寸山河一寸血”誓死抵抗才熬到了45年美国把原子弹扔到日本头上,等来的最终胜利。其后国共内战兄弟阋墙,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原隶属国民党的抗战老兵此后遭遇一系列政治运动,九死一生。就算抗战结束后不愿内战解甲归田的将士也难逃磨难。而类似沙洋农场这样的大大小小的劳改营就是老兵们的归属。这些老兵政策放松后有的娶妻生子就在农场住了下来,有的则妻离子散或错过了婚育年龄而孤独终老,大多晚境凄凉。当艳丽得知荆门辖下的沙洋农场附近就可能还有这样的老兵在世后,她坐不住了,她决定做点什么。她开始四处托人寻访在世老兵,然后消息反馈回来后亲自探访,确认老兵身份,了解其家庭情况,然后发在群里(那时候还是QQ群)和博客里。她那时候还不会开车,只能乘公共交通或蹭别人车,东奔西跑的,业余时间和精力几乎全花在上面了。

有的老兵如今的家境确实很差,在刘艳丽的倡议下众网友一起筹钱给老兵们买些实惠用品,也给老兵们送点节日慰问金之类的,虽很难改变老人们的生活质量,但更多的是表达一下后人们并没有忘记他们的历史功绩的敬意。刘艳丽越来越投入其中,就如同关爱抗战老兵是她的使命一般。虽然我也关注着艳丽的探访活动,但很难像她那样投入,我始终觉得要彻底改变老兵们的晚年境遇必须依靠政府力量的介入,从政策上改变。单靠网友众筹解决不了譬如老人因病致贫这样重大问题。但她不管那么多,她坚信与其等待政策改变,不如先行动起来,老兵们垂垂老矣,她要与时间赛跑。随着关爱抗战老兵活动的深入,在本地也有了义工群体支持她的探访关爱活动。她还时不时找她的客户化缘,因为对公工作关系,打交道的老板不少,有的人被她说得慷慨解囊,提供资金或物质上的帮助。

关爱抗战老兵活动进行得越来越顺利,发现了越来越多的在世老兵,把温暖和关爱送给他们。但我担心她迟早会遇到麻烦,毕竟现在的党国并不愿意人们拨开那段历史迷雾。果然,大概从13年开始,她组织的关爱老兵活动受到越来越多的干扰。首先是在荆门本地网上出现了对她的泼墨行动,说她借关爱老兵炒作自己,说她可能中饱私囊,等等。这股风也很快刮到了新浪博客圈。这种抹黑伎俩很难得逞,公道自在人心。很多网友及义工站出来反驳谬论,连我这种一贯不参与她的口水战的人也破例站出来发文力挺。炒不炒作的,你丫要有心也可以这么炒作你自己,花大量的时间和金钱在关爱他人上,你炒吗?账务问题更是无稽之谈,博客上也曾定期发布收支,后来博客被封了,那是没办法。但Q群里一直有明细,参与捐助的人都知道资金去向,你丫一分没捐,就算从公共平台查不到钱去哪儿又管你屁事?但这股风显然是有司撩拨起来的。一看抹黑不成就只好赤膊上阵了。找本地的义工谈话,“告诫”他们不要参与刘艳丽的关爱老兵活动。有的退缩了,有的还在坚持。14年底的时候,刘艳丽想组织一个已寻访到的荆门地区抗战老兵的大联欢,给老兵拜年,在多次威胁刘艳丽取消活动无果的情况下,干脆直接一一“劝诫”老兵不要参与联欢活动,另外“劝诫”场地方不要租场地给刘艳丽。这次拜年联欢活动终于在荆门国保的干预下没有成功举办还是举办成功了?我不记得了,群被封也找不到历史照片了。但刘艳丽彻底得罪了当地国保是事实。在收到荆门当地国保警告后我就建议艳丽不要再组织这种活动,有关当局敏感得很。但她觉得只是让老人们高兴高兴,表示一下后辈对他们的敬意,又不是杀人放火,为什么要听从有关当局的无理要求?或许她内心深处还是相信有关当局不会太过分,毕竟是面对抗日将士的历史定位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政府没能力或没意愿管,民间社会自己管,总不是什么大错吧?我也希望如此,但隐隐觉得不安。

不记得15年还是16年初,突然一天她从银行工作的地方被强行带走了,消息很快传到了微信群里(那时候大伙都被多次封杀得生无可恋地离开了博客、微博等公共网络平台,只偶尔在微信朋友圈发发牢骚),大伙焦急地等待,看她能否顺利出来。还好,十几个小时后在她单位行长的担保下把人接了出来。那算是一个警告,可她不以为意,大概光明磊落的人都这样,总觉得自己没做啥亏心事,天塌不下来。该吃吃该喝喝,时不时在微信朋友圈插科打诨嬉笑怒骂几句。如果这样下去,或许她跟当地国保的关系会很糟糕,还不至于身陷大狱。但是,没有如果。

16年下半年,她突然想去香港玩玩,其实想想自己以前申请台湾自由行被拒的经历就知道了,不会有结果的。但她还是不死心,觉得或许这次能成功呢。她兴高采烈地去办了证,日盼夜盼证到手,还在群里开玩笑说要去看看资本主义的香港到底生活在怎样的水深火热之中,回来跟大家分享。但是证始终没寄到。经多方查询,出入境管理局已经寄出EMS,地址也没错 而快递却神奇地去了南京。总之,折腾来折腾去,证就是到不了她手,后来邮局有人直言,当地有关部门阻止她拿到证,他们也没办法。刘艳丽怒了,觉得当地国保不守信用,说不干涉她出行,却在背后捣鬼。电话跟某国保交涉,把通话全程录音下来,全发到了网上。这一下捅了马蜂窝了,维稳与被维稳的工作冲突演变成了私人恩怨,第二天就从工作地方直接被带走了。

这一去就是八个月,罪名从煽动颠覆到涉嫌毁谤已故党和国家领导人,一变再变,检察院立案却一拖再拖,因为实在找不出她有罪的有力证据,翻来覆去也就是朋友圈里的几条转载的微信。委托律师,又在地方国保的威胁和虚假许诺下解除律师委托,做各种工作劝她认罪,检讨,悔过,各种故事与事故。牢狱整八个月之后终于取保候审监视居住一年。出来后大伙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别管怎样,人出来了就行。

出来后艳丽确实配合有关当局,尽量低调生活、工作,偶尔见她在微信里说几句也是半带自嘲自怜,那个风风火火大大咧咧的刘艳丽不见了。我想她确实需要时间来平复身体上的和心灵上的创伤。偶尔聊起,她也只是抱怨他们不让她出荆门,而她想出去旅游,看看各地风景。我只能安慰她一年到期就好了,到时候想去哪儿去哪儿,别着急。

一年期满,本以为她的事这样就结束了,谁曾想荆门国保出尔反尔又延长半年。半年快到期,得知有关人员还是不想恢复她的自由,艳丽彻底绝望了。她迅速地离了婚(免得老公被牵连),分割了财产,交代了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毅然决然决不妥协的姿态等待着被再次抓捕。

11月21号,他们确实把她抓走了,众目睽睽之下。几十人多辆警车抓一名手无寸铁的弱女子,抓一名多年来坚持公义只为苍生说人话不给帝王唱赞歌的女子,抓一名倡导公益多年身体力行关爱抗战老兵替这个民族救赎我们的良心的女子。得知这个消息,我愤怒得无话可说。要搁在古代,我必千里单骑跃马横刀劫狱,但在这个时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徒叹奈何。

一个月过去了,除了听说一次被打送到医院急救之外再无其它消息。现在大约是到了某个看守所苦熬吧。

刘艳丽,认罪吧,检讨吧,忏悔吧,他们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不丢人,早日自由就好。你的孩子你的丈夫你的父母兄弟姐妹都等着你回家。什么公平啊正义啊原则啊良心啊国家啊民族啊未来啊,去他妈的!那美好的仗你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你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你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必有公义的冠冕为你加冕。如果这国度一定要崩溃,那就崩溃好了;如果这民族一定要灭亡,那就灭亡好了;如果这社会一定要沦丧,那就沦丧好了。世界不是你一个弱女子能够拯救的。

你在你的回忆牢狱生活的《彼岸花》里写到“彼岸花,引魂花,铺满黄泉路,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244天在荆门看守所的日子,我几乎每一天都在做出生与死的抉择。要么,身体死去,要么,灵魂死去,要么都死去。”我想说,就让灵魂死去吧,让我们的身体苟活于世,且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因为,我相信未来。

相信未来
――食指

当蜘蛛网无情地查封了我的炉台
当灰烬的余烟叹息着贫困的悲哀
我依然固执地铺平失望的灰烬
用美丽的雪花写下:相信未来
当我的紫葡萄化为深秋的露水
当我的鲜花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我依然固执地用凝霜的枯藤
在凄凉的大地上写下:相信未来
我要用手指那涌向天边的排浪
我要用手掌那托住太阳的大海
摇曳着曙光那枝温暖漂亮的笔杆
用孩子的笔体写下:相信未来
我之所以坚定地相信未来
是我相信未来人们的眼睛
她有拨开历史风尘的睫毛
她有看透岁月篇章的瞳孔
不管人们对于我们腐烂的皮肉
那些迷途的惆怅、失败的苦痛
是寄予感动的热泪、深切的同情
还是给以轻蔑的微笑、辛辣的嘲讽
我坚信人们对于我们的脊骨
那无数次的探索、迷途、失败和成功
一定会给予热情、客观、公正的评定
是的,我焦急地等待着他们的评定
朋友,坚定地相信未来吧
相信不屈不挠的努力
相信战胜死亡的年轻
相信未来、热爱生命

今夜是平安夜,你不是基督徒,我也不是基督徒,但我宁愿相信平安夜的祝福能真的佑你平安。刘艳丽,祝你平安。

彭承仙  草于平安夜。

作者:彭承仙
來源:简书
2018.12.25

阅读次数:2,5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