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陕西政坛地震出红黑两本烂戏

Share on Google+

以吴祖光先生“生正逢时”的话观世,我这观了几朝几代的耄耋书生,既看了苏共“兴也,勃焉,亡也,忽焉!”这本大戏,转入看中共的续篇:兴也,勃焉,也勃了一阵子,现在,又勃不下去,已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景象了。

当下,国内最戏剧性闹剧,聚焦于陕西,上方宣布反腐已取得圧倒性胜利,看来,并未完全圧倒,陕北千亿矿权案,拖了10几年官司,压出最高法院黑幕,压院长周强栽下宝座。秦岭下上千别墅违章案,总书记几次批示,也阳奉阴违,拉原省委书记赵正永下獄,会不会再拉出老书记赵乐际,还是未知数。总之,属江泽民系胡锦涛系的官僚,已反得够多了,剩下的贪官,已反到习近平系亲信了。而专制,本是造腐机器,专制不改,反腐,便永有层出不穷与积腐如山难反。

陕西,是共朝发迹之地,崛起的老巢,暴力作乱,有传统,3百年前,书吏张献忠杀人造反,驿卒李自成聚众夺鼎,这两人就搅烂过中囯。后来继起的洪扬之乱留了种,延到刘志丹与谢子长打家劫舍割据一方,虽未成气候。陕匪却给走投无路的赣匪落草陕北,垫下基作了序。他们这草寇与山贼,既打马旗,领卢布,依靠第三国际,还吃重庆国民政府军饷,诳称抗日,实是游而不击坐大,将两万残兵扩成百万武装,还真应了史学教授傅斯年与毛泽东在延安窰洞对话的结局:毛赞傅是五四学生领袖,傅答曰:“我们是陈涉吴广,你们才是项羽刘邦。”我这看客,看到刘邦死了,他老婆吕雉以悲剧结局。重演刘邦老婆吕后角色的江青,更吊死秦城。又过40多年了,还想继倒了的刘氏与毛氏王朝,再建新皇权者,历史翻了新篇,更难了吧。首先是还用洗脑把那些有公民觉悟的再洗回臣民,就是妄想。

笔者发现:今天这些官场烂亊,集中曝光、暴出于共匪老巢之地,应有历史淵源,若中共当年在陕北,说一套,做另一套是传统,唱的革命调,做的盗匪亊,今天的窃权者,不仍可高唱改革调,尽做腐败亊吗?他们高唱东方红时,就弄下层黒哩!就是《东方红》原始版的《白马调》翻出来对证,也可看出这革命调里露的非革命反革命的马脚,请看《白马调》向《东方红》演变过程,,原信天游的歌词如下:
骑白马,跑沙滩,你没有婆姨呀我没汉,咱俩捆成捆成一嘟噜蒜,呼儿嗨哟,土里生来土里烂。

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儿嗨哟,打日本也顾不上。
三八枪,没盖盖,八路军当兵的没太太,待到打下榆林城,呼儿嗨哟,一人一个女学生。

原始的,有纯情,到苐二版:当兵吃粮,还是农民本色,待到苐三版:一人抢一个女学生时,就更匪化。再到诗人公木等诗化成“东方红、太阳升”出啥救星时,就是彭德怀的20军文工团,变老毛三宮六院的嫔妃了。一切动听的歌曲与口号下,都掩盖着罪恶、血腥与汚浊。

今日陕西在揭出黑幕之前,在这唱过升过救星的老地方,又唱升起新的大福星,依样画葫芦画出的:

“东方又红太阳重生,习近平继承了毛泽东。他为民族谋复兴呼儿嗨哟,他是人民大福星。”

一听,老夫就笑了,他们是借唱升福星,来升他们这些官星呵!当年,唱红毛救星时,痞子运动痞子都当了官,文革中两个文盲陈永贵与吴桂贤也做了副总理,他们唱救星,实想唱着升起一群群官星。

除红歌外,此前,陕西富平建占地千亩以上的习仲勋红色王陵。这些年还建新太阳复起的梁家河,一个知青点,林彪骂为变相劳改之地,又渲染为革命圣地,爱国主义基地与旅游胜地,如此肉麻的屎里掘香颠倒是非黑白,应是陕西官场掀起的红歌运动,红色陵墓盛绩,红色论文拥权造神等一连串红色烟幕,企图以此掩盖着黑色的邪恶勾当。由此,从这热闹中,也看出一点门道!

1,凡是宣扬红的地方,红歌、红文、红口号铺天盖地,必是黑人、黑亊与黑邦厚积的腐败之地。今天,一个陕西出身的文工团员、打字员女人刘娟,混成港商就可支配几省省委书记,为她火中取栗,乃至窜通最高法院院长,为其枉法夺产,岂非弄大红大紫目的是掩饰这些黑人黑钱黑亊吗?

当年,薄熙来在重庆那推波助澜的红色浪潮,仍企图掩盖着他黑色阴谋,难道今日陕西重复的重庆旧戏,明眼人,不是一眼看穿吗?

笔者看毛泽东文革的红色大戏,依然是掩盖他前17年的黒色罪孽,包括大跃进饿死数千万人的罪责。

2,凡是拼命造神,必定有鬼,热衷于此道者,必定是鬼。现在,陕西已爆光,过去积极造毛神者,受到毛赏识,不过是一伙篡党夺权的野心家四人帮。当今,陕西再曝光造新神者,仍是形形色色心怀鬼胎、自持鬼术、会说鬼话的大鬼小鬼倒诡罢了。在专制高压下,鬼们以造神求存,也以造神达到驭神,甚至以自已这鬼,去取代他造的神,这种事,历史还少见吗?

3,最近,郑也夫教授劝共党还是体靣下台,说出的根本原因,即丧失纠错机制。当今,一个突出现象是权力者最喜欢权力高度集中,暴露的乃是智力极度下降,降到认为马屁最营养,定于一尊最方便,甚至以不许妄异去排除异议异声。一国只由一种声音覆盖,一条信息渠道传播,丧失不同声音与见识,就是丧失纠錯机制的开始。乃至愚蠢认为用网上柏林墙打造精神牢獄,叫民众不知他历史的现实的错误,错误就可掩藏。这掩藏得了消失得了吗?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的暴毙,苏共党的一朝瓦解,不是都亡于丧失纠错机制吗!你定于一尊,政治局委员们尽附首称臣了,大洋彼岸的特朗普总统,你能臣服吗?他的贸易战,不依然在做着对中共国的纠错?既纠不守国际贸易规则,也纠结构性的与普世价值矛盾。

若丧失渗入世界的纠错能力,不仍然证明郑也夫教授指正的正确吗?

笔者发现陕西官场最近暴出几十年几大本红色样版戏,如东方红造神,造“革命”根据地、造习仲勋大陵,造梁家河大学问科研课题,终于撕破这些红色浮溷,现出黑幕下的无数黑色交易、黑色循私与黑色贪腐,可见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也好,今天习近平的打黑除恶也罢,就像老毛自况他穿马克思外衣做秦始皇一样,他们70年坐江山玩的,或打江山玩的,始终是:唱红造黑。陕西的连本红戏,岂非没掩盖黑戏出台,难道中南海唱的红戏,还用一带一路唱到世界舞台,不也由华为孟晚舟、王伟晶等黑线人物,仍曝光显露于世界吗?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30/2019

阅读次数:96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