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31

新年伊始,林郑月娥政府施政连番受挫,在议会内外嘘声四起下,三度知难而退,充分暴露特区政府的虚弱和死穴,泛民政团和民间组织可瞄准其痛处下手,再接再厉,继续为市民争取利益。

林郑上月中才上京面圣,习近平还大赞她“志不求易、事不避难”,看来在巨大身影照射下,施政可以通行无阻。怎料不到一个月,林郑走样变形,处处取易避难,事事随便退让。

一两周内,物换星移,才郑重宣布不久,要把长者综援申请年龄由60岁提高至65岁,政府怯于群情汹涌,立即推出特别津贴,给那批失去领取资格的人士,发放现金补偿;接着,政府提出议案,要求议员表态支持三条过海隧道分流方案,但碍于反对者众,只好临时撤回;再到政府派发四千元特惠金(关爱共享计划),由于申请手续繁苛,惹人反感,便提出多项宽松措施。

政府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步,固然由于政策不当,引起民愤所致,但反观林郑过去多项决策,由一地两检、取消立法会参选人资格、不惜工本大规模填海造地以至保留粉岭高尔夫球场、社会服务一笔过拨款等等,何尝不是争议不休,而林郑依然可以一意孤行。两者的分别,反映林郑即使全面靠向中央,人前极尽表忠奉承习近平的能事,并不等于北京就要为她的每项政策背书,更不要说必定会替她在立法会拉票。

林郑应该明白,她不外是北京的香港棋局中任由摆布的一只棋子。她的首要任务是按北京的意思,加强一国,削弱两制,美其名是促进中港两地的融合,实际上是拉近两地在政治和意识形态的差距,同时加强基础建设和政策措施,有利香港与大湾区的地域整合,并方便国企来港集资及发展。

至于其他施政,北京可支持可不支持,一切视乎个别措施对其香港政策的利弊得失。例如特区政策是否犯众憎而不必要地损害政府声誉,使公信力流失,有碍他日执行一些不受欢迎的政治任务。又例如政策抵触亲北京势力的政治利益,盲目支持政府的荒谬政策,只会连累他们失去民心也失去议席,削弱保皇党在议会的声音和力量,北京又怎会倒自己的米,死撑特区官僚的愚蠢行为?

今年以来三宗事例,首先明确示范林郑政府没有北京操盘箍票,根本毫无把握取得立法会保皇势力的支持,施政亦寸步难行。其次,这些民生政策,无疑关乎市民的实际利益,亦跟收紧政治言论、取缔港独组织、不控告梁振英等等伟大任务有所不同,绝不会影响北京眼中的政治大局,因此北京不见得会硬性要求建制派支持政府。再者,北京勉强拉票,只会得失支持建制的选民,结果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削弱他们多年来辛苦建立的选民基础。特别当民主派不会就此罢休,更会引用这些事例去打击建制派的名声,北京又怎会落井下石,要他们与民意对着干?

更何况,林郑政治失算,自以为在中港政策方面对主子千依百顺,便可换取北京信任,再由它幕后操盘,摆平与建制派的分歧,林郑在议会内便可任意妄为,无往而不利。不错,北京信她安份守己,或能保住她行政长官的职位,但她一向听教听话,自动完成主要政治任务,亦不敢造反,营造民意支持以壮大声势,提高自己跟北京的谈判本钱,那么其他政策方面,北京大可随心所欲,按自己政治需要行事,又何须向林郑施予援手。

由是观之,在民生议题上,林郑班子稍有差池而激起民愤的话,基于与泛民主派之间的竞争考虑,保皇党在议会内外也得放弃保皇,与泛民异口同声向政府施压,而北京的保护伞并不一定自动打开,特区政府遂陷入最孤立无援的软弱时刻。

顺住长者综援、三隧分流方案、四千元特惠金的让步逻辑,处于水深火热的医护人员的工作环境正是汇聚压力推动政府改革的又一目标。无论林郑多么享受自称是个强者,在眼下的利益格局下,都难逃一再跪低的命运。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