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家贞:杨恒均汉子,中共政权惧怕你!

Share on Google+

齐家贞文//图

杨恒均,著名澳洲华人作家,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2019新年伊始,他与妻女1月19日(星期六)清晨5点许抵达在广州机场,原计划转机搭乘7:20的班机去上海,但是,刚过海关,一帮早就等在那里的秘密警察猛扑过来将他拘捕。审问交涉滞留了12个小时,杨恒均被押解去北京,被分头拘捕的妻子袁瑞娟被允许先到上海安置孩子再跟进。

杨恒均进入中国后很快就与亲友断绝音讯。悉尼冯崇义教授——杨恒均博士研究生指导老师和莫逆之交,根据残缺不全的资料判断杨恒均已落入中国安全机关的虎口,并很快就得到目击者的信息描述出上面有如电影镜头的一幕。

杨恒均

冯崇义教授第一时间向澳洲政府及海内外中英文媒推出寻人启事:澳大利亚公民杨恒均在中国失踪!

顷刻间,澳洲大小媒体急如星火:Yang Henjun, where are you,杨恒均,你在哪里?

澳洲外交部也开始向中国政府紧急咨询杨恒均的下落。

根据澳中两国领事协议,任何一方的公民被拘捕,三天之内必须知会对方政府。

可是,直到星期三下午,中国外交部长和外交事务部都说不清楚杨恒均在哪里。政府发言人华春莹答:“我不了解情况,将设法获取有关信息。”

四天半了,澳洲公民杨恒均仍然是个Missing person失踪者。

星期三晚上,堪培拉确认杨恒均被中国政府拘捕。接着,悉尼晨锋报和澳洲时代报证实了这个消息。

在澳洲外交部通过中国对应渠道寻找杨恒均的同时,悉尼和纽约的中国异议圈子里无人感到惊讶,他们根据汇集的有限材料,在网上预告了杨恒均身处险境的判断。”“那些住在中国知道一些情况的朋友在网上讲话小心翼翼,害怕自己正被监视,弄不好也被抓捕。”

澳洲反对党领袖Bill Shorten告诉ABC电台:“如此的状况不可用糖衣之类的包装来搪塞,它令人惊讶与关注。”“我非常支持对杨恒均一案的一切努力,过去发生了什么、当下正在发生什么,要刨根问底。”“我很失望,中国用了五天时间才告知这个事件,两国间的关系完全不该这样处理。”

会讲国语的澳洲前总理陆克文在推特上说:“杨恒均是澳洲公民,他享有和我们所有人一样的平等权和受到同样的保护。”“按照1999年国际公约第12款,中国有国际法法定的义务给予澳洲完全的领事权,告知被拘押者具体违犯了中国法律的哪条哪款。”

澳洲外交部长Marise Payne和当时正在北京国事访问的国防部长Christopher Pyne在媒体采访时一致强调,中国政府对杨恒均案必须具备透明性和公平性。告知澳洲将通过外交途径了解该案的性质、可能的控罪及相关的细节,要求中国政府刻不容缓安排澳洲官员与杨恒均见面,以便提供大使馆的帮助。

中国发言人华春莹说,杨恒均的权利与福利按照中国的法律受到完全保护。

冯崇义告知澳洲人报,杨恒均的太太去北京后,为她丈夫聘请了著名维权律师莫少平,莫律师透露,杨恒均被北京国家安全部指控为“间谍”。

澳洲人报及多家新闻报导,中国政府声称拘押澳洲华人作家杨恒均,是因为他“参与了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

杨恒均干了什么“危害中国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

西方媒体介绍:“辉煌杰出的杨恒均,在华人世界中极受欢迎,他勇敢地为中国民主事业奉献。”“主张中国民主改革,有数目巨大的追随者,网友称他‘民主小贩’。”“杨恒均以他写的谍战系列和关于中国政治改革争斗的文字,构建了庞大的粉丝队伍。他早期就发出中国共产党对澳大利亚进行种种渗透的警告。”“杨恒均是位高产的有影响的杰出思想者,部落格作家,他出版了关于中美国际间谍战的系列小说,也是广受欢迎的时事评论家,写了很多批评中国政府的文章,他大力宣传民主。”

香港南华早报报导,支持言论自由的美国笔会呼吁立即释放因言获罪的杨恒均。发言人Summer Lopez说:“杨恒均被拘押是中国政府意图扼杀批评它的中外作家。”“显而易见,杨恒均不会被拘押,如果他不曾写文章批评过中国政府的话。”她指出:“杨恒均被拘捕,显示中国政府压制言论自由,已经从压制它自己的公民延伸到压制其它国家的公民了。”

冯崇义教授认为杨恒均的失踪,是澳洲尖锐批评中国拘押两个加拿大公民,坚决要求释放他们的(惩罚性)响应。ABC电台新闻也说:杨恒均事件发生在澳洲公开抗议中国拘捕两个加拿大公民——国际上广泛怀疑此举是中国对渥太华逮捕华为总经理孟晚舟的报复。澳洲外交部长Payne说:“目前尚无证据证明杨恒均的拘捕与中国华为电讯事件所引起的国际紧张关系有关。”她表示:“我将关注,如果有这方面迹象的话。”

La Trobe大学亚洲部执行指导Euan Graham分析:“如果我们从五眼联盟(Five Eyes intelligence alliance)的角度来考虑,由美国发起的包括英国、澳洲、加拿大和新西兰五国组成的国际情报分享团体,它的参与国的公民被中国如此横蛮无理地拘捕,那我们(与中国)的关系就进入了相当困难的时期。”“假如这种情况存在,那么,加拿大就不是唯一被整治的国家了。”“五眼联盟参与国正在共同努力抵制华为高尖通讯技术的推广。我认为中国把加拿大当成做实验的豚鼠,如果它的高压战术在加拿大成功,再把它施展到别的国家,比如澳大利亚。”

随着中加关系日趋紧张,中共海外喉舌环球时报发文警告:“渥太华应该准备两国冲突的升级”,它一语泄露天机:“在目前复杂的游戏比赛中,中国聚焦于五眼联盟的参与国,特别是澳洲、新西兰和加拿大,他们跟随美国反对中国。”

新南威尔士州Cowra Guardian卫报说:自从华为副总裁、财务总监孟晚舟在渥太华被截捕,两个加拿大人在中国被抓,他们无视加拿大、美国、欧盟和澳大利亚的强烈抗议,继续关押这两个人。上个月,中国法庭突然推翻前不久对加拿大毒品走私犯Robert Schellenberg判刑15年,改判Robert死刑。基于中国的上述行为,加拿大政府提醒去中国旅游的国民,高度警惕它正在实施的专横抓捕外国公民的法律。”

美国时代报称:“另有十几个加拿大人被拘捕,后来释放了。”杨恒均是最晚被中国拘捕的人。

澳洲媒体联合会表示:“中共主观任意地拿平民老百姓作为人质拘押,以此处置它与外国政府的争端,这种做法使人心惊胆战。”

澳洲金融回顾报发声:“我们应该认真记住,被中国以‘威胁国家安全’为理由而绑架的杨恒均和12月中旬的两名加拿大人质——是在提醒人们,看,这就是反对中国的下场!”

澳洲自由党国会后排议员、强有力的情报委员会理事Andrew Hastie谴责北京的高压,认为对杨恒均先生的拘押是为了威慑那些散居海外敢于公开诚实说心里话反对共产党的华人而设计的。Hastie说;“中国唯一正确的出路是,几天内,让杨恒均出现在澳大利亚的飞机上。”他的主张得到工党议员Michael Danby的支持,Michael说,中国拘捕杨恒均的意图是想操控澳洲华人:“北京对加拿大和澳洲公民放肆的挑衅和报复的态度,对我们敲响了警钟。”他呼吁澳洲政府跟从美国的做法,提醒去中国旅游的公民要倍加谨慎,中国正在实施为所欲为拘捕西方人的法律。

现在,53岁的杨恒均被处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英文是“residential surveillance at a designated location”(RSDL)。这是中国当局对政治异议人士的一种特殊刑罚,当没有证据正式对政治异议人士进行刑事拘留并进行审判的时候。中国当局通常会在这段时间严刑逼供,以便罗织罪名。

澳洲今日卫报引用研究RSDL的人权积极份子Michael Castor的解释:“指定地点监视拘留”被严重关注,因为它把强迫失踪制度化,增大了侵犯人权和实施虐待等犯罪行为的危险,它违背国际法。这意味着杨恒均面临6个月的秘密拘留,将不允许他聘请律师,不允许与家人联系,很大可能被虐待,最终被强制坦白交代。”东澳洲日报两位驻京记者Lisa Martin、Lily Kuo证实:“这是一种秘密的拘押方式,经常用于对付中国异议活动人士,它意味着几个月不允许与律师见面或者与家人联系。”

2009年,杨恒均对时代报讲述中国的拘捕系统时说:“甚至于有自己祖国为后盾的外国记者,也不得不对中国这种‘黑暗深渊’的系统忍气吞声。”

杨恒均不是不了解这黑暗深渊,为什么还朝它跳下去呢?

原因如下:

也被中国拘禁过的冯崇义教授,接受澳洲今日卫报和悉尼晨锋报采访时讲到,今年一月初,他提醒过杨恒均去中国不安全,杨恒均认为这种担忧太夸张,为了这次的中国之行,他花了两年时间减少(甚至停止)给部落格的粉丝们“贩卖民主”。他无所顾虑,自信不会有问题。冯崇义说:“(杨恒均)并未在意自己过去对共产党做过的坦率批评。他最近在网上发表的文字专注于美国时政、自己的健康及阅读的书籍等。只是,2018年12月,杨恒均在他的部落格上把他2011年的文字再次发表:“我对未来满怀信心。但是,没有今天的努力与牺牲,将来永远不会来临。人们,包括我,要做实事,促使我们的目标,光明的未来更快实现。”至此,我个人认为,杨恒均不经意之中再次贴出他的这几行文字,又得罪了神经极度敏感睁着眼睛睡觉的中共。

冯崇义还说:“杨恒均之所以冒险回大陆,还有一个原因是他非常渴望自己的新婚妻子和她的孩子获得澳洲签证与他一起生活在澳大利亚。极具讽刺的是,杨恒均为亲爱者寻找中国以外的安全港湾,自己却冒着失去安全关进监狱的风险。”

杨恒均2011年第一次失踪,其实是被中国政府绑架了,他后来公开解释这是一场“误解”。估计当时他希望让中共体面下台,以息事宁人的方式换得日后回国的安全无阻。杨恒均与我见面时,私下告诉我:“我怎么舍得丢下成千上万十万百万的网友们啊。”目前,杨恒均的朋友及亲属由衷地希望发生另外一次“误会”,The Age报说:“假如几个被拘捕的加拿大人的处境可以作为借鉴的话,这(另外一次“误会”)将是个没有希望的希望。”悉尼晨锋报两位记者的文章标题是:“澳洲公民(杨恒均)在中国被拘捕,这是堪培拉最可怕的噩梦。”

冯崇义教授认为杨恒均这次被拘捕的后果比他2011年的要严重得多,因为现时的北京正热衷搞外交绑架。他强调:“因为中国政府现时的恐怖主义表现,在杨恒均事件上,澳洲政府的立场应该非常非常坚定。”

杨恒均是我十几年的老朋友小朋友,我早就写过一篇文章,告诉大家我喜欢杨恒均这样的人,可惜当时我学计算机不久,不懂得如何保存文章,后来怎么也找不到了,该文记录了我在独立中文笔会香港会议时亲眼所见的杨恒均以及读了他的些许作品的印象。后来,在澳洲悉尼墨尔本等地我与杨恒均有了更多的近距离接触和更深的了解,我评价他是一位非常值得敬重的朋友:一个人,在集体之中,他操心跑路贴钱不计功利主动站出来为大家服务,我欣赏这种自然流露的公共美德;作为人子,他对自己舔犊情深的母亲行跪乳之恩的强烈情感,彰显了人性的本真;作为社会一份子,他通过开垦处女地式的深耕细作不辞辛劳的写作,为社会进步为百姓安康奉献绵力不绝如缕,使命感行动派的品格,难能可贵。

冯崇义教授部分公开了杨恒均早在7年前写好的坐牢明志献身留言的私信,澳洲国内国外的媒体已经蜂拥报导,这里我摘录部分以飨读者:

当你们看到此信的时候,表明他们再次丧失了理智,我被再次绑架了。我想对付这样的政府,大家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我个人,从为国家做第一份工作开始,就置身外之物甚至生命于度外了。而且,我已经46岁,又认识了你们。所以,不要为我的释放冒任何危险,我谢谢你们了。

但我并不是无所要求,我恳求你们对中国的民主前途要继续保持信心,并要在不给家人带来危险的情况下,用力所能及的方式推动民主现代化早点到来,让自由、人权、法治、公平与正义的普世价值早点到来。我留给你们的,只有我的文章,还有我对你们的信任与爱。

谢谢你们,如果我能出来,我还会继续我的工作,如果我再也不能出来,或者我从此消失了,你们记住我的一篇篇文章,并让孩子们能够阅读到。

你们的:杨恒均
2011年5月10日。

杨恒均不仅是优秀的良心作家、英勇善战的民主斗士,他还是一位满怀爱心柔情蜜意的男子汉!

无论对杨恒均有多么高度的评价,多么厚重的赞美,多么响亮的歌颂,他都受之无愧!

左起:冯崇义、齐家贞、杨恒均,摄于2012,12,29. 悉尼

如此低调平稳理性温和为人处世的杨恒均,以如此般配的低调平稳理性温和写文章做学问的人,中国政府都不能容忍,派去荷枪实弹十个国安在广州机场抓捕他。悉尼晨锋报说:“在习近平为首的中国,人的“被消失”——包括明星范冰冰和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已经正常化了。”“特别是国际五眼联盟积极鼓励它的参与国拒绝华为渗透的情况下,……杨恒均的澳洲公民身份也许对他有所帮助。但是,无法保证他将不会成为(中国报复的)对象。”

杨恒均事实上是“量大失荆州”以善心测恶腹。澳洲最畅销大报Herald Sun指:“杨恒均可能是最为人知的澳洲华人了。他干了错事,以身试中国之(恶)法。”

杨恒均不幸被裹挟在盘根错节日益紧张的国际关系里,我相信澳洲政府会尽其所能帮助杨恒均平安归家,可是,谦谦君子的澳洲面对的是一个Rogue流氓无赖政府,杨恒均更大的可能是,成为现代版伊索寓言《狼与小羊》里被吃掉的小羊:“亲爱的狼先生,去年,去年我还没有出世呢!”“说我的坏话不是你,就是你爸爸,反正都一样!”

我的十年牢狱之灾刻骨铭心,想到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杨恒均,如今被“指定地点监视拘留,6个月不允许他聘请律师(注:报纸已证实律师无法与他见面),不允许与家人联系,很大可能被虐待,最终被强制坦白交代”,我曾经的恶梦又全部回来:杨恒均将遭遇我曾经的遭遇、痛苦我曾经的痛苦、屈辱我曾经的屈辱、忍受我曾经的忍受,一句话,丧失自由尊严权利希望以及人间可能有的欢乐,我的心开始发痛,眼泪就要流出来,我爱莫能助。

那个用机关枪、达姆弹、坦克车在天安门杀人近万的中共政权,三十年来,它熬过难关,暴力崛起,谎言开路,不可一世。今天,它居然惊慌失措乱了方寸,惧怕脸上一副眼镜手上一支细笔的文弱书生杨恒均,老虎惧怕羔羊,对于羔羊,这实在是绝顶的荣耀。

请杨恒均小朋友释然。曾几何时,天时地利人和,业已背向中共远去。要相信,你绝不会像齐家贞那样坐满十年牢,又度过近半个世纪78岁了,才看到中共政权1949年就高喊“解放了天亮了”的日子,真的快要来到了!

2019,2,1.

阅读次数:2,25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