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荻:为什么我不喜欢刘慈欣的《黄金原野》

Share on Google+

我是在《十二个明天》一书中读到这个故事的。这个故事情节非常简单:未来社会人们沉溺于虚拟现实,无意探索宇宙,主人公用欺骗和情感绑架的方法迫使各国政府投入了大笔资助金来探索宇宙……

为什么我不喜欢这个故事呢?因为作者把虚拟现实技术和探索宇宙对立起来,根本就没有道理。作者认为,将来意识上传实现之后,我们都会生活在一个小盒子(电脑)中,不跟“现实世界”打交道,就连老鼠要把电线咬断都不知道。我不否认,也许有些人会这样做。但是虚拟现实和意识上传技术也能给我们提供更多在“现实”中行动和探索宇宙的可能性:虚拟现实技术可以成为一种远程操纵手段;有了意识上传技术之后,我们可以把意识下载到各种机器和宇宙飞船中去,不仅能够维护系统不被老鼠打扰,还能深入人类无法生存的宇宙和外星环境进行探索。宇宙飞船只需植入人类的意识,不必搭载人类脆弱的肉身,探索宇宙的成本会大大降低。

不久之前我见到一个朋友,他做生意发了大财,在太平洋大西洋印度洋之类的地方买了好几个岛,说要建立自己的国家。我给他出主意,建议他建立一个分布式的国家:在美国买农场,在法国买商店,在中国买写字楼……把这些也作为未来的国家的一部分。然后在互联网上做一个虚拟国家网游,把虚拟和现实结合在一起,让玩家们在现实世界中也能进入该国做任务,帮助你把国家从虚拟逐渐变成现实,级别高的玩家还可以获得该国的贵族头衔……探索外星其实也可以这样干,比如做一个以探索火星为主题的网游为真实的登录火星计划筹款,在游戏里花钱最多的玩家可以成为宇航员亲自登上火星……我记得有人写过类似的科幻小说,相比而言,《黄金原野》实在没什么想象力。(不过,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小说中的主人公也是通过虚拟现实技术来骗取人们的同情的,获取对探索宇宙项目的支持的。)

有些人喜欢追问“什么是现实”(我嘲讽他们说:“你是谁,鲍德里亚吗?”),其实虚拟和现实是融合在一起的:现实无非就是人与人的关系和人与世界的关系。在人与人的关系方面,虚拟现实只是一个人际互动的平台,人和人之间的交往,无论通过什么媒介来进行,都一样真实;在人与世界的关系方面,人是通过肉身还是通过机器的身体来与世界互动,也没有本质区别。把二者对立起来只能说明作者缺乏想象力。

此外,我不喜欢《黄金原野》的还有一点:作者似乎认为,一个掌握宇宙真理的人有权决定全人类的前进方向,哪怕是通过欺骗和情感绑架的方法来达到目的也在所不惜。要知道,资源永远是稀缺的,把资源花在探索宇宙上面,能够用于发展项目、医疗卫生等等的资源就减少了。你认为你的关切具有至高无上的重要性,但是减少贫困、治疗癌症等等,难道就不重要了吗?你认为探索宇宙能够给人类带来最大的回报,但是谁都不能预言未来,也许未来我们将会发现,能够带来更大回报的是生物、计算机或者纳米技术。把自己认为重要的事凌驾于一切之上,操纵人们的情感,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极端自大的主人公让我感到厌恶(如果主人公只是花自己的钱来探索宇宙,并且用说服而不是欺骗的方法来鼓励他人也这样做,就是合情合理的做法)。有关在处理政治事务时应该相信理性还是同情心,请读《十二个明天》中的另一个故事《拜占庭同情》。

阅读次数:2,40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