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亡海外异见人士 每逢佳节倍思亲

Share on Google+

2019-02-06

春节期间,世界各地的华人都在热闹气氛下欢度。然而,流亡海外的中国异见人士和他们的家人却百感交集。有家属藉著吃团年饭互相打气;亦有等待第三国接收的流亡者,因担心随时被遣返而惶恐终日。但是他们都有同一个新年愿望,就是期盼受到迫害的家人,能早日逃出大陆当局的「鸟笼」,一起团圆过佳节。(文宇晴 报道)

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五年有期徒刑的广东维权律师唐荆陵,今年4月刑满。其妻子汪艳芳于2016年到美国代接受「中国杰出民主人士奖」后,便一直留在美国生活。已经在美国过第三个春节的汪艳芳表示,每逢佳节倍思亲,与她差不多情况的异见人士家属,便会在春节时聚在一起互相勉励,冀能给予力量继续支持在大陆受到迫害的家人。

汪艳芳说:我是2016年11月份来到美国,目前还是在适应中。第一年过年的时候,是跟这边的(异见人士)家属在一起吃团年饭,今年也是一样的。我们这些家属都会感觉到大陆对言论的管控更严酷了。我们熟悉的一些朋友,因为言论「被喝茶」﹑被传唤,甚至是关押。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但对逃往泰国寻求难民庇护的大陆异议人士来说,心情依然沉重,并非值得特别高兴的日子。

19岁逃亡到泰国寻求政治庇护的河南省维权人士邢鉴,今年已经是第四年在泰国过春节。他对记者表示,自从来到泰国后,他依旧十分惦记著冤狱中的家人,担心他们的情况进一步恶化。他对记者说,领著联会国难民保护信函的他一直等待第三国的收容,可是等了一年又一年,漫长的等待已经让他期待的热情变得冰冷。而且近年接连发生在泰国的流亡人士被遣返大陆,令他们觉得泰国已经不那么安全。新年,对于类似他这些的流亡者来说,已经不是值得庆祝的日子。

邢鉴说:确实是失望了。第一年在泰国过年,充满了对自由和民主的向往,在这边可以展开新的生活。但是,目前的情况完全截然不同了,希望就变成了失望。因为现在的自由不是绝对的自由,在这个地方不知道在哪一天就被关进囚笼。新年,没有甚么值得庆祝的。

邢鉴的姐姐、奶奶、外婆3名家属2015年被指控寻衅滋事判刑3年半,父亲吴全力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被判刑4年半,至2017年11月获释后,翌年2月到北京寻求法律援助和看病,怀疑当局以为他是藉著两会即将举行到北京上访,因而对他截访遣返后,再以他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囚2年3个月。

流亡美国已经5年的广东省乌坎村民代表庄烈宏,一直期望能有一天回到大陆与家人团聚,然而眼见大陆的人权状况在恶化,尤其是看到香港的民主自由进一步被收窄,他也不知道这个日子何时才到来。不过庄烈宏相信,即使大陆要改善人权还是遥遥无期,但是香港仍然有年轻的一代继续为争取民主自由而努力。

庄烈宏说:现在大陆的情况很不好,之前包括我父亲在内被抓的几个村民,至今仍然在监狱里,无可能回家与家人吃团年饭,这种心情是很难用言语表达。现在香港的情况也差不多,《基本法》已经沦为一张废纸。但是我相信,香港的年轻人一会为自己的理想和自由去奋斗。

大陆首个成功推行民选村民委员会的乌坎村,成为全国不少有土地问题的村庄仿效对象。不过,在乌坎事件平息后,政府却逐一打压当日带领村民维权的代表,甚至把他们判刑。维权代表之一的庄烈宏因担心被当局秋后算帐,2014年与妻子藉著赴美国旅游寻求政治庇护。

在异乡盼望与家人团聚的,还有维权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她在社交平台向记者表示,本月28日,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2年的江天勇便刑满获释,但是她很担心「意外」随时发生。每当这个时候她便会翻看国内外朋友支持江天勇的内容,安慰自己有这么多朋友的帮助,丈夫一定会活著走出监牢。

RFA

阅读次数:1,89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