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李建国能否再次化险为夷全看栗战书!

Share on Google+

2019-02-08

笔者在过去几篇系列文章中先后向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陕西官场腐败案的经年历久,始于1997年被李瑞环从天津市委副书记位置上保举到陕西省委一把手的李建国,中间历经现任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终于赵乐际陕西省委书记的接班人,现正在中纪委“留置”地点每天都要重复无数遍“坦白从宽,立功赎罪”的赵正永。

2007年3月李建国把陕西省委书记位置交给赵乐际之前,已经将两个月后即将举行的第十届中共陕西省委换届名单交中组部通过,其中包括省长接班人赵正永,接替赵正永省政法委书记的宋洪武、时任陕西省委常委兼西安市委书记孫清雲、副省长洪峰,以及时任商洛市委书记魏民洲。换届一个月,也就是赵乐际到任三个月后,又从中央党校完成三个月镀金的魏民洲荣任省委秘书长。

日后,孙清云已经在省政协副主席位置上被查处,魏民洲已在秦城监狱享受无期徒刑。

中国大陆内地公开报刊曾报道说,2017年5月22日,中央纪委网站发布消息称,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魏民洲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审查。这距魏民洲卸任西安市委书记,刚过半年。知情人透露,5月22日当天,魏民洲出席了两场省人大会议,散会后即被纪检人员带走。由于事发仓促,当晚,魏民洲还出现于陕西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报道之中。据陕西省一位高层官员透露,纪委办案过程中发现的线索,是魏民洲通过一位商人送给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令计划(已获刑)妻子谷丽萍的一幅名贵字画。

如果不是因为在调查令计划的过程中因为令计划老婆供出的一幅字画的线索,在陕西过场边腐边升长达22年的魏民州至今还会继续在省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兼党组副书记位置上替习近平已经认定的下届中组部长人选,现任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主持陕西人大日常工作呢。

在对魏民洲的“双开”通报中,其政治罪名颇为罕见,称魏民洲“搞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政治品行败坏、对抗审查”等。陕西官场人士认为,魏民洲当上西安市委书记,曾得到时任中办主任令计划的大力支持。魏民洲调至商洛后,曾通过任职团省委时结交的金花集团董事长吴一坚与令计划拉上了关系。2005年9月,令计划的弟弟令完成曾参加吴一坚经营的高尔夫俱乐部名人邀请赛,并获得冠军。魏民洲多次出入该高尔夫球俱乐部,结识了令完成,然后通过令完成认识了令计划及令妻谷丽萍。

魏民洲担任省委秘书长后与令计划的关系在陕西已颇为公开。魏民洲大谈他与令计划关系如何亲密,期间曾多次接待到西安的令计划的妻子、中国青年创业国际计划(YBC)总干事谷丽萍。魏民洲的多年老友吴一坚还担任了YBC的创业导师。此外,魏民洲任西安市委书记后不久,令计划曾几次到过西安,均由魏民洲陪同吃饭。

而据笔者所得知的信息,这位魏民洲与令计划和他老婆的结识最早是靠杨士秋居中牵线。正如本专栏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的,魏民洲与杨士秋结识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当时的杨士秋在团中央青工部主持工作,魏民洲是陕西团省委青工部部长。这个杨士秋杨士秋日后入陕西,立刻与魏民洲结为政治死党。李建国入陕后,杨士秋利用他在李建国身边工作的机会,随时替魏民洲美言,替魏氏直接抱上李建国的粗腿随时提供方便。

杨士秋和魏民洲都是1982年大学毕业后分别进入团中央和团地方工作的。1997年秋杨士秋与李建国同时入陕,因为杨士秋本人希望有基层党政机构任职历练,李建国才让他先当了两年西安市副市长,三年后将他调到自己身边,以省委副秘书长和省政策研究室主任身份担任了李建国一秘的角色。再过两年,抢在省委换届之前即又安排他兼任省委组织部长,然后安排他顺利“当选”了省委常委。

中国大陆的财经杂志一年多前曾刊登独家报道《西安原市委书记魏民洲事发:检举同僚,送令家名贵字画 》。说是魏民洲出身农家,自进入政坛后并未离陕,曾先后任商洛和西安两市市委书记,是名副其实的本土官员。魏民洲仕途先抑后扬,期间争议不断,但并未影响仕途。陕西一位厅级官员告诉《财经》记者,魏民洲能被委以商洛市长和商洛市委书记重任,仰仗一位时任陕西省委副秘书长的“运作”。指的就是如今已经退休赋闲的杨士秋。

去年11月魏民洲被判决书开列出的主要犯罪内容是1996年到2017年的前后22年里,先后利用担任共青团陕西省委副书记,商洛市人民政府市长,中共商洛市委书记,中共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中共陕西省委常委、中共西安市委书记,陕西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收受贿赂总计达一亿多元。也就是说,当年魏民洲的边腐边升,腐败越大胆,官阶长得越快的发迹史升始于李建国入陕的前一年。从李建国开始担任陕西省委书记的次年,也就是1998年2月,在地方团委混了十几年还只是个正处的魏民洲时来运转,被李建国任命为商洛地委副书记,次年即推荐他到中央党校第33期中青干部培训班脱产受训四个月,回陕后即被升任商洛行署党组书记,一年后商洛改为省辖市,魏民州如愿当上了商洛市第一任市长。为了进一步培养魏民洲,李建国再次给他争取了一个一年制中央学校脱产培训的机会,结业回顾陕四个月后即将他升为商洛市委书记……这个时间段,正好与杨士秋出任陕西省委副秘书长继而又以副秘书长身份兼任省委组织部长,再又以省委常委身份专职省委组织部长的时空完全吻合。也就是说,这事实上已经是继我们《赵正永之后的“大概率事件”是李建国落马?》和《赵正永之后的小概率事件”是赵乐际垮台》两篇文章中都已经详细介绍过的2008年第六期《炎黄春秋》杂志刊登的不点名揭露李建国和杨士秋一手制造了陕西官场大腐败之后,中国大陆的公开敢言媒体们终于在前赴后继了!

财经杂志的文章说:1998年2月,魏民洲离开团系统调至商洛,先后任商洛地委副书记,商洛市市长、市委书记。商洛十年他学会了官场厚黑学。

这魏民洲的商洛十年,学会了官场厚黑学的十年,就是李建国把持陕西省委的十年,其中后五年的时间一直都是该文章中所说的那个“当时的省委副秘书长”杨士秋担任陕西省委组织部长。

财经杂志的文章还说:从关中农家子弟到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一路行来媚上欺下、踩人捧己,以政治投机谋官、以权力寻租牟利,恶化一方政治生态的故事,其中荒诞,令人咋舌。

该文当时强调魏民洲从省委秘书长的高位转任西安地头蛇是得益于当时早已经在秦城监狱服刑的令计划之助,无形中为当时已经被认为是“平安降落”的赵正永解了干系,意思是因为令计划的能量,赵正永升任陕西省委书记之初的西安市委书记应该换上谁是他赵正永说了不算的。

不妨假设赵正永担任陕西省委书记期间与时任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之间没有利益均沾,也不是经济犯罪朋党。而魏民洲在省委常委兼省委秘书长位置上鞍前马后服侍赵乐际正正五年,因为并没有在赵乐际手上被进一步提拔至正省部级,所以从常理上推论,赵乐际没有从他魏民洲处得到,或者说直接得到经济好处也较有可能。但在省委秘书长位置上的五年,正是他魏民洲最贪得无厌的五年,赵乐际不但连用人失察的过错都没有被追究,竟然在自己曾经的五年之久的大秘被中纪委抓走之后五个月召开的十九届一中全会上由上届中央政治局委员晋升政治局常委,并接替了王歧山的中纪委书记职务。

时间再往前推五年,中共十八大召开前夜京城内外盛传过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李源潮即将在十八届一中全会上入常并很可能接替贺国强的中纪委书记职务 ,就象此前的十六届中组部长贺国强在十七届一中全会上入常并接班中纪委书记一样。

但十八届一中全会公布出来的消息居然是他李源潮不但没能入常,而且连书记处书记的具体职务也不再被安排,只剩下一个光杆政治局委员,更别谈什么中纪委书记了。

十八大开过两年之后 ,眼看只挂一个国家副主席虚名的李源潮已经不再有任何可能与习近平的权势相抗衡,党内党外无人再信李源潮还会是他习近平的潜在的权力斗争对手,但习近平那边不依不绕,把个李源潮担任江苏省委副书记和省委一把手期间先是省委办公厅负责人后是省委常委兼省委秘书长,日后已经退居二线职务长达八年的赵少麟,以“單位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以騙購外匯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四年。

两年之后,也就是十八大召开的前一年,中纪委突然宣布把李源潮担任江苏省委书记期间的“贴身大秘“李云峰进行审查。这位李云峰和前面的说的赵少麟是前后脚的李源潮时代的江苏省委常委兼秘书长,李源潮是2000年开始到江苏担任省委副书记,日后又升任省委书记职务的。在此期间,李云峰则是从当地省委副秘书长和省委研究室主任升至省委办公厅主任,2003年开始直接服务李源潮本人,李源潮升任中央领导人的前一年提升他取代了因为年龄原因改任中国老龄委员会第一副理事长的赵少麟,至此,李云峰终于官至副省部级……。

2017年10月,19大召开前的最后一次中央全会宣布确认中央政治局之前作出的给予李云峰开除党籍的处分。几天后,李源潮在十九大上被宣布一退到底。

与此同时,因为又有一个时任中组部长赵乐际为政陕西时的大秘魏民洲被抓,而且中纪委在十九大召开前两个月宣布对魏民洲双开的通报中罕见的使用了“政治投机和政治攀附” ,“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交织”,“性质十分恶劣、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极坏”,的指控。所以十九大召开前夜外界媒体基于中纪委打虎惯例中先查亲信的套路,还有分析说这个魏某人还曾是赵乐际的大秘。大秘被抓,赵乐际能否入常就得打上问号了。魏民洲攀附了谁,政治投机了什么?

最新发生的故事是,随着赵正永的垮台,眼见国内外舆论界都不约而同地联想起赵正永当省长时的时任省委书记赵乐际,应该是奉命而作的人民日报社的“侠客岛”文章用一句赵正永“当省长时很多事情自己定,不向省委书记汇报;当省委书记时,却经常管政府的事”,不但是为赵乐际解了套,也是为赵正永担任省委书记期间的省长,现任江苏省省委书记娄勤俭解了围。而赵乐际在十九大上入常的同时被宣布“因年龄原因退出党和国家领导人职位”的赵乐际陕西省委书记的前任李建国至今还未见有中国境内公开媒体自觉为他洗地。

不过,即使现在的赵乐际不愿在接到赵正永和魏民洲等陕西贪官们的交待材料之后下决心 不再继续袒护李建国,他李建国除李瑞环而外,更有习近平最为依重和信任的栗战书在台前充当他的保护伞。详细的介绍和分析内容,留待下篇文章继续 。

RFA

阅读次数:30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